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室 我的光明時代:作弊

: 02/27/2016 - 17:18
光明日報吉隆坡總社出現人事調動,原來在同一組的同事各散東西,一時感慨,借用了台灣電影《我的少女時代》的大標題,以《我的光明時代》緬懷我在公司的曾經,卻意外勾起離職多年的前輩一些舊時回憶,再以此題發揮,寫了一系列關於她自己的光明時代。我的光明時代緣起於2003年,在加入《光明日報》以前,我其實沒看過《光明》,忘了是在怎樣的情況下知道《光明》請副刊記者,所以托在《光明》當編輯的學院兼職電腦老師“搭路”去應徵,小小的會議室裡卻意外發現,有好幾個都是自己的同學。報界的應徵免不了筆試及面試,筆試是回答問題兼寫作,之後就由管理層親自面試,聊一聊。當時的副刊主任沒有將我們逐一隔開考試,一群人窩在同一個空間,我們幾個“認識”的少不了眉來眼去,再回想,我只記得問題問我F4是誰(那時,偶像劇《流星花園》當紅),還有“開門七件事”是什麼,及一些作家、畫家名字之類,而作文題目是什麼?我已記不起來。第一次面試,我可是將自己從中學到大專的得獎文憑都準備好,還有被刊登在雜誌、報章的新聞稿及實習作品與履歷一起呈上。面試我們的是當時的總編輯,看着她翻閱着我的作品,老實說,我可是信心滿滿,再問我平時都看誰的書,我說了劉墉、張小嫻,聊了幾分鐘就讓我回家等消息。一個星期後,就在我邊玩手機邊上大號的尷尬時間,接到自稱《光明日報》助理新聞主任陳玉苗的電話,當下可樂了,心想被錄用了被錄用了,結果她說:“我們老總覺得妳比較適合新聞組,基於副刊與新聞組的性質不一樣,不知妳方便再來報館考試嗎?”魔鬼欣薇在左耳怒吼還要再考試?天使欣薇則溫柔地說去吧去吧,最後當然是天使打敗了魔鬼,我跟陳小姐約好時間,再上門進行第二輪的面試,除了筆試及面試,時任首相敦馬哈迪剛好宣佈退位,所以我懂得歷任首相名單,但問到馬華第一任總會長,我答不上來,老師沒教啊!偷偷傳了短訊問朋友(以前的手機不能上網,簡訊也只能收十封),她的答案後頭還笑我:“在應徵是吧?”問答題後,還要將一篇國文及英文新聞稿翻譯成中文,再寫一篇作文,題目是時事評論及為什麼要當記者二選一,我選的當然是後者啦,新聞學老師清楚說過記者的使命及責任,再寫一些自己希望在加入《光明》的所得及期許,應該會是一篇好文章(是,我很臭美)。結果,我是順利被錄取了,上班的第一天看到我的同學就坐在副刊組,有點挫敗兼耿耿於懷:老總,妳干嘛選她不選我!從此,在光明當記者就成了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目前最長的一份工作。(光明日報/好玩週刊.文:張欣薇)
光明日報‧2016.02.27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