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 ]尼甘布 精彩在日常

: 06/03/2016 - 10:33
抵達機場,繞過科倫坡,直達尼甘布,這座濱海小鎮,距離斯里蘭卡國際機場約7公里,不少旅行者選擇在這裡過夜,城市厭煩者甚至連科倫坡也放棄了,由此產生對斯里蘭卡的第一印象。這第一印象不算驚艷,但貴在舒服不礙眼。尼甘布或許不會讓你一見鍾情,但如果你給它一些放慢了的腳步,一些過小日子的無所謂狀態,那麼或許你會更輕易的接受她。小鎮街上車子不多,雨樹和椰樹妝點了些許綠意,狹窄的街道保留了一些英國殖民地時代的老房子,房子大多未經修整,爬滿了斑駁的時光。人們大多採用腳車代步,沿着荷蘭人建造的荷蘭運河不趕時間的騎行,(荷蘭人實在太愛運河了,而這條運河還能直達科倫坡。)運河上有歸航的漁船,慢悠悠的將漣漪喚醒,船伕必然有一個貼着運河,能聽見水聲的家。這時候,清真寺響起了悠遠的禱告聲,提醒信徒堅守阿拉的教誨,再走不遠就是著名的聖瑪麗天主教堂,結實的建築物帶有南歐色彩,刷上淡淡的粉紅色,不搶眼卻讓人看了心生歡喜,正如這座小城。教堂頂端,聖母瑪利亞的慈容俯瞰着眾生,走入教堂,才發現內飾的壁畫極為斑斕,深藏不露。有小羅馬之稱為了這裡優質的肉桂,葡萄牙人聞香而至,以船堅炮利趕走了原本在此做香料買賣的摩爾人,並在此扎根定居,進而將勢力擴充到蘭卡其他區域。葡萄牙人還輸入並強迫當地居民信奉天主教,因此大部分的尼甘布人都是天主教徒,因此它更有小羅馬的稱呼。1640年,荷蘭人打敗了葡萄牙人,並在海邊築起了城堡(現在已經是一座監獄了),荷蘭運河也是此時的建設。1796年,英國人則由荷蘭人手中接管了尼甘布。現在的尼甘布,由於貼近機場,成了西海岸上一個頗受歡迎的濱海度假勝地。綿延的海岸線上散落了無數的度假村,雖然這裡泛黃且飽受污染的海水,令人只敢觀望無法親近。沙灘上星星點點的散落了生活垃圾,當地人擺攤子,售賣各種新鮮瓜果及發餿的二手衣物,鹹魚干的味道雖然刺鼻,但那才是實在的生活氣息。有個身兼數職的弄蛇人,挑撥着竹籃裡病懨懨的眼鏡蛇,手裡拿着一大袋準備售賣給遊客的紗籠布。我們拍完照後,給了一點小費,他笑呵呵的接過錢說,願主保佑你們。尼甘布的精彩,在於日常,在於不湯不水。為斑斕,深藏不露。有小羅馬之稱為了這裡優質的肉桂,葡萄牙人聞香而至,以船堅炮利趕走了原本在此做香料買賣的摩爾人,並在此扎根定居,進而將勢力擴充到蘭卡其他區域。葡萄牙人還輸入並強迫當地居民信奉天主教,因此大部分的尼甘布人都是天主教徒,因此它更有小羅馬的稱呼。1640年,荷蘭人打敗了葡萄牙人,並在海邊築起了城堡(現在已經是一座監獄了),荷蘭運河也是此時的建設。1796年,英國人則由荷蘭人手中接管了尼甘布。現在的尼甘布,由於貼近機場,成了西海岸上一個頗受歡迎的濱海度假勝地。綿延的海岸線上散落了無數的度假村,雖然這裡泛黃且飽受污染的海水,令人只敢觀望無法親近。沙灘上星星點點的散落了生活垃圾,當地人擺攤子,售賣各種新鮮瓜果及發餿的二手衣物,鹹魚干的味道雖然刺鼻,但那才是實在的生活氣息。有個身兼數職的弄蛇人,挑撥着竹籃裡病懨懨的眼鏡蛇,手裡拿着一大袋準備售賣給遊客的紗籠布。我們拍完照後,給了一點小費,他笑呵呵的接過錢說,願主保佑你們。尼甘布的精彩,在於日常,在於不湯不水。生龍活虎漁市場清晨6點,天逐漸亮了,海岸邊上的椰樹凸顯了婆娑的輪廓,漁夫賣力地撒網,由黑漆漆的水中捕撈生活所需,看見我們拍照,把網撒得更賣力,然後回頭對我們一笑。正是這突如其來的陌生人的一枚微笑,讓人和這個地方有了更有意思的聯結。我們叫了一輛突突車,去海邊的漁市場。大多數的斯里蘭卡濱海小鎮都有生龍活虎的漁市場,一般早上六點鐘就開始交易至中午。一大早,市場早已經擠滿了買家和賣家,對着貨品評頭論足和討價還價。地上濕漉漉血淋淋,彷彿經歷了一場廝殺。大卸八塊的魔鬼魚,滴着血,交易成功後被送到小貨車,地上擺滿了各種新鮮的漁穫,肥美的金槍魚、殺氣已經冷卻的鯊魚,一籮筐的斯里蘭卡螃蟹,欄杆上則擠滿了烏鴉,漁夫熟練地處理魚肉,隨手丟棄了血腥的內臟,就引起了競相搶奪的畫面。光明日報/葉孝忠 2016.06.04(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