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刷幸福感

: 06/10/2016 - 10:34
莫名其妙處身在家長裡短的“賓墟”中,A在背後談論着B:“很可憐,天未亮就在那兒刷衣服,接下來蹲着在清理海鮮……”乍聽下,語氣裡幾乎滿滿是同情憐憫的意味,而B被講得彷彿像足個舊時代的委屈小媳婦去了。可據我所知(曾一度與B為鄰居),她是習慣了先把衣服仔細刷一輪後,才放進洗衣機過水的。(所以,我從來不敢也不能穿白色和淡色的衣物,因我懶,就是少了這麼一道洗前工夫也。)至於海鮮,因她老公凌晨特地去士拉央批發市場買回來的。故每去一趟回來,當然需要大費周章清理好才能擺上冷凍庫。於是,我這個C不識相地遂反駁,什麼啦,人家她勤力的習性罷了。哪裡有那麼嚴重,講得人家可憐兮兮去……偏我這口拙的,有理也說不清,吃了癟,不是沒有懊悔自己的快人快語的。誒,不能同一個鼻孔出氣,千萬別埋堆。結果,一如意料,搞壞了氣氛不就不歡而散了嘛。志不同道不合,連八卦都難共謀也。突然才想到,為何有人總樂此不疲地,終日喜歡“從事”東家長西家短這類活動。事實上,除了打發無聊時間,大概消費人家的長短是非的同時,就是在刷自己的幸福感,或者存在感吧。所以說,這世界上最沒價值的東西,就是沒必要的同情和憐憫。不必花半毛錢,所有別人的不幸,突然間統統會轉化成自己幸福的資產似的。於是,越是對於他人越多的同情憐憫,狀似自己就獲得變相擁有更高的幸福值。這種畸形的完美無缺幸福感或存在感,說真的,有夠噁心了。事實上,更讓人噁心的是,擅長同情和憐憫着別人的人,就像手電筒只照到別人照不到自己──其實是偽善者。(光明日報/好玩週刊.文:山離)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