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峇厘島] 寺廟祭典之牛放血和西瓜汁-上篇

: 06/03/2016 - 10:33
一、殺豬儀式晚上十一點半,麗芳一家就按峇厘島規矩,穿上入寺廟參加祭典的傳統白色上衣與紗籠,在當地友人Ketut家等着(我們家因為貪睡,所以沒有參加殺豬儀式),一開始,麗芳還搞不懂“為什么要等”,後來才知道,原來寺廟的祭師早已宣佈,這次的殺豬儀式得從午夜十二點開始,因此,與會者必得等到午夜十二點過後,才可開始踏出家門,這可是早一分鐘出門也不行的規矩。午夜十二點一到,與會者便紛紛從自家直奔寺廟,到所負責的崗位報到,殺豬的殺豬、唸經的唸經、剁香料的剁香料、維持治安的維持治安,連咖啡茶水,都有專人負責沖泡,每一組人馬分批輪流上陣執行任務,井然有序地把“複雜的事情簡單做”(如果你看到有人在一旁閒着瞎聊,可別誤會他們跟好野爸一樣只負責動口,卻不會動手,其實,他們只是耐心地在一旁等着自己的差事上門來。)“我不敢看殺豬,所以我就幫忙剁香料,你知道嗎?他們剁香料的時候,眼睛都不用看着刀的,剁、剁、剁,剁出來的香料又細又整齊,我做不到,我的眼睛得一直看着手上的刀,我怕會切到手,我切得很慢!”達日瑪第二天一早向我們發表他的與會感言。麗芳小時候看過她的父親殺豬,從此,就再也不吃豬肉了。“他們先找到豬的主動脈,然後一刀下去,血就噴出來了!“祭師事先已經決定好這次儀式需要多少公斤的豬,所以雖然準備了4頭豬,但是因為這次的豬很重,所以殺兩頭就夠數了。“殺豬的這一組共有十三人,如果這村子的寺廟要殺豬,一定得找他們執行任務,至於巴剎賣的豬肉,則沒有講究,什么人要殺都可以!”嗯……聽着,聽着,忽然覺得,昨天晚上不應該貪睡的,早知道,就把熟睡的好野哥倆挖起來,一道去參加這難得一見的殺豬大典了!二、殺牛祭虎神我屬牛,吃過牛肉,還曾去過爪哇島的肉牛市場挑了一頭大公牛送給我們家幫傭安娜小姐的家公。但,看着活生生的牛被宰當犧牲?這種只在書上讀過的事情,真的會讓我碰上嗎?因為錯過了午夜的殺豬儀式,咱們一家下定決心不管怎樣,都一定得給他看完全套的“殺牛祭虎”。我們打探好殺牛的時間是隔天早上十一點,喝!這時間好呀!我們可以睡到太陽曬屁股,接着享用營養豐富的早餐,吃飽喝足了,慢條斯理地精心打扮好再走路出門,我最愛這種“時間很充裕,一點都不趕”的生活節奏了!結果……哎!我的早餐才下鍋呢,麗芳就打電話來說:“快點,他們要殺牛了,我們馬上就出門,你們也快點兒來呀!”啥?不是說好早上十一點才要殺的嗎?為什么忽然改時間?啊!我剛下鍋的麵條怎麼辦?啊!狗阿烏才剛被放出去拉屎拉尿,等下回來不給飯吃,牠會抓狂吧?還有,我的兒子們,快!快上樓去換你們的傳統服裝呀!記得要穿白色上衣和戴帽子哦!只要是和玩樂有關,手腳就特別快的好野哥第一個衝下樓:“媽媽,我準備好了,我可以先出門嗎?我知道路,我會自己去!”兒子,好樣的,你快先行出門去吧!我會打電話通知麗芳阿姨一聲的。據好野哥事後報告,他飛跑到寺廟時,牛已殺好,正在放血,“我以後再也不要喝西瓜汁了!”嗯……聽着,聽着,忽然覺得,昨天晚上不應該貪睡的,早知道,就把熟睡的好野哥倆挖起來,一道去參加這難得一見的殺豬大典了!二、殺牛祭虎神我屬牛,吃過牛肉,還曾去過爪哇島的肉牛市場挑了一頭大公牛送給我們家幫傭安娜小姐的家公。但,看着活生生的牛被宰當犧牲?這種只在書上讀過的事情,真的會讓我碰上嗎?因為錯過了午夜的殺豬儀式,咱們一家下定決心不管怎樣,都一定得給他看完全套的“殺牛祭虎”。我們打探好殺牛的時間是隔天早上十一點,喝!這時間好呀!我們可以睡到太陽曬屁股,接着享用營養豐富的早餐,吃飽喝足了,慢條斯理地精心打扮好再走路出門,我最愛這種“時間很充裕,一點都不趕”的生活節奏了!結果……哎!我的早餐才下鍋呢,麗芳就打電話來說:“快點,他們要殺牛了,我們馬上就出門,你們也快點兒來呀!”啥?不是說好早上十一點才要殺的嗎?為什么忽然改時間?啊!我剛下鍋的麵條怎麼辦?啊!狗阿烏才剛被放出去拉屎拉尿,等下回來不給飯吃,牠會抓狂吧?還有,我的兒子們,快!快上樓去換你們的傳統服裝呀!記得要穿白色上衣和戴帽子哦!只要是和玩樂有關,手腳就特別快的好野哥第一個衝下樓:“媽媽,我準備好了,我可以先出門嗎?我知道路,我會自己去!”兒子,好樣的,你快先行出門去吧!我會打電話通知麗芳阿姨一聲的。據好野哥事後報告,他飛跑到寺廟時,牛已殺好,正在放血,“我以後再也不要喝西瓜汁了!”光明日報/好野媽 2016.06.04(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