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峇厘島‧為何要為課外學習費 花大錢?!

: 03/11/2016 - 22:34
有個在錢世界打滾多年的專家分享說,人的金錢觀有兩極,南極以把五分錢看得比牛車輪還要大的進去容易、出來困難之死胡同派為代表;北極以把錢看成洪水猛獸,必除之而後快之月光族為代表。她自己在教育下一代“五分錢就是五分錢,既非牛車輪,亦非洪水猛獸”這件事上,施行從小就讓孩子擁有三個分別代表“想要的”、“需要的”和“與人分享的”撲滿,並從孩子三歲起,每個星期發一筆對孩子來說不多不少的零用錢,經過母子一番討論後,孩子可以自行決定如何分配手中的錢至三個撲滿中,並根據花費項目的類別從個別的撲滿中領錢付費。專家的分享中,最觸動我心的是她就死胡同派所舉的案例:一對銀行戶口超級無敵有錢的老夫婦最近的一次旅遊是發生在至少三四十年前。言下之意好像是說銀行戶口裡的錢已經多到十輩子也吃喝不完了,怎麼還馬不停蹄地努力投資理財、累積更多財富?怎麼不花點兒小錢到處去看世界、尋開心?我不禁臆測:也許,老夫婦覺得自己所處的世界就很好玩、自己所過的日子就很舒服、世上最有趣的樂事就是看着銀行存摺的數字不停變大、變大、再變大;也許,老夫婦從來沒有意識到“需要”以自己戶口的存款做標竿,住相匹配的房子、開相匹配的車子、穿相匹配的衣服、提相匹配的包、享相匹配的樂?既然從沒感到這方面的“需要”,到遠處歎世界的樂趣怎麼比得上留守家園看着錢滾錢呢?需要為智育才藝學習花大錢嗎?“你說你不會花大錢送孩子上學,是因為你不捨得花錢?還是你覺得自己就是老師,可以自己教孩子?”麗芳問我。夫人,這不是either…or…的問題,我建議您把連接詞換成“and”,這樣的話,句子就可以改成“你覺得自己在家裡也能把孩子的學習搞得有聲有色,也不願意花(大)錢送孩子去上(貴聳聳)的(國際)學校,所以就算明知道好野哥每天都等着去彩虹學校上課,你還是沒有送他去,對嗎?”對,很對!好野哥上小學前,我趁傍晚帶孩子到樓下放風的空檔,常向鄰居們打探他們家上小學的孩子每個月的補習費與才藝費要價若干,結果發現:平均每個小孩的課外學習費大約是新幣五百元(約1480令吉)。當時我就決定給孩子們的課業才藝學習預算是每娃每月三百元(約890令吉)。我的預算案有任何依據嗎?當然有!不願意比平均值多花錢就是我的依據。讓我開心的是:哥倆的學習費從來沒有達標, 每個月都送媽媽“沒花出去,就是賺到”的好心情。再來,哥倆都是新加坡公民,上小學每個月只需繳交新幣6.5元(約19令吉)的雜費就可以享受世界一流的學習經驗!為了孩子們的智育才藝學習花大錢?這種事我沒做過呀!不用盯課業練才藝的日子很舒服好野哥是長子,理所當然地成為我教育試驗的最佳夥伴,我們實驗過豆豆班、蒙特梭利週六班、華德福在家學習、公立小學,現在的實驗是“Unschool”。我緊閉雙目讓堅信“勤有功”的自己把A、B、C、D、橫、豎、撇、捺、加、減、乘、除放一邊,把“戲無益”的騎摩多亂竄、洗菜煮飯、釣魚、挖蚯蚓、餵老鼠、養兔子擺中間。我真心感受孩子們目前的教育形式很好玩,不用盯課業、練才藝的日子很舒服、我們都對目前鬆散的學習形態很滿意,所以(只有媽媽我嗎?)真的從沒感到有“需要”送孩子上正式的學校(拜託,再讓我多玩一會兒Unschool,好嗎?)因為我就是把五分錢看得比牛車輪還要大的死胡同派忠實粉絲,因為我曾是老師,自覺可以幫孩子安排過程不但好玩,而且價廉物美的課業與才藝學習,因此,花大錢換孩子上學的經驗?我會怕!我會怕自己沒得玩,更怕荷包會淌血!──當孩子的教育碰上“$”怎麼辦(上篇)(光明日報/好玩週刊.作者:好野媽)
光明日報‧2016.03.11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