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峇厘島] 寺廟祭典之庖丁解牛下篇

: 06/10/2016 - 10:06
遲到總比不到好,咱夫妻倆帶着好野弟抵達寺廟時,連着頭顱的完整牛皮已經被取下,只見殺牛小組忽地一分為三:兩個人合力提着牛皮向庭院走去;五人小組取來一個大鋁盆,把牛腹腔中的東西一股腦兒的裝進去,走向寺廟後的小溪;另一組人則把骨肉相連的骨架子與和胸腔有關的內臟抬往廚房去。人家兵分三路,我們是要追隨哪一組呀?當然是內臟組囉!“媽媽,我不要去,這麼噁心,我會做惡夢的!”好野哥說。“別傻了!快來看,很好看的,看了,你才知道你肚子裡裝的都是些什麼呀!”我們跟着五人小組來到溪邊,只見他們熟練地先把牛膀胱割下,扔進水裡讓它漂往下流,再小心翼翼地把糾纏在一起,腸子與腸子間的薄膜用小刀割開,然後把處理好的腸子依序投進小溪,讓站在水裡的同伴把腸子清洗干淨。“這是小腸,牛是吃草的,吃草的動物,小腸都很長。人的小腸也很長,所以人比較適合吃草。“叔叔把腸子裡的大便清出來了,你看,沒有裝食物的腸子有很多一圈一圈的皺褶,如果你吃很多菜,大便就不會卡在皺褶裡,如果你吃很多肉,肉就會卡在腸子的皺褶裡,還會在腸壁上形成一層硬硬的宿便,就像你腳下這些黏在石頭上的黏土一樣!“達日瑪,這個東西可以做成你愛吃的‘雞雜’,也可以做灌腸哦,我們家最愛吃灌腸了!”原來牛的四個胃長這樣!閒話的當兒,腸子已經都“解開”了,啊,重頭戲來了──牛的胃!我只會說:“牛有四個胃!”但四個胃長什麼樣子,我是不知道的。原來,四個胃長得一點都不一樣呀!我們看到的第一個胃非常大,就像一個被吹得非常飽滿的大氣球,把它一刀切開後,裡面裝了滿滿的、尚未磨碎的、等着反芻的新鮮短草料,令人詫異的是:這牛還吃口香糖!──清洗這個胃的叔叔竟然在草料中拉出兩條經過刻意裁剪的細長輪胎條,奇怪?為什麼要餵牛吃口香糖呢?這一組人馬,動作好快,一會兒工夫,就把另外三個胃也割下、剖開、翻轉、清洗干淨了,只見較小的兩個胃,他們的胃壁紋路各具風味,一個是像蜂巢似的由許多六角形組成、另一個則有着珊瑚礁似的粗獷條紋(我沒吃過牛肚,但直覺告訴我應該就是它們沒錯),最後看到的那第二大胃最有趣,把它剖開後,還得來來回回地劃上好多刀,幾刀下去,我才發現,這個胃就像一本多頁書,頁與頁間夾着厚厚一層黏黏稠稠的綠色“Kaya”椰子果醬。這天,就在小溪邊,好野哥學了兩個新詞:“犧牲”與“庖丁解牛”。按理說,峇厘島民都是興都教徒,(我的司機Jimmy說:若不是興都教徒,就是外來客,不是土生土長的峇厘島人。)牛是興都教的聖獸,既不能殺,更不能吃,那今天在寺廟裡宰殺牛隻這事,該怎麼說呢?原來,位於我們家“下游”的這間寺廟,每年都會舉辦一年一度為期四天的寺廟慶典,慶典的重頭戲分別是不對外開放的殺豬儀式與殺牛祭虎神儀式。在我們住的村子,只有這間寺廟會為老虎神舉行一年一度的殺牛祭典。牛隻宰殺、清洗、烹煮、祭拜、獻給虎神後,就會被收集起來,統統扔掉。(按我們目前的情報與理解,好像是這樣!若消息接收有誤,引起誤會,不關我的事。)今年,我們都錯過了!一睹真實事發現場的希望,只能留待明年了!(光明日報/好玩週刊.文:好野媽)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