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峇厘島 Hulk的弟弟

: 05/27/2016 - 21:34
回新加坡那段期間,好野弟腳上的濕疹又犯了,到烏布後,症狀益發嚴重,住在山坡上的阿姨們見了,難掩一臉的關心,見面時,話題總是繞着什麼藥有效打轉,最後,大家一致同意:這症狀,非得請出“四腳蛇油”才可以!“四腳蛇油”?那是什麼東西?據說,這東西可遇不可求,不論什麼皮膚上的奇難雜症,只要用上那麼一丁點,絕對藥到病除。說它可遇不可求,是因為這東西在街上、店裡都不賣,非得有個什麼人,不小心在溪邊、岸上捉到隻四腳蛇,把牠身上的脂肪割下,放進鍋裡慢慢熬,才能得到一小瓶的好東西!好野爸一聽這傳統偏方,馬上眼神閃閃發亮地撥打電話回新加坡去找他媽:“娘,這東西,能不能請您去唐人街牛車水找一找?”哎!君不知:遠水救不得近火。甭說這東西不好找,就算找來了,好野弟,說,你敢用嗎?好,就拿黃薑治濕疹!都說狗急能跳牆,好野爸這老狗把我逼急了,竟逼出了個好點子。話說,去年九月,我和麗芳曾帶着四個野娃到泰國清邁的一個農村去為“離國出走”做準備。我們在農村裡住了一個星期,每天傍晚五點左右,可愛又友善的鄰居大嬸就會叫嚷着要我們趕快進屋去關好門窗,因為,蚊子大軍就要進攻橫掃村莊了!在門窗緊閉的屋裡待半個小時左右,鄰居大嬸又會大喊:好啦!蚊子大軍飛走啦!可以開門出來活動啦!”城裡的看官,傍晚五點到六點左右關好門窗躲在屋裡,可是熱帶鄉下生活防蚊叮咬守則第一條呀!我們在峇厘島,好野爸也觀察到村民會在差不多的時間點到溪裡沖涼、洗澡(是的,您沒看錯,脫光衣褲在溪裡洗澡,在咱住的這地方是隨處可見的風景),只要村民們洗完澡上岸不久,您絕對可以預期蚊子大軍的到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咱們雖躲得了定時出現的成群蚊子大軍,但出門探險玩樂時,難免還是會被蚊子游擊隊叮個滿身包。這時候,鄰居大嬸會拿出城市人不懂的法寶──黃薑,“啪”地一分為二,再把斷面溢出的新鮮黃色汁液塗抹在被蚊子叮咬的“紅包”上。神奇,神奇,真神奇,只要一被這黃色的汁液塗抹,“紅包”馬上止癢消腫,好用到不行!唯一遺憾的是:這黃薑是個“事後將軍”,預先塗抹防蚊無效!黃薑!就是這黃薑!巴剎上一大包只賣一萬(S$1)的黃薑,入選成為好野弟濕疹救援小組的新寵兒。誰說弟弟是怪物?好野弟因為腳上濕疹奇癢無比,在越抓越癢、越癢越抓的惡性循環下,兩隻小腿的傷口其廣無比,因此我決定每天照三餐用研磨器把比中指更粗更長的黃薑磨末,再混合峇厘島盛產的椰子油,黃色的膏狀物塗抹在好野弟的兩條腿上,把小腿兒染得黃黃的,非常引人側目。“阿姨,那些小孩笑弟弟,說他是怪物?”妮妮皺着眉頭抱怨。“為什麼?”“因為他的腳黃黃呀!”達日瑪憤憤地答。一旁的好野弟用單眼皮小眼睛偷瞟我,一臉無辜地等着我的判決,啊!誰說的?孩子的心要顧好!“叫他們要小心!這個人是Hulk的弟弟!”“啥?”“Hulk生氣後就變成綠色的巨人,弟弟是黃色的,所以他是Hulk的弟弟呀!”四個野娃聽了,滿意地笑着跑開,繼續玩去了!我,就是黃臉婆!麗芳看到弟弟的腳,說:“印度的女子也是天天都把黃薑塗抹在臉上做保養,聽說對皮膚很好哦!”哇?原來,這黃薑是天然的美容聖品?既然這樣,那每天早、午、晚三次,幫弟弟塗抹雙腳後,剩下的黃色汁液可得好好利用……“你…你…你的臉為什麼黃黃的?”好野爸驚恐地問。“黃臉婆啦!我是黃臉婆!”“媽媽,什麼是黃臉婆?”好野哥問。“黃臉婆就是每天在家掃地、煮飯、洗衣…做、做、做,做個不停的老婆,因為工作很辛苦,所以做到臉黃黃,臉黃黃的老婆就是黃臉婆。我,就是黃臉婆!”“哦……”黃薑、黃薑,我愛你,你不但治好了弟弟的濕疹,還讓好野哥倆學了今天的每日一詞“黃臉婆”,真神奇呀!(光明日報/好玩週刊.作者:好野媽)
光明日報‧2016.05.27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