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中馬  |  北馬  |  東霹  |  柔佛  |  森甲

六旬翁守農場養家糊口 要長命百歲照顧智障妻兒

  • 陳美祥(左)一人要擔養4個至親的生活起居,獨力難支。左二起為萍秀、國明、萍萍及關秀珠。

  • 漆黑的廚房,內部不透風。

(大山腳4日訊)妻子失常,還生了3名智障兒女,六旬老翁陳美祥只能無語問蒼天。如今,他挺著虛弱的身軀,天天在農場守門養家糊口,及擔起照顧妻兒的重擔,生活堪憐。
“我希望自己能長命百歲,如果我比他們(妻兒)早死,他們就慘了……”陳美祥說著,眼神露出一絲憂傷。
年老體衰的他,每每想起妻兒往後的生活便感憂心,但自己又無能為力,只能祈求自己多活一天,以期能照顧妻兒多一天。
66歲的陳美祥是農場守門工人,與妻子關秀珠(60歲)育有3名子女,即長女萍萍(36歲)、次女萍秀(33歲)及幼兒國明(25歲),一家五口住在峇東埔本南地一家農場內的破舊木屋里。
陳老伯活到這年齡,命好的該是退休享福了,但天意弄人,當年妻子過門後,便發現她異於常人,隨後生下的3個孩子,都有智障問題。
陳老伯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透露,妻子有精神病,每天只會重複做同樣的事,一大清早便搭巴士到大山腳市區遊蕩,晚上才回來,根本無法照料孩子的生活起居。
“我的3名孩子一出世就是智障兒,二女兒的雙腳無力、行動不便,大女兒和小兒子行動都沒問題,他們都聽得懂我講的話,只是不懂得回應。”
妻兒的問題,令陳美祥百般無奈,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靠自己的雙手,撐起這頭不幸的家,為妻兒遮風擋雨。陳老伯的體質偏弱,常會頭暈,左眼也生膜。
他現在每天的工作,是看守一間農場的大門,為進出的羅里開門關門。善心的老板每月支付他800令吉薪金,讓他可以養活妻兒。他們住的木屋也是由老板提供,每月的水電費也由後者支付。
如今物價高漲,800令吉的收入對陳美祥一家來說已不足夠,陳美祥之前每月領取的300令吉福利金,也被中止了半年。

中心指孩子能自理 拒收留

獨自照料3名智障兒及失常的妻子,陳美祥直言:真的很苦、很累!但這是上天的安排,他也只能默然承受一切。
“真的很辛苦,但身為丈夫和父親,我不可能讓他們餓死,所以我不能倒下,我要活得長命一點,才能照顧他們,如果我死了,他們就沒人照顧了!”
聽了陳老伯這番話,著實心酸。他曾帶著3名孩子到檳島一家遲鈍兒童收留中心求助,但中心負責人表示,因為其孩子能自理,所以中心無法收留。
“我真的希望有一天離世后,有福利機構能收留我的妻兒,至少有人看顧他們,不會餓死。”
獲悉陳家的情況后,楊慶傳已在2週前安排福利局官員到陳家探視,協助三姐弟申請殘疾人士(OKU)卡,以申請福利援助金。
“因為陳家三姐弟的情況無法到醫院檢查身體,所以我們安排醫生到陳家為三姐弟檢查身體,OKU卡已在申請中。”
業主也同意讓陳老伯維修破舊的木屋,因此他會向政府申請協助維修屋子的基金,及提供適當的協助。
另外,七里香從8月起,會贊助陳家每月300令吉的生活費,為期一年,並移交眾人捐獻的4包白米給陳家。
許國川說,該會接到通知后第一時間到陳家調查,對陳家的悲況寄於同情之餘,也會給予協助。該會也呼籲有意捐助陳美祥一家的社會善士,可聯絡他012-4788 331。(CYY)
陳家一家五口居住的破舊木屋,環境衛生很差,屋內空氣悶熱,一片凌亂。
本報記者日前在峇東埔國會議員拿督斯里旺阿茲莎的助理楊慶傳及七里香聯誼會善愛之家總務許國川陪同下,前往探訪陳氏一家。
秀珠一早便帶著萍萍外出,國明則坐在大門旁看廣告刊物,萍秀則蹲在客廳的地上靜靜的吃飯。只見碗盞裝著一些飯菜,是陳美祥一早外出打包的食物,但食物上沾滿蒼蠅,萍秀邊吃邊喃喃自語,完全不理會記者的到來。
殘舊的廚房里,電燈已失靈。灶上放著一鍋隔夜食物,陳老伯說,這是平日一家人從早到晚的食物。
“我們只是隨便吃,能吃飽就好。身上穿的也是人家給的舊衣,吃都沒錢了,更不用說要穿新衣服。”他說,本身兄弟姐妹眾多,但各有家室及負擔,他們偶爾來探望他時,會給他一些生活費。

憐惜妻子 精神異常 仍娶過門

陳美祥憶述,當年秀珠是在媒人介紹下和他成親,第一次提親見到秀珠時才發覺她精神異常,父母曾阻止他倆結合,但他憐惜秀珠的情況,毅然將她娶過門,婚後一直照顧她至今。
陳美祥小時與父母住在柔府,60年前,一家人才搬到本南地居住。年輕時當過工廠員工、建築工人等。
婚後,他們生下女兒萍萍,後來發現她舉止異常,經醫生診斷,證實她有智障問題。
3年后次女萍秀出世,她天生雙腳缺陷,同樣是智障兒;接著出生的幼兒國明也面臨相同命運,令陳老伯哀傷不已。
儘管如此,他還是把3名孩子送入學,萍萍讀到初中三,國明小六畢業,萍秀則因行動不便,才沒去上學。
他說,3名孩子都聽懂他人講話,只是不會回應,他們在學校都很溫順,沒有傷害他人,反而常遭同學欺負。
“孩子在學校被欺負,我們身為父母的都不敢出聲,誰叫我們窮,孩子又有問題,但怎麼會不心痛呢?”
關秀珠年輕時便開始精神失常,在家胡亂責罵丈夫和孩子,在無計可施下,唯有每天讓她外出走動。
秀珠每天一大清早便搭巴士到大山腳市區,四處遊蕩,有時候會幫咖啡店業者洗碗碟換取食物吃,晚上10時許,會自己搭巴士回家。
陳老伯說,妻子在外頭不會打人罵人,在家裡就會亂罵家人,有時候還會帶著萍萍一起外出。
秀珠雖能自理,但不會照料孩子的生活,這些重任都落在陳美祥身上。他工作地點就在家前不遠,可一邊工作一邊看顧孩子,老闆也很諒解他家的處境。
他每天一大清早便騎腳車到雜貨店買菜,如果沒空煮食,就由兒子隨便煮給家人吃。有時候,他會外包食物給孩子。
他說,二女兒因雙腳無力,行徑也比較怪異,所以需要人看顧。大女兒和小兒子雖然不懂事,但偶爾還會幫忙做一點家務。唯一叫他放心的是,3名孩子都不會傷人,但為了孩子的安全起見,他限制孩子只能在住家附近活動,除非是妻子攜帶出門。(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