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處都是學習樂園 荒野教室活教育

  • 學生群體善用現有的工具學習敲擊技巧。(圖:光明日報)

  • 露營及野外求生也是戴汶菁(左)、余秋坪(右二)與義工們推動“荒野教室計劃"的一環。

  • “荒野教室計劃"把任何地點都列為學習空間,讓學生除了學術知識,也能掌握生活及野外求生技能。

  • 通過“荒野教室計劃",加強學生的互動。

  • “荒野教室計劃"讓沉悶的傳統教育及學習過程“活"起來,讓學生的學習充滿色彩。

  • “荒野教室計劃"首站活動,在米都新民獨中進行。

我國教育體系向來予人鎖定在舊框框的填鴨式下作業的刻板印象,往往都讓學子們失去學習重心及甚覺乏味,惟,創新的“荒野教室計劃”(Rolling School Malaysia)概念,卻正好使教育及學習過程“活”起來,讓學習路上充滿色彩。

過去5年,發起人戴汶菁(30歲)背起背包,走過全球逾30個國家,穿越在各國人文與文化,深深體悟東西方國家在推動“學習”上的差異,並發現了東方國家的孩子都忽略了學習的快樂及趣味。

背包客全力推 分享體驗過程

來自柔佛峇株巴轄的戴汶菁指出,其實學習沒任何界限,重要的是如何快樂學習,畢竟學習過程不只是掌握知識,體驗當中的過程也極度重要。

她強調,回國後,她希望通過類似義務社區性質的模式來推動這概念,與國人分享過去她的歷練與知識,改變大家只停留在刻板舊思維學習。

受益群体不受限制

所謂的“荒野教室計劃”是指學習是沒固定地點的局限,任何地點都可是學習的空間,主要是融合流動教室的概念,讓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更有趣生動,打造快樂的學習平台。

她說,這計劃旨在把國內外各種對生活具有意義的資訊及技能帶給全國各大小城鎮,讓彼此都有機會接觸世界各地,不同文化背景及生活體驗的朋友交流。

她提及,目前這計劃只有她與另一名從事劇場工作近13年的導師余秋坪老師一起搭檔及推行。

“余秋坪導師畢業於新紀元學院戲劇与影像系專業文憑,在學業期滿獲得學院頒發全人教育獎,即社會服務類個人獎項,也憑畢業演出制作獲得第八屆戲炬獎四大獎,包括最佳戲劇。”

“她從事戲劇教育、劇場和影像演員,活動或演出策划与行政工作。在國內与國外參与演出或交流,以及社區等藝術活動。”

她說,通過她倆的人脈和經驗,以及大力宣傳推動下,該計劃很快受到關注,並陸續收到捐款,短短一個月,她們便可把模糊概念,以實際行動推動。

“我們在接受合作單位的申請或邀請之後,視不同性質的目標而定,透過一些義務組織,例如:Helpx(打工換宿)、Couchsurfing(沙發衝浪)等網站召集适合義工,策划及安排行程,一起完成計劃。”

她說,該計劃也進行“施予”及“受益”群体不受限,“荒野教室”是介于受惠者之間的一個平台為需要協助的社區群体提出需要協助,透過“荒野教室”尋找最适合及具備所需知識及技能的義工到各地提供支援。

不再害怕上學 掘潛能展所長

戴汶菁直言,東方國家的傳統教育大都不會注重學生在學習的過程是否開心,反而成為長輩用來比較的工具,導致許多小孩都活在恐懼及害怕求學。

她認為,學術成績重要之餘,其它的知識也同等重要,也同樣能讓學生一展所長。

她舉例,世界一些頂尖的專才,如蘋果智能手機及臉書創辦人在求學時期都給予別人一種不跟着正軌學習的壞學生的印象。惟,事實上,他們對社會的貢獻卻是許多人望塵莫及的。

她指出,如果能通過活學教育,培訓孩子們的其它技能,發掘他們的天賦,再專注去實踐,相信這些孩子的前途更是無限。

“雖然我們還無法改變現有的國家教育政策及體系,但事實上,市面上也已開始推動活學教育,比如在家自學及遊戲方式發掘學生潛能。”

