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 ‧兩個曼谷

: 04/15/2016 - 18:11
我也並非不曾厭倦曼谷,但與曼谷無尤,那是我自己在感情的道路上跌跌撞撞而疲憊不堪的緣故。你知道的,當你累了,放眼望去都是厭煩。當你在戀愛中,看見什麼都是美麗的,把你淋成落水狗的驟雨是浪漫的,畫滿難看塗鴉的牆是詩意的,小動物般到處亂跑的小百厭是可愛的。從前一個人在曼谷旅行是開心的。在這個城市,沒有什麼人愛我,我也不愛什麼人,我只愛看電影,逛唱片行,泡咖啡店,上美術館,漫無目的到處亂走,寂寞是寂寞了一點,但我非常享受這種孤獨的自由。每每還來不及真正領教到曼谷的壞,只享受到了曼谷的好,我就坐火車離開了,帶走我對曼谷的回憶,留下我對曼谷行的期待。當然曼谷也有令人詬病的地方,例如塞車情況之壞,例如空氣素質之糟,但我往往視而不見,畢竟只是遊客,不是當地居民,也就彷彿事不關己。我有什麼資格批評人家?我生活的城市不也一樣烏煙瘴氣?不想塞車,就坐渡輪好了,反正我喜歡河,又不趕着到什麼地方去,我在曼谷的時間特別緩慢,我在曼谷的步伐特別悠閒。如今因為要長期住在曼谷,所以格外留心這個城市到底好在什麼地方,格外在意這個城市到底壞到什麼程度,居住環境,生活水平,就業機會,各個方面,各種考量,各種算計,從前一個人在曼谷旅行的時候是不會有的。身為遊客的我和身為居民的我,兩者眼中的曼谷,原來是兩個不太相同的城市。前者漫不經心,後者步步為營,因為現在不是一個人獨居了,而是要和另一個人共處。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肩膀上有了生活的重擔,但也有了生命的重量。朋友都笑說我現在比較像個人了,讓我不禁莞爾,我知道在他們眼裡,我這個人從不腳踏實地,始終低調遊走主流邊緣,我行我素,這種放任對某些比較看不開的朋友而言不啻是種侮辱,如今見我為了愛情而墮落凡塵,難免幸災樂禍。此時此刻,我和心愛的人在德士上,車子烏龜般在快速公路上緩慢移動,我凝望着車窗外的曼谷街景,斜斜照射進來的午後陽光非常刺眼,我不得不眯起雙眼,就在那一瞬間,我聽見內心深處有個小小的聲音:我真的要在這個城市生活嗎?老舊的樓宇遮擋了耀眼的陽光,我張開了眼睛。我真的要在這個城市生活嗎?我要和我身邊這個人一起生活。(光明日報/好玩週刊.作者:野東西)
光明日報‧2016.04.15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