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室 ‧第一天上班

Create: 03/04/2016 - 21:33

2003年5月19日,是我第一天到《光明日報》上班。那一天,因為還沒有職員證,所以只能以訪客的身份在接待處,讓接待員替我撥通內線,通知單位有新人報到。

“妳跑什麼組啊?”
“我們最近有缺人嗎?”
“不是才請了一批新人?”

“妳怎麼是19日才上班這麼奇怪?”

坐在一個還不確定會不會是我未來座位的椅子上,看起來(後來也確實是)很親切的佩妮,還有秀麗開始問了我好幾個問題。她們都是意外組的同事,對於我的一問三不知,兩人自行揣測,我應該會是意外組新成員,因為普通新聞組在3月才剛剛來了三名新同事,秀麗也是那個時候進公司,而佩妮則是同年的1月,雖只是幾個月,但已成了我的前輩。

第一天上班就有了採訪任務,跟着秀麗到馬華投訴局,看見那一位傳說中的“Michael Chong”。那個時候,處理投訴新聞的政治人物不多,而馬華的張天賜因為有配合電視節目演出而出盡風頭。

那一天,幾個記者圍着一張大圓桌,桌子中間還有一壺茶,張天賜說了兩個投訴個案,投訴者也現身說法。無奈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關於投訴內容,我怎麼也想不起來,只記得,一直以為第一天上班應該只是呆坐在公司看報紙的我,突然被派出去採訪,還要是兩則新聞這麼多,說不忐忑,就是騙人的。

秀麗說,記者外出採訪回到公司後,必須向主管匯報新聞內容,主任後來要我嘗試寫那篇較簡單的,秀麗就負責案情較複雜的內容。那個年代的媒體電腦操作以大易輸入法為主,雖說學校老師有教,但要我即時使用大易輸入法寫文章還是沒辦法組織出來,只好先用手寫,再依文章一粒一粒字打出來。

如此多此一舉,大大影響進度,秀麗稿寫完了也上傳了,而我還在打字。或許是看不過眼,也許是憐憫我第一天上班就要寫新聞,秀麗二話不說,要我讓位再接過文章,替我打起字來,順利趕在截稿前上稿,然後帶我到樓下食堂,與所有同事喝茶聊天。

上班的第一天,完成手上工作已是下午5點,我就這樣錯過了午餐時間。

這就是前輩說的,新聞記者三餐不定時的苦。

(光明日報/好玩週刊.文:張欣薇)

光明日報‧2016.03.04
你也可能感兴趣...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