尚處試驗階段 北上南下服務

戴汶菁說,“荒野教室計劃” 剛成立不久,經費有限,目前還處在試驗性階段,所以還未能購買一輛改裝的客貨車或大篷車(Caravan),走入各地校園社區,結合義工的力量來協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原本我計劃購買一輛客貨車,載着義工們及基本配備走遍全國各地推動這計劃。但基於這組織才成立不久,資金資源有限,所以暫用一般轎車,北上南下提供服務。”

她提及,她們是通過網上面書募捐,把籌獲的資源,如二手書籍、文具等用品,送到有需要的地區,這也打破了傳統作法只為同一社區服務及享有有關福利及資源。

“比如我們到米都新民獨中辦第一站活動,也從柔佛帶了一些書籍及文具到來,讓柔佛人也能協助米都人的概念的精神傳達下去。”

注重學生內心成長

提及為何把首站定在米都新民獨中一事時,她說,陳蔚波校長有教無類,注重學生內心的成長,總是把學生心理素質及品行作為首要的教學理念,令她認同及欽佩。

“同時,陳校長也注重在活學活用的教育,比如通過戲劇,音樂及遊戲讓學生學習,不會只專注在刻板或填鴨式的教學。因此,我們認為把‘荒野教室計劃’帶來新民獨中最適合不過了。”

她說,所幸目前一切順利,籌獲的款項都足以應付活動開銷,該組織除了獲得民眾捐助,也接受主辦當局的援助,比如提供住宿。

透過生活點滴 重新找回自己

戴汶菁強調,“荒野教室計划”進行的活動,包括邀請旅游、農作、飲食、瑜伽、靜坐各行業進行身心靈分享講座交流會、手作如肥皂、繪畫、編織、木工等教學、社區公益等活動,召集義工到學校或社區進行建造,提升基設等。

“同時,我們也歡迎世界各地有才藝專業、語言或技能訓練的義工到來教導相關技能,也透過戲劇、歌唱、舞蹈教學讓學員重新找回自己。”

她說,通過這計劃也能讓義工們及受惠者共同體驗付出與收穫的過程,讓彼此都有機會學習不同地方文化與背景,一起通過玩樂來體驗生活點滴。

她提及,近數週來,為了宣傳“荒野教室計劃”及籌募活動基金,她馬不停蹄在全國各地辦“最美的時光在路上”分享會,迄今,共展開8場分享會,接着會到馬六甲、麻坡等。

“分享主題因對象及年齡而异,主要講解在异地換取食宿及學習新技能、不花一分錢游走世界、一個人背包旅行必備基本條件、採用用天然食材制作有機護膚美容用品及居家清理洗滌劑、通過《當下的力量》改變自己的人生、專注輕盈自在健康的极簡生活、學習人事物的“价值”而非“价錢”,學習付出與收穫的力量等。”

推廣關懷社會 盼獲各族支持

戴汶菁說,“荒野教室計划”也沒有年齡、種族及文化之分,適合推廣給各族,只是目前獲得較多華裔關注,希望日後能取得各族的認同與支持。

“我們的服務對象不單只是華校,也包括各源流學校及及社區,過程中,我們都會採用中英文作為媒介語。”

她強調,其實需要協助與關懷的還包括社會不幸的一群,所以該組織也計劃到老人院、原住民部落推廣人們關懷的社會工作。

“基本上,我們的組織什麼社區服務都做,沒有固定的規則,一切就看受惠團體的需求,比如他們需要一個菜園,我們就協助他們打造一個菜園,若他們需加強英語,我們就找來義工進行英語教學。”

她說,很多人都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也指大馬有許多不平等的政策,但事實上,有很多外國人都想到大馬生活與工作。

她提及,我國是個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全年同樣的氣候,也有着許多風光明媚的景色及多元種族語言文化,這些特點都很適合推動荒野教室計劃。

“若目前我們沒辦法改變政府制定的體制,何不我們一起回到原點,共同參與與推動教育的初衷,一步一腳印,相信在二十、三十年後,情況就改變而有所不同。”

光明日報/許紫菁.2016.07.13(光明日報)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