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 東京館子 不賣失望

: 06/24/2016 - 10:51
日本人愛吃講究吃,已經成了民族性格的一部分,據說懷石料理多至十幾道精緻菜品的餐飲方式甚至影響了西方頂級餐館的用餐模式。在著名的食店外,總能看見被美食詛咒的日本人乖乖排隊。坊間不少關於美食的漫畫、電影和連續劇等,深獲大眾的歡迎。在書店裡翻看當地作者寫的旅遊指南,標題總是什麼50家風景最好的餐館等等等。在重視吃的國家旅行,和喜歡吃的民族混在一起,是一件幸福的事,小王子的作者聖修伯里不是說過:愛就是一起望向同一個方向。在新橋至有樂町站的電車軌道,架橋下有成排的小館子,大部分為居酒屋,一些簡陋得教你懷疑它們會不會是違章建築。居酒屋是日本男人下班後和同事喝兩杯吃點燒烤的小館子,一般只有兩三張桌子和長長的吧檯,我們隨便挑一家人較少的,叫了朝日啤酒和兩三份燒烤,食物十分簡單,都是烤雞串雞心等下酒小菜,但是不知道為何,味道就是這樣好,簡單的食物,沒有複雜的製作程序,但選材絕對新鮮,這是東京餐館眾所周知的成功秘訣,過了那麼久還是輕易讓人想起那個夜晚,火車轟隆隆的聲音自屋頂駛過,整個餐館隨着搖晃,燒烤的香味縈繞不去的情景。千錘百煉一樣菜若和一群朋友一起,一定會有人建議去權八居酒屋。已經名聲在外的權八屬新派居酒屋,侍應生大多是年輕人,說一口流利英語,接待客人活力十足,不會怠慢,身穿T恤滿場飛,菜單上也有英文,方便不諳日語的外國人。美國布什總統訪日時,曾經要求到一個比較地道的餐館用餐,當地的日本首相小泉就建議去權八。美國鬼才導演塔倫天奴《標殺令》(Kill Bill)內有場經典的日本餐館廝殺場面,就特別讓助手到權八拍照,並按照照片來佈置拍攝場景。權八在東京共有三家分店,包括大廳和包房能容納200人左右,比傳統的居酒屋大上10倍,最好的一家分店位於六本木之丘附近的西麻布,我們點了烤魚、沙律、雞翅串等,大廳內喧嘩處處,吃的氣氛十分濃厚,並不需要作特別推薦,去了幾次,亂點一通,沒有一樣會讓人失望。與中國或歐洲的餐館比較,日本餐館較少以地區來分類,而是以烹煮方式及食材表明其身世。一些餐館甚至以一道菜就能迎來食客掌聲,少了選擇不代表不好,更能證明這個世界並沒有太多十項全能冠軍,專心做好一樣菜,經過那麼多年的千錘百煉,努力加上專心,哪能不把事情做好。細品歲月芳香離開東京前,在銀座滿足了購物慾望後,我總是把朋友帶到躲在小巷子裡的琥珀咖啡館。101歲的老闆關口一郎當天剛好也在店裡。開業於1948年的琥珀咖啡,70年來堅持選擇上等的咖啡豆,以手沖的方式為客人奉上琥珀色的咖啡。儘管世界變幻莫測,但他家製作咖啡的方式多年來不曾改變,這是堅持還是固執?客人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紀的回頭客,只要一踏進咖啡館,只需要用眼神來點單。在超現代的東京,卻總有一些事情不會輕易改變,這是東京美妙之處。咖啡館內的裝潢也帶有濃厚的古早味,空間中縈繞的咖啡香,和老客人緊緊依偎,這些味道和過去一樣,不曾受到時代威逼的誘惑,不曾改變,永遠都在。(光明日報/好玩週刊.文:葉孝忠)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