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室‧一條自殺的蛇

: 04/29/2016 - 21:23
突然想起一條蛇的故事。檳州民防部隊4月初在壟尾山坡工地擒獲一條重約250公斤、長12公尺的峇迪蟒蛇,引起一陣轟動。民防部把巨蟒帶返行動中心保管,以待野生動物局前來領收。不料,報導指牠在隔天生蛋後突然死亡,當局要來驗屍時卻被告知已埋了而無法化驗,蛇的死因成謎。也許牠是世界上最長的巨蟒,外國媒體跟進報導,追問了大馬民防局,當局一名發言人這樣回答:“牠自己死亡。也許牠自殺,也許牠感到受威脅,所以自殺死了。”回應令人傻眼。這種沒有根據、個人瞎猜和愚蠢的答案,讓人蒙羞。蛇也會自殺?加拿大一家媒體就報導:“蛇不可能倒斃”。這條蛇的死因也隨着有人表示看到蛇在保管期間被踢而增加了爭議。無論如何,在我國沒有人會為了一條死蛇伸張正義或鬧出什麼風波,即使牠是多麼巨大罕見。這裡的重點是,有一條蛇在馬來西亞“被自殺”了。第一次看到“被自殺”的用詞是趙明福墜樓案。當年皇委會結論就是“被自殺”。很多人無法理解這荒謬的說詞,不過,官說了就算。目前還在審訊中的副檢察司安東尼凱文一案,死者被綁架後被發現變成桶屍,被告律師提出死者自殺的可能性。這不也是“被自殺”嗎?世上不可理喻的事太多,只要你敢說就有人相信。同樣情況發生在記者身上,只要你敢說就有故事可以報導。如果蛇可以自殺,人可以被自殺,這種新聞可以是句點,也可以是引子。笑柄也可以上頭條。(光明日報/好玩週刊.文:李翠媚)
光明日報‧2016.04.29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