招牌菜/沒學歷肯拚搏 黃明福29歲當行政總廚 

  • 黃明福這30年來跑遍49個國家展示他專業的烘焙廚藝。(圖:光明日報)

  • 黃明福年少時是被學校休學的不良學生,去了外國的廚房後,轉身一變成了五星級酒店的行政總廚,更被喻為是世界高級西點大廚。(圖:光明日報)

  • 聖誕節,甜點可是餐桌上帶動氣氛最應景的美食。(圖:光明日報)

  • 這11歲的小男孩伍家樂是黃明福的得意徒弟。

  • 黃明福與他的學生們特別呈獻了這漂亮精緻的快樂聖誕自助甜點派對。

  • 充滿歡樂與濃郁聖誕氣氛的甜點派對。

今年的聖誕節,由跑遍世界49個國家的行政總廚黃明福來為我們主持在西方國家很盛行的溫馨家庭小聖誕趴。這聖誕餐都是甜點,包括西方人必備的聖誕禮品薑餅製成的聖誕屋、樹桐蛋糕、酒漬水果蛋糕和麵包布丁等。

在廚界闖蕩30年的黃明福從美國回流,一年前在家鄉吉打州亞羅士打開創了北方哈佛學院。這烹飪學院,收了許多成績不佳、頑皮的學生。爾今,這精緻的小聖誕派對,卻是由他和學生們花了整36小時的傑作。這廚房,改變了孩子們的未來。

會接收這些學生,主要是黃明福曾經也是一個教父母傷透腦筋的孩子。他15歲被退學,做了幾年的泥水匠,17歲帶着僅有的50令吉飛到新加坡5星級酒店當打雜小弟,25歲成了新加坡廚師公會裡最年輕的總廚,29歲即坐上行政總廚這位子。

在亞羅士打經營一年的北方哈佛學院的院長黃明福和幾名學生,包括一名僅11歲的學生,用了整36小時,為《吃東西》讀者呈獻了這溫馨又精緻無比的聖誕甜點大餐派對。而類似的聖誕派對,都會在聖誕節裡出現在西方人的家庭聖誕聚會中。

院長黃明福是世界高級西點大廚,這30年來跑遍了49個國家,從美國回流的他,與大家分享各國的聖誕飲食文化前,先分享他個人的奮鬥經歷,還有廚房如何改變他的人生。

北方哈佛學院算是一家較“特殊”的烹飪學院,現年50歲的院長黃明福專收留一些成績不好的孩子,他從美國回流後,就受到母校及亞羅士打各家學校的委托,到學校擔任輔導及教導烘焙,於是,也接收了很多難以管教的學生。

“很多孩子成績不好、學壞,就這樣毀了一生。我之所以想幫助那些孩子,是因為我曾經也是這樣的壞學生,15歲就被學校退學,父母得常到警察局去保釋我,很多人以為我已經沒前途了,沒想到一句英語都不會講的孩子,後來卻走進了外國的廚房,並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一個15歲被退學,做過泥水匠的孩子,因為不甘心一輩子就這樣過下去,於是在17歲那年帶着僅有的50令吉去了新加坡,陰錯陽差之下走進了新加坡五星級酒店廚房當打雜小弟,從此人生改寫,25歲那年就成功當上了五星級酒店的總廚,29歲則當了行政總廚,成了廚房內最高的總司令。

“一個人的成績並不能代表一切,我年少時過得很糟糕,可是只要後天肯努力,一切都會變好,我身無分文地來到新加坡,在默默奮鬥之下,後來可以月入1萬8000令吉,我回來家鄉後,就以我個人的經歷,到很多學校去與孩子分享我的故事,期待能給他們一些激勵,並告訴他們,廚房或許可以改變他們的人生。”

 黃明福出生自一個窮苦家庭,父親在高齡才有了他,黃明福12歲時,父親就退休了,母親是一名洗碗女工,唯一的姐姐年長他10歲,且很早就嫁了人。因為家境困難,黃明福性格反叛,也不愛唸書,12歲就到茶室打雜幫補家用,靠自己的力量來養活自己。

“還記得我初到新加坡發展時,因為欠缺學歷,沒有一技之長,生活過得非常辛苦,僅有的50令吉租不起房間,頭幾個月,都偷偷到朋友的宿舍裡住,後來進了酒店的廚房,也沒想像的順利,做不到三個月就想不幹了,後來想想又不甘心,於是咬緊牙根撐了下去,幸好,撐住了,才有今天的我。”

壞孩子也有出頭天

或許,黃明福天生屬於廚房,再靠他後天的努力,他的能力很快就獲得肯定,且在25歲就爬上總廚這位子,教人大為驚訝!能當上行政總廚沒有幾人,他29歲就當上了。

“但人生永遠沒有一帆風順,老天總會給你一些考驗,在我39歲事業到達最頂峰的時候,我投資失敗,欠了銀行約30萬令吉的債,我的人生再度跌入谷底,過得非常狼狽,沒工作,5張3萬令吉的信用卡都被我刷爆,我以為我有最棒的手藝,但我的好勝和自負毀了我。”

後來,落魄的他去了中國發展,什麼工作都做,但發展得不順利,轉而去了美國。

“2年後,一個老同學看我日子過得如此不堪,一口氣幫我還清了所有債務,才讓我的人生有了重新再來的機會,而我也聽取了他的勸告,哪裡跌倒就在那裡站起來,於是,我重新走進了自己最熟悉的廚房,才慢慢站了起來。”

之所以選擇回流家鄉重新開始,他說是因為母親老了,他覺得也是時候要多陪陪母親,於是,他就放下了一切,回到久違的家鄉,並開創了這家北方哈佛學院。

“那只是間小學院,接收的學生也不多,但那只是我想為家鄉一些條件不好的孩子盡一份力,很多孩子成績不好,也壞透了,但不表示永遠沒有出頭日,我不想他們放棄自己,埋沒了自己,所以我到處跟他們分享我的過往,長江後浪推前浪,我也期待看到年輕的一輩,能在廚界、在烘焙這片園地裡開放更多教人驚喜的火花。”(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