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勝過打和罵 用心教好每個學生

  • 珠心算是一項啟發腦力潛能記憶力、集中力、創造力、想像力、敏銳力、思維力等等的左右腦啟發訓練。

  • 小博士補導與訓練中心主要授教UC MAS腦力啟發課程,分別是珠心算、啟智數學、繪畫。左為王美詩。

  • 院長王美詩秉持著有教無類的教育理念,多年來用心教育每一名踏進該中心的學生。

  • 邱鼎順(右)在機緣巧合下到小博士補導與訓練中心授課,這一教就是11年。

  • 鍾麗君與女兒楊絲名都非常喜歡小博士,甚至介紹親朋戚友到這裡來上課。

俗語說,不打不成器、棒下出孝子,許多人認為:“我們過去都是這樣被打長大的,現在還不是好好的嗎?”體罰的定義是什麼?社會對於“體罰”這兩個字的定義朦朧不清,有者認為唯有身體上的傷害才稱之為體罰,有者則認為一定程度上的懲罰或言語上的傷害也稱之為體罰。體罰究竟是否適用在教育上,在許多人的眼中已經是一個值得被探討的問題。而當今的體罰雖然已不再像從前那樣嚴重,有些師長甚至認為不該再使用體罰的方式教育孩子。

小博士補導中心 秉持有教無類

小博士補導與訓練中心已開辦12年,多年來秉持著有教無類的教育精神,旨在教好每一名踏入該中心的學生。

院長王美詩(36歲)說,該中心教育理念非常簡單,就是“有教無類”,也就是無論多好多壞都絕對不會放棄任何一名學生。

該中心目前共有逾10名老師。王美詩說,每一個學生都有不同的個性,而老師們盡可能都會針對學生的個別性格去教。

她說,現今的學生家長當中10人就有7、8人表示自己會使用藤鞭教育孩子,甚至在老師向家長反映學生問題時只要提到學生不乖,家長就會直接說“打他吧!”

“因為家長們自己也不曉得該怎麼教育孩子。雖然他們有作出鞭打的要求或給老師發出許可,但說我們還是堅持盡量都不會打。”

她認為,雖然打了一名孩子或許可以給其他的孩子借鑒,讓他們因為害怕而不敢壞蛋,但是被打的那名學生會因為情緒波動而不能繼續上課。

她說,被打的那名孩子如果不會哭鬧則情況還好,但是如果被孩子哭鬧、情緒失控,這種情況將會影響到其他上課的學生。

王美詩雖不鼓勵鞭打孩子,但她坦言若是情況太糟糕,老師還是會出動籐鞭嚇唬孩子,但是“這一招”盡可能都不會用。

“其實我自己也打不下手,而且我認為鞭打只會起到阻嚇的作用,孩子會因為害怕而去完成一件事,但是他們並不會因此而學到些什麼。”

抄書懲罰解紀律問題

她說,在面對屢勸不聽、過度吵鬧的孩子時,中心會無奈使出“藤條”,但學生也知道老師其實並不會真的鞭打,所以這一招其實也只能起個短暫的作用。

該中心主要授教UC MAS腦力啟發課程,分別是珠心算、啟智數學、繪畫。該中心也有提供課外補習。

王美詩說,UC MAS腦力啟發課程中除了珠心算課因為需要很多的練習,平均每週會給學生2至3頁的功課之外,該中心一般上很少給孩子回家做功課,因為他們了解到學校功課已經不少,同時家長也會要求盡量不要給孩子太多的功課。

她說,到該中心的學生最多的問題就只是單純的不做功課或吵鬧而已,而既然不做功課就是唯一的問題,她選擇的懲罰方式就是讓學生留下來完成作業。

“我們會通知家長說孩子的功課沒有完成,需要留下來大約多少的時間以完成功課,家長對此要求也相當配合。有時候為了堅持這麼做,因為時間太晚家長不方便載送,我會寧可親自將孩子載回家。”

