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在蔚藍底下 吹吹海風

: 03/25/2016 - 22:34
斯里蘭卡西部海岸線交通發達,巴士都沿着海岸線行駛,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口就是一幅幅流動的熱帶風景畫,一排排的椰子樹,在溫潤的海風中搖頭晃腦,海掀起了一層層的蔚藍,也掀起了旅人們對熱帶天堂的諸多想像。我把大件行李擱在南部大城加勒,只收拾了一個隨身小包包,打算以公車為交通工具,看見有風景的地方,下車;看見喜歡的沙灘,找個住宿,留下。這種隨意的玩法,其實很適合用來感受海岸線上的聚落和景點。人生總被各種牽絆所牽絆,而旅行之所以誘人,不外是就算你暫時不走尋常路,損失也不大,沒準還會有意外的驚喜。你永遠無法策劃驚喜或製造美麗的意外,如果旅行還堅守着旅遊攻略,每天派任務給自己,那麼離家千萬里,又有什麼意思呢。旅行就是要讓我們重獲某種自由,淺嘗短暫的自由的滋味,原來它是那麼的美好。高蹺釣魚?你給錢 我表演由烏納瓦圖納(Unawatuna)至科加拉的海岸線特別美,海岸邊上插着不少木樁,經常可見當地漁夫就坐在高蹺上釣魚,在大海中搏鬥,這是斯里蘭卡最經典的畫面之一。據說八十年代美國國家地理的攝影師曾經拍過一組高蹺釣魚的壯麗照片,成功引起了旅行者對這種獨特釣魚方式的興趣。這些木樁都是父子相傳的,而這種原始到近乎笨拙的捕魚方式,在科技昌明的時代,還能得以保存下來,可謂是奇跡。然而現在漁夫們想要釣的無非是旅行者的小費。我來到一個擠滿了木樁的沙灘,卻不見漁夫的身影,納悶之餘,突然一個穿着T恤裹着紗籠的黝黑男子由邊上的小茅屋跑出來,問我:是否想要看高蹺釣魚。你願意給多少的小費?“多少才夠?”“500盧比!先給錢,後交貨,你想看的話,我馬上就能讓你看到。”他只要回到茅草屋,就能換上“戲服”,坐在高蹺上,表演釣魚。我對這樣即興的表演興趣缺缺,試圖尋找更為地道的高蹺釣魚漁夫,但考察了幾處高蹺密集的沙灘,得到的答案近乎一樣。在其中一處,還看見了遊客在漁夫的幫助下,顫巍巍的坐上了高蹺,綻露了笑容,體驗了高蹺釣魚,拍下到此一遊的照片。幾個作為背景的漁夫,戴着帽子,頂着兇猛陽光,在洶湧的大海中,機械似的移動着釣竿,高蹺掛着的魚簍一條收穫都沒有。旅遊業能毀掉一個地方,改變當地風俗的本質,讓死去的活過來,讓假的看起來很真,讓一切淪為表演。但如果不是因為有願意埋單的觀眾,演出也無法順利進行吧。一些事情註定是要被淘汰的,或被現實的巨手所扭曲,我也只能恨自己來晚了。(光明日報/作者:葉孝忠)
光明日報‧2016.03.25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