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峇厘島] 紅磚小瓦屋

: 06/24/2016 - 10:39
會點頭同意簽下紅磚小瓦屋,完全是看中了它的租金有夠便宜。(應該是這條街最便宜的一間房子了吧!)雖然簽下前,咱夫妻倆只趴在圍牆外不清不楚地偷瞄過屋裡一回,但還是決定掏出提款卡繳交訂金。拿到鑰匙後,一家子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名正言順地走進屋內給它每個角落逐個瞧!說起這佔地約1500平方尺的“紅磚小瓦屋”,一廳、一衛、一廚、二臥房,還附陽台和花園,儘管“陽春”得緊,但卻“潛力無限”!自搬進來後,好野爸浮想聯翩,一會兒規劃哪個角落可以蓋“透天鳥屋+揀蛋雞舍”,一會兒拿起鋤頭、鏟子這邊翻土,那邊挖洞,時時在“地裡”叼着根煙揮汗,一副爽歪歪的滿足樣。至於兒子們,也恢復了自幼年起就養成的生活習慣──大八字或趴或躺地在地上翻書、畫畫、玩耍、耍賴……單憑這兩點,就足以讓我宣佈:這裡,是咱安身的好地方!若要再加上:早上掃好、抹好的地板,到下午還是干淨,沒有忽然冒出白色黴菌與蟲子蛀下的木屑;洗好的鍋碗瓢盆就算不馬上抹干收進有蓋收納裡,再次使用時也不會看到“這是誰的大便”;除濕機自從搬進來後,就再也不用上班了;洗澡、刷牙、走路的當兒,不再需要時時留意、處處提防不知哪時候也許會出現的蜘蛛、蠍子、蜈蚣,還有蛇……若再把這一大堆不足為外人道的理由也算進去的話,這房子,簡直是神仙也住得的好地方呀!(只要神仙的生活中沒有“垃圾”這生活副產品,這房子,絕對是神仙也住得的好地方!)我家門前有小河,屋後則是當地人家的房子、院子與豬舍。搬進來當天,隔壁養了許多“笑雞”(Ayam Ketawa)的阿伯探過頭來打招呼,我連忙抓緊機會問:“請問您家的垃圾是怎麼處理的呢?”阿伯很豪氣地把手上提着的塑料袋往河岸一扔:“丟這裡就行啦!”啊……原來我家前院緊鄰這條巷的垃圾山呀!“呃……附近有沒有垃圾車收垃圾的集中處呢?”阿伯聳聳肩:“沒用的啦,就算付了錢,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來收,丟這裡就好了了!”我家建在垃圾山上!咱一家都是凡人,凡人的生活就是圍着“吃喝拉撒”團團轉,而且還要邊轉邊丟出垃圾來,我不願意天長地久地把垃圾藏在家裡,又沒勇氣把垃圾丟向河岸,咋辦呀?在咱家,最大宗的垃圾就是“廚餘”,這可好辦,好野爸不是愛養花種樹嗎?我向他建議:“不如,咱在前院挨個挖地洞埋下廚餘當堆肥,既解決了大部分的垃圾,又幫您的花草樹木添加營養,好不?”好野爸聽了,立馬興致勃勃地拿起鋤頭往地裡一鋤,呃……底下都是滿滿的陳年老塑料袋和大石頭、小石頭,原來,我家根本不是緊鄰垃圾山,而是建在垃圾山上的呀!來自花園城市,從小干淨又整齊的好野爸可不願意動手把我家院子裡不知埋了都少層厚的塑料袋一一挖出來處理,因此,這一箭雙鵰的好辦法就這樣被推翻了!山不轉,路轉。我們挖地洞不就是要處理廚餘嘛,這地洞挖不成,那……再想別的辦法就是了,只要肯動腦,辦法有的是,我的廚餘處理計劃B,可厲害了!每個星期六早上,我們都會到“Pizza Bagus”的農夫市場採買新鮮有機蔬果,這個星期六,除了有機蔬果,我們還買回了一公斤的“生態廚餘處理機”──蚯蚓。我早就聽麗芳說過無數回的“蚯蚓經”,這回,她說的是“嘖嘖嘖……你知道嗎?全世界只有少數品種的蚯蚓是專門用來吃廚餘的,新加坡也只有四個代理商,想當年,我決定要養蚯蚓的時候,打電話向他們訂購,竟然還缺貨,等了好久才拿到,更扯的事,在新加坡,一公斤的蚯蚓要價S$150(約455令吉),而你這桶呢?才區區15萬(S$15,約45.5令吉)……”天吶!我竟然要餵養最讓我毛骨悚然的蟲子了!至於會否成功,只能有待下回分享了!(光明日報/好玩週刊.文:好野媽)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