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味印尼 梅州後裔製Dodol

: 04/29/2016 - 21:18
在印尼,鍾萬學(A Hok)的名字如雷貫耳,婦孺皆知,不僅華人熟知,連其他友族也對他瞭如指掌、津津樂道。鍾萬學,有史以來首位擔任首都雅加達的特區省長的華人,來自邦加(Bangka)旁邊的勿里洞(Belitung),兩者屬一個省。作者曾經到過勿里洞一遊,感受到這個與邦加島一水之隔,相似卻有所區別的魅力客家之都,品嚐了很道地的不少客家美食。勿里洞以華人居多,祖籍多為梅州,客家口音純正,講梅州某鎮口音。那裡也有金門人的後代,但都講字正腔圓的梅州話了。在親戚陳森華的朋友,也是東道主劉宜永(阿客-A Hak)的帶領下,我們到外甥女葉鳳莉家,看她做傳統的勿里洞魚丸。之後,她問我們,要不要看人家做?無疑這正中下懷,於是到鄰居家,觀看這家做Dodol的過程。南洋傳統老屋葉鳳莉打鄰居手機,鄰居出來應門,進去後發現房子的深度很長,的確,假如拍門喊,可能得費很大勁,還不一定聽到。偌大的廚房,設有水井、灶台、石磨等,這是南洋傳統的老屋結構,適合進行家庭食品手工業。傳統的老屋,與我在邦加檳港的老房子一樣,也是木板牆壁,不過她的更大,走廊更長、更深。客廳及走廊牆上,掛着很多舊照片,記錄了歲月的痕跡;老祖宗的遺像,反映了梅州後人,深懷飲水思源之情。鄰居主婦周竹蓮,梅州人。在廚房裡,周竹蓮的兒子謝志宏在母親的指導下,很賣力地反覆做着攪拌動作,我馬上拍下這珍貴鏡頭。因為我意識到,也許幾十年後,這種手工業勞作可能式微,老的做不動,少的沒有幾個人像謝志宏那樣,願意從事這行業。Dodol製作費時謝志宏二十多歲,很樸實的小伙子。謝志宏家的石磨,早已棄之不用,現在都使用電動攪拌機磨打糯米漿。石磨靜靜地躺在廚房一角,好像在默默訴說過去的輝煌歷史。謝志宏為我們示範使用過去的石磨,雖然僅穿着背心短褲,但操作起打糯米漿的石磨,還是汗流浹背。作者深感:像謝志宏那樣願意幫助母親,烹製頗費工夫的馬來年糕Dodol,在勿里洞的年輕華人中,已非常珍稀。沒有幾個人會像他那樣,放棄到雅加達發展的機會,安心留在家鄉輔助家庭。Dodol製作頗費工夫,用糯米漿、椰漿加上棕櫚糖(Gula Kabung/Gula Aren)為材料,加入鍋裡,下面燒木柴或木炭,不停地攪拌,從稀狀到濃稠到凝結成塊,需要很長時間。這裡展現的是客家先民刻苦耐勞的工匠精神。製成後,糯米與棕櫚糖及椰汁完美地融合,香味濃郁,加上煙韌的口感,非常美味,令人難忘。邦加勿里洞的Dodol的確不同凡響,比較觔斗有嚼頭,因為以糯米為原料,韌中帶滑,與西爪哇牙律(Garut)的Dodol有別,後者口感比較粉,而且牙律的是用爪哇甘蔗紅糖(Gula Jawa),沒有棕櫚糖的濃郁香味。(光明日報/好玩週刊.作者:周新)
光明日報‧2016.04.29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