一般上一些早到中心的學生,會因無所事事而頑皮、吵鬧。王美詩說,對於這種學生一般上的懲罰方式就是要他們抄書,因為這麼做除了可以讓孩子靜下來、消磨時間,也可以從抄書到東西。

她說,授教校外課程或補習班的教育中心與學校課程、安親班不同,老師們一般上每星期只見學生一次,每次只有約2個小時的時間,相處時間並不長,也因此學生基本上不會有太多的紀律問題。

適度拉扯放鬆 教育似放風箏

邱鼎順(34歲)一直以來對教育抱有興趣,無法進入政府學校的他在機緣巧合下到小博士補導與訓練中心授課,這一教就是11年。

邱鼎順主要從事家族生意,教師只是他的兼職。已有多年教書經驗的他認為教育方式應該像是放風箏一樣,適度的拉扯和放鬆。

他說,現在小孩的教育方式必須拿捏得好,學習方式也必須輕鬆一點,因為如果對學生過度嚴厲,他們會因為害怕或任何恐懼的因素而不來上課。

“反之過度鬆懈學生則會變得懶散,因此作為老師的我們需要在適當的時候拉一拉他們,像放風箏一樣牽引著。”

以他教書多年的經驗看來,一般上擔任老師的會面對的問題分別是學生的問題和家長的問題

他說,學生問題一般上就是調皮、不愛讀書,一些學生甚至認為即使讀好書也未必可以成為偉人。但他認為現在的學生一定要識字,否則將來在社會上難以立足。

“家長方面大致上都是將孩子的問題都丟給老師。但是如果遇上明白事理的家長,他們就會給予配合,學生也可以進步。”

邱鼎順教授中學數學課,而13歲以上的學生正是進入叛逆期的一群。

“我自己也曾經歷過叛逆,所以我了解學生們的行為實際上是要傳播些什麼。”

對於叛逆的學生,他表示會盡量去勸說和開導,因為他覺得這群學生是逼不來的,雖然過程並不容易,但他相信這些學生們總有一天會醒悟。

他認為,教書並不是一個事業,而是他的另一個學習過程,而他在加入小博士以前從未有任何的教書經驗。

他在教書多年後也有所領悟,感受到其實中學生所學習的並非想像中的困難,他也對自己曾經的放棄表示惋惜,不過值得高興的是,現在的他有機會重新學習這一切。

孩子自願學習 課業明顯進步

育有3名孩子的鍾麗君(43歲,家庭主婦)除了將孩子們都送往小博士上課,更介紹親朋戚友前來報讀。

鍾麗君說,小博士補導與訓練中心的教育方式很好,老師們都很用心教導,孩子不會有跟不上的問題。

她說,她的2名女兒到這裡上課以後都有很明顯的進步,因此也介紹弟弟的女兒前來這裡學習,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小孩子們都很喜歡來這裡上課,大家都學習得很快樂。

“他們都是自願來的,甚至接近學校考試時很樂意參與中心的額外補課。”

她說,原本小孩子們都很抗拒上課或到其他中心補習,因為他們認為其他地方的老師都很兇,甚至會給功課,孩子平時已經有很多的學校功課了,額外的功課根本無法完成,同時補習班老師也會責怪孩子沒有完成作業,甚至叫孩子不必再去上課了。

鍾麗君表示自己本身很少打罵孩子,雖然這裡的老師也有兇學生的時候,但孩子明白為什麼,作為家長的她也明白。

她說,這裡的老師遇到任何關於學生的事情都有商有量,可與家長討論,讓家長們了解孩子的程度,甚至教家長怎麼做。

女兒楊絲名(8歲)說,小博士補導與訓練中心的老師很有耐性,也很會教書,她很喜歡到這裡上課。她說,在這裡任何事情都可以跟老師說,即使在家不會做功課也可以打電話問老師,而學校老師則不能這樣做。

她坦言也會害怕這裡的老師,因為老師有時候也很兇,不過她知道老師只有在自己做錯事情的時候才會兇。

光明日報/楊茵茵 2016.06.24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