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味印尼 ‧檳港咖啡店 體味邦加人Kopi癮

: 04/15/2016 - 18:25
有一次,我回到檳港(Pangkal Pinang)探親訪友,邦加(Bangka)客屬公會主席鄒霖財,一早就帶我去喝咖啡,他說:“你肯定很久沒有在早上喝Kopi了!”此言非虛,我們在南洋長大的,都有Kopi癮,無奈在香港大都市,生活節奏緊張繁忙,難得有南洋這樣Santai(消閒)喝咖啡的機會。Kopitiam(咖啡店)位於Jalan Terem(鐵路街)不遠的地方,離已經拆除的老市場也很近,據說是當地最有歷史的一家。面貌依舊 生意清淡泊車後步行到那裡,依然是那麼陳舊的店面,幾十年不變的模樣。似乎有點印象,但很模糊,畢竟歲月流逝半個世紀之故。不過覺得咖啡店的食品,沒有以前豐富,偶爾才有好東西賣,如Bolu Kujo,煉奶及椰漿製成的發糕,還有是客家發糕Kue Apem。至於Kue Bingko,一種用糯米漿及椰絲、椰漿、棕櫚紅糖烘製的傳統峇峇糕點,更是罕見了。糕點種類不多,惡性循環的結果,客人自然稀少,也許老式咖啡店敵不過新派的,始終要進入夕陽行業之列,為此不禁唏噓。發現咖啡店附近,仍然還有賣Roti(麵包)小販的車子,麵包車也是小時候最為孩子們喜歡的,半個世紀之後,發現它生意也清淡得多了。看見麵包車裡面,還有棕櫚油製造的黃油鐵罐,裡面裝的是黃油、Kaya等,毫無疑問,它也使我又重現了小時候買的麵包,塗上菜油加砂糖,或者Kaya的情景。其實,麵包車與咖啡店並不互相排斥,甚至是相依共存的,喝咖啡的人,往往會買上麵包在咖啡店進食。諸如餐館附近,有賣冰水及賣沙爹的,這在邦加很普遍,凸顯了小地方的淳樸及包容。廣府籍鄉親 馬來老人意外見到方耀武,他是賣涼茶的廣東開平籍前輩方昌的公子,他熱情地與我們打招呼。我以前曾經採訪過他,因為坊間相傳,他父親方昌武功高深,甚至還會點脈(點穴),能夠致人殘廢甚至死亡。他的兩個嫁到香港的姐姐,也是筆者的朋友,我們在香港也有交往。最後要離開時結賬,才發覺方耀武已經不動聲色地提早給埋單了。邦加的廣府人,我認識不少,他們總是這樣熱情好客、待人以誠,那只好謝謝了。鄒霖財認識人多,他把我介紹給一名馬來友族老者,他在那裡消磨時間。他關切地問我從哪裡來?也許已經覺察到,我們這些遠離家鄉的遊子,有別於當地人的氣質,忙碌慣了,啥時候都很緊繃神經的,沒有他們悠哉閒哉。他很親切地問我,以前在哪裡住,在何處上的學。鄒霖財說,這是一名退休公務員,也有八九十歲了,很愛和華族交往的。筆者也和他聊聊天,打聽小時候認識的友族朋友的下落,感覺他是個很和善的老人,走時不忘給他埋了單,老人感到受到尊重,也很高興。感言:喝出異樣味道在邦加的Kopitiam喝咖啡,不但一解鄉愁,滿足了多年的Kopi癮,而且喝下去的不僅是Kopi,那咖啡豆磨出來的粉末,沖泡出來的香味,也是細味吞嚥感受那永誌不忘的記憶,甚至打開已經式微,並即將消失的家鄉經年的滄桑老圖像。(光明日報/好玩週刊.作者:周新)
光明日報‧2016.04.15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