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 千年不朽菩提樹

: 06/17/2016 - 10:19
把鞋子脫了,寄存在寺廟前的櫃台,赤腳進入大廟的范圍。石地板貪婪的吸收了一個中午的陽光,已經變成了熱騰騰的鐵板。一群戴着帽子,大熱天還裹着圍巾的日本婦女大呼小叫,踮着腳尖,快步走過,隻走幾步路,腳板就受不了了,得趕緊找塊草坪休息。我真后悔為什么把襪子也脫了,由門口到大廟的菩提樹才不過幾十米,卻感覺怎麼走都走不到。倒是身后的那一群斯裡蘭卡人,比較淡定,走得從容。注定要難走的路,如果還帶着痛苦的表情,就自然更不堪了,那麼不如懷着一顆謙卑的心輕鬆自在,反正我們每個人通往的目的地都一樣。連這短短的一段路都可以是一場考驗和修行。這是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最神聖的目的地——大廟(Mahavihara),也是古城遺址的中心,若是在宗教日子(比如滿月日)來到這裡,到處都能看見身着素淨白衣裳的當地教徒,更能輕易感受到斯裡蘭卡人對宗教的虔誠。公元前380年,阿努拉德普勒成了斯裡蘭卡的第一個首都。公元前247年,阿育王派遣了使團到國外弘揚佛法,佛教也由印度傳入了斯裡蘭卡,當時的統治者天愛帝須王(Devanampiya Tissa)皈依了佛法,並修筑了斯裡蘭卡的第一座佛塔和著名的大廟。不久后阿育王的女兒帶着菩提樹的樹枝來到蘭卡,並栽種在大廟裡,供信徒們敬拜。連續幾個世紀,佛教興旺,也帶動了建造佛塔的熱潮,現在阿努拉德普勒最雄偉的佛塔大部分都是在那時候建造的。彩旗送祝福大廟的中心就是那棵在佛教徒心中佔據了重要位置的菩提樹,被重重圍牆所包圍,可見它在斯裡蘭卡人心中的地位。枝干在陽光下舒展開來,身上纏繞着無數七彩的飄飄旗幟,當風吹過,祝福就會被帶到佛陀的耳際吧。這棵老菩提樹看似平平無奇,卻已經有超過兩千年的歷史。它是由印度菩提伽耶,佛陀悟道的菩提樹的截枝長出來的。一代又一代的斯裡蘭卡人守護着它,即使在外族入侵的紛亂年代,也誓死保護着它,而印度的原樹其實也已經消失了。繞樹走一圈守護着一棵樹,等於守護着隨時會被外界所擊垮的信仰。守護着那些教人向善的教誨,在亂世中,是一個多偉大而卑微的使命。一個父親帶着女兒繞着菩提樹走一圈,告訴她關於菩提樹的所有故事,信仰和生命就這樣傳承下去。菩提樹下的庭院裡坐滿了人,着白衣梳着整齊的發型,雙手合十,念念有詞。兩千年。兩千年的時間就這樣被蒸發了。我站在菩提樹下,無法言語。我不是教徒,也沒有信仰,但無法不相信這是一場緣份,能站在兩千年還能存活下來的菩提樹前,聽着巴掌般大的菩提葉在風中鼓動,發出細微的聲響,一片枯葉在我面前飄落,一切已結束還是將要開始?對生命的尊重,對信仰的堅持,而真正能剝掉時間的張牙舞爪,就是這些吧。這一刻,我隻能心存感激。(光明日報/好玩週刊.文:葉孝忠)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