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消協主席:為塑造領袖形象 抨大藍圖“個人交通計劃”

: 2016-05-12 16:05:02
(檳城12日訊)檳州交通發展大藍圖雖有書面研究報告但卻沒有徵求民意,檳城消費人協會主席莫哈末依里斯以不點名的方式,形容該計劃為“一個人的交通計劃”(One man traffic)。他也促請政治人物不需急於在位時,打造如海底隧道之類的代表性建設,來替自己塑造形象。莫哈末依里斯說,檳州交通發展計劃所提出的建議他只贊同電車道、腳車道及巴士專用道,不支持高速大道及輕快鐵,更別說是海底隧道。他在檳城興建光大摩天樓及檳城大橋時也曾提出反對,他認為一個領袖並不需要在自己在位時特地興建某些東西來為自己留名,今天的海底隧道也是一樣。“這些建築物只是為了塑造一個形象,實際上只是浪費資源甚至破壞生態,典當新生代的未來。”他說,光大雖然宏偉但裡頭卻有許多沒被善用的空間形成浪費,相信海底隧道也躲不過相同命運。他指出,州政府為交通發展而砍伐樹木會讓新生代失去新鮮空氣,海底隧道將破壞水源。“這些發展導致我們失去樹木,河流和海水也被破壞,新生代沒有空氣也沒有水源和魚,那孩子以後還能吃什麼、喝什麼?”針對檳州交通發展大藍圖沒有徵求民意一事,莫哈默依里斯呼籲人民勇敢站出來反對。方便長者與障友過馬路應設交通燈智慧卡莫哈末依里斯建議針對年老者和行動不方便者裝置一如新加坡所實行的友善綠人計劃(Green Man Plus),讓年達60歲或以上或者行動不便者申請智慧卡。有關智慧卡在點觸交通燈的柱子並被確認以後,該系統會自動將行人綠燈秒數延長3到13秒。“交通燈附近也可以裝置閉路電視監控車輛是否闖紅燈而危及其他公路使用者。”他說,檳城需要以瀝青、混凝土及結實的砂磚來建造沒有阻礙物的人行道,因人行道失修很可能導致行人滑倒。他舉例,一些地方的大水溝圍欄已經不翼而飛,行人尤其是年長者或小孩有可能會掉進去。莫哈默依里斯也指任何停泊在人行道和殘障人泊車位的車子都應當被拖走。同時,他表示認同檳島市議員林馬惠所說的,鎖車和拖車並非為了收入,而是要尊重和遵守法律。“可是,檳消協認為開鎖的費用太低和沒有阻嚇作用。對一些人來說,50令吉和他們奢侈的生活相比微不足道。”他說,被拖走的汽車不容易退還也可產生阻嚇,他建議市政廳或許會可考慮讓魯莽的司機先到櫃檯付款後才鬆開車輪。他也指人行道不應該被指示牌、路旁傢俱或吊住的植物阻擋,其寬度應該根據行人和眾人的需要而定。計劃邊緣化行人加寬路解決塞車不實際檳消協今日針對交通發展計劃忽視行人的利益召開記者會。莫哈默依里斯說,該會深切關注行人在計劃中被邊緣化,並認為有關計劃優先權已給了駕車人士。1975年,大馬共有47%人民使用公共交通,註冊轎車只有6萬3842輛,不過自1985年鼓勵人民擁有國產車後,2005年就只有6%大馬人民使用公交,註冊轎車則有41萬6692輛,僅在30年增長額達6.5倍,公交使用者反而減少了8倍。“檳城的公路順應車輛增加而加寬,同時興建了超過12座行人天橋,每座天橋建築費都超過100萬令吉,但全是白象!”他引用美國佛羅里達交通專家沃爾特·庫拉西(Walter Kulash)關於加寬道路的語錄說,加寬道路來解決交通阻塞,就像放鬆你的腰帶來減肥。檳消協要求檳交通計劃讓行人獲得優先權,並廢除只會讓現況維持或變得更糟的高速公路。“美國研究發現,把市區高速公路變成活力公園,例如西雅圖、波士頓、達拉斯和聖路易斯等,它們的成效都非常成功。就連洛杉磯和芝加哥,也計劃往這個方向努力。”他說,許多人行道也因道路加寬而變得狹隘難行。這些問題可在浮羅池滑和青草巷看見,比如被樹木擋住的人行道難以步行、行人道旁有大水溝被逼走出公路、路緣太高對老人和行動不便的人不方便等等。莫哈末依里斯說,州內興建的行人天橋並不友善,許多行人必須承擔過天橋的不便寧可選擇越過馬路,因此,每年平均有562個行人在市區過馬路時喪命,這些人大部分都是老人與小孩。他說,行人天橋的梯級高達6寸或更多,對於孕婦或膝蓋有問題者而言相當困難,因原本只需步行越過23尺寬的公路,一上一下卻必須經過兩邊各有30到50個梯級的行人天橋。他認為政府在建造行人天橋時忽略了身體有缺陷的人,因此檳消協建議政府在所有行人越路的設施中效仿像光大八爪魚天橋一樣,同時建造有交通燈的斑馬線。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