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峇厘島】搬家

: 06/17/2016 - 10:08
我每天引頸期盼的搬家日和好野哥期待已久的開學日剛好是同一天。其實,說是搬家日,一點兒也不符合事實,我們只是剛好在好野哥開學那一天,把新住處的鑰匙握在手中而已,這,離住進陽光滿滿的紅磚小瓦屋,還差一個星期遠……好野爸是個在媽媽子宮裡待了四十幾週還不願意出來玩世界的娃,本性中,就有一種讓我咬牙切齒的“凡事都要等到最後一分鐘,最後一分鐘的後面,還有60秒鐘可以慢慢磨”個性。這,常讓急驚風的我氣得直跳腳。拿到新住處的鑰匙後,好野爸表示:“啊?鑰匙真的拿到了?可是……兒子才剛開學,搬家的事又不急……我們這裡住得好好的,幹嘛急着搬呢?再等等吧!”等?等你個頭!你不急,老娘可是急得很呢!好!你不急,你賴在那裡不配合,沒關係!我就不相信,少了你這阿斗,我成不了事!就這樣……我掀開了和好野爸好久不見的“冷戰一星期”!我愛“冷戰一星期”!這珍貴的一星期,每天早上只要把爺仨和狗阿烏餵飽後(啊真是個盡責的賢妻良母呀!)我就可以獨自騎着摩多揚長而去,過我的逍遙偽單身日子。除了身邊不用再拖着三個油瓶,更讓我大爽的是:既然好野爸自己棄權不管搬家的事,那…那…那…那我就可以趁機呈交購買預算、不需低聲下氣地好好商量,直接跳過好野爸的三除四扣,把握機會大開錢包,只管按自己的意思灑錢買家當就是了!啊!真懷念吶──這種“買東西不用有交代,有錢只管灑”的日子,真是超爽的!把兩個小子趕出去!雖然我自己心裡暗爽得很,但Pannir卻看不過去:“你老公呢?為什么沒有來幫忙?”然後再對麗芳說:“你看她,多麼辛苦,又要和房東交涉,又要洗刷掃房子,又要訂傢具,又要買東西……真可憐……”麗芳聽後,忍不住白眼往肚裡翻(還記得要給老公留面子,不能當面翻白眼,也是賢妻一枚):“你老婆還不是這樣,幹嘛?只看得到別人辛苦,你老婆的辛苦,又不見你心疼……”哼!這兩個男人,真的很厲害,把超人老婆娶回家後,就可以翹起二郎腿兒,一旁涼快去了。兒子,你們可得學着點兒!(記得要當心,涼快過了頭,可就得面對刺骨寒了!)這次搬家,我和好野爸有個共識:一定得把這兩個小子趕出去──我再也不要四個人擠一張“皇后的床”(Queen Size Bed)了。因此呢,我的搬家購物清單第一條就是“雙層床”!為什么是雙層床?當然是因為可以爬上爬下的,讓小子們充滿“真好玩”的幻想呀!要把小人趕出去,總得給點釣餌讓小人們上鉤吧?都說上帝愛我,我上一秒才起意要買雙層床,下一秒就在《Bali Advertiser》上看到賣二手雙層床的廣告(《Bali Advertiser》是讓人免費索取,以刊登買賣二手貨廣告為主的雙週刊),更妙的是,這等着我去領的雙層床完全符合我們所開出的條件:實心柚木、1米寬X 2米長、價錢在300新幣以下、馬上可以領取。天哪!真是比訂做的還合我的意呀!改裝房子都是小事一樁雙層床成為囊中物後,下一個絕對得在搬進屋子前就搞定的動作是:為房子開天窗!我受夠了濕答答、冷嗖嗖,每天都會掃出一堆黴菌的房子,讓除濕機天天為我上班八小時,無中生有地從空中抽出四五Litres的水只是權宜之計,要進一步大除濕,非得把峇厘島的燦爛陽光請進屋幫忙才行。在峇厘島,要幫房子開天窗,真是簡單方便到不行的小事,只要把原本的紅屋瓦取下,再把屋瓦下的竹蓆子割成相應的大小,接着鋪上玻璃瓦片就成了,這等小事,只需花熟練的工人叔叔一兩個小時就搞定。房東很得意地說:“和房子有關的改裝/改建都是很簡單的小事。”既然都是簡單的小事,那……麻煩您,再幫我為兩扇門和所有的窗子裝上“蚊子(和狗阿烏)止步”的紗門、紗窗,然後把這幾個有點兒爛的門檻換成新的,再為屋外的水龍頭鋪上水泥地,還有……別忘了得為我的洗衣機大嬸弄個舒適的角落歇息,另外,花園也得整理、整理,該砍的砍、改燒的燒、該丟的丟,您覺得……再搞個陽春小竹籬怎麼樣?啊!還要請您的工人搬走屋子裡的床墊、床褥、蚊帳、窗簾……好不?都說了,錢,對這星期的我,剛好也是小事一樁!(光明日報/好玩週刊.文:好野媽)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