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中馬  |  北馬  |  東霹  |  柔佛  |  森甲

邊顧學障孩子邊抗病 許麗彬癌苦中求活

  • 大兒子方壯宏(中)及小兒子方莊文(右)都面對學習障礙,需耐心反复教導才能學懂對一般人而言看似簡單的加減數學題。

(檳城5日訊)“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愛心職業婦女許麗彬為撫養兩個患有學習障礙的孩子而眠乾睡濕,在工作及家庭之間兩頭燒,詎料自3年多前卻不幸患癌,長期治病就像無底洞,掏空所有積蓄醫病,導致全家陷入無助徬徨中。
許麗彬的癌症病情已步入第四期,因承受不了沉重醫藥費及長期治療折騰,她曾萌生放棄念頭,但每當想到兩個學障孩子,倘若哪一天她不在了,孩子該怎麼辦,負面念頭便會全散去;她正勇敢頑強地抗癌,矢要活下去,不僅要照顧孩子健康成長,還希望有福氣看到孩子自立成家。
現年48歲的許麗彬患病前是在私人醫院當藥劑助理,與從事裝修工作的丈夫方明輝育有兩名患有學習障礙的兒子,雙薪家庭又要照顧特殊孩子,本就是相當耗神費心神的事,但在夫妻倆努力拼搏及配合下,生活還算過得去。
豈料在2013年杪,許麗彬卻被診斷罹患乳癌,這對他們一家而言形同晴天霹靂,但為了孩子,她在丈夫支持下,毅然鼓起勇氣切除患癌的左乳房,並接受一系列化療及電療療程,過程絕對是無比折騰及煎熬。
儘管當時的基本醫療費全由所服務的醫院支付,但其他保健品、自然療法之類的輔助性療程的開銷卻全都需自行承擔,再加上許麗彬當時拿的無薪假,這意味該家庭已從雙薪變成單薪,丈夫月薪只有約2000令吉,經濟來源頓時減了一大半,但開銷卻持續在膨脹中。
為應付沉重的輔助療程費及生活開銷,許麗彬把本身逾6萬令吉的公積金全數領出,夫妻也厚著臉皮四處向親朋戚友借錢,能借的都借了,因而欠下了一大筆人情債,但畢竟長貧難顧,許多親朋戚友都逐漸變得愛莫能助。
另外,為了讓接受手術及完成療程後變得虛弱的身體有時間調養,及有更多時間陪伴孩子,許麗彬在2014年中正式辭去工作,轉為領取每月1700令吉的社險賠償金。
許麗彬一家每月基本日常開銷約為4000令吉,其中包括800令吉房貸、700令吉車貸、全家伙食費1000令吉,水電費300令吉、兩個孩子的安親班費用620令吉及載送費420令吉,這還不包括許麗彬持續服用的保健品,及攤還之前向親友借的錢,家庭經濟可謂捉襟見肘。
本以為熬得過這一劫就已算戰勝癌魔,“癌”出了一個春天,病情將逐漸好轉,整個家庭生活將回到正軌;詎料,癌魔卻還是窮追不捨,癌症在大半年前復發,癌細胞目前已轉移到胸骨、腦骨及脊椎,病情已處在癌症第四期,也就是俗稱的晚期。
腫瘤已壓制許麗彬的神經線,以致影響許麗彬的視力,經常出現複視(Double Vision)及怕光的情況,這已嚴重影響她的生活能力,導致她無法自行駕車到醫院復診或出門採購日常用品,對日常生活造成不便。
此外,病情及藥物也影響了許麗彬的味覺及胃口,導致她的體重從以往的50公斤,消瘦至如今的只有40公斤。
談到對抗這一輪癌症復發的治療費,許麗彬及方明輝都眉頭深鎖了起來,依他們的經濟狀況不曉得是否能挺得過去;目前還拖欠了安親班6個月的學費,慶幸安親班方面了解他們一家的困境,一再給予通融。方明輝透露,妻子半年前接受正子斷層造影(PET/CT)診斷病情時就已花了5000令吉,之前做得兩個兩個化療療程約9000令吉,中醫治療6000令吉,自然療法1萬令吉,即將於下月開始的電療療程更預計需要3萬6000令吉。

檳粉紅癌症支援協會
懇請各界發一份善念

檳粉紅癌症支援協會主席朱潤好懇請各界人士發一份善念,協助許麗彬。她強調,向許麗彬伸出援手不僅僅是挽救一條生命,也將會拯救整個家庭的幸福。
朱潤好指出,許麗彬一家目前需要的援助的基本分為3種。一是金錢上的援助,許麗彬即將於下月開始的6個月電療療程需要3萬6000令吉,加中醫生診治費、打針費等其他藥物及營養補助品的開銷,預計總共8萬令吉。
此外,她希望國內外醫院可為許麗彬提供更有效的治療方案。她也希望州內的特殊兒童組織,可為許麗彬的兩名學障兒子提供適當的照料服務及培訓課程,輔助兩名孩子學得一技之長,未來能夠自立。
朱潤好本身也是癌症存活者,她曾在1994年患上鼻咽癌,2008年患上乳癌,癌細胞蔓延至肺部及肋骨,經歷兩次生命重創,她將在今年1月4日迎來63歲生日,享受著人生最璀璨的時光。
她希望社會人士有一份熱,發一分光,她相信許麗彬康復後也將會加入該協會,以本身頑強抗癌的經歷勉勵其他患癌者,在社會上積蓄散播善念種子,擴大正能量版圖。
欲了解許麗彬一家的情況,可聯繫朱潤好(019-4230033)。同時,光明公益金也代收善款,民眾可撥打04-2226688了解捐款詳情。

盼兒能自立成家

許麗彬的兩名兒子方壯宏(12歲)及方莊文(10歲)自幼便被診斷面對學習障礙,大兒子壯宏甚至遲至5歲才開口說第一句話,兩名兒子患有呼吸系統疾病,不時就會哮喘,需緊急送院治療,無不叫父母親心力交瘁。
許麗彬說,兩個孩子的理解能力都比較弱,大兒子即便目前已念6年級,但連基本的加減算術都無法掌握,而且非常善忘,需要耐心反复教導,才勉強能夠完成作業,但慶幸自理能力方面還算不錯。
她透露,以往在家裡教導孩子做功課的任務都是由她和丈夫共同分擔,無奈如今她的身體狀況越漸虛弱,她也心有餘而力不足,這任務就只能全託付於同時需要在外掙錢的丈夫身上。
她說,大兒子壯宏明年就要升中學了,她對孩子的未來深感擔憂,不求孩子在學業成績上有卓越表現,只希望孩子能夠學得一技之長,為了能夠自立。她也希望有機會看到成家生子,這就是為人母的心願。
方明輝為承擔愛妻沉重的醫療費也在拼命加班掙錢,而為了照料兩名學障孩子更是奔波勞碌。
方明輝清晨6點就得起床為孩子準備早餐,之後就得載孩子到位於喬治市的益華小學上學,之後又得過海到威省工作,傍晚5點下班後,又得趕回位於檳島青草巷的安親班再送孩子,回到家又得處理家務及打點孩子的功課。
為了掙多一點錢,方明輝也盡量承接在深夜打烊後才能進行的商場裝修工程,忙到半夜三更才回家休息,沒睡上數小時,又得爬起床重複忙碌的一天。
方明輝對這樣的生活無怨無悔,只希望妻子能趕緊好起來,孩子也能健康快樂的成長。(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