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室 旅人.過客

: 02/27/2016 - 17:08
一段旅程在抵達目的地之前,間中總會有個歇息之處。記得以前無論坐長巴或駕車穿梭鄉鎮與都市,特別喜歡在途中的某個定點暫時停下。喝喝咖啡或吃點東西,看着身邊來來往往的路人,總會浮現那句“我不是歸人,只是過客”的感慨。記得我十多歲時的一個學校假期,陪媽媽跟團到吉蘭丹去參觀佛寺。途中旅巴停在某車站等待乘客,一個提着裝滿炸蝦餅籃子的土著(還是巫裔?)女子踏上巴士,一張口就字正腔圓的唱道:“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在整巴士乘客的驚嘆聲下,開始兜售自製的炸蝦餅。我不記得她的樣子,也不記得到底當時有多少人向她買蝦餅,而深深烙印在心底的是那一個“過客”的形象。我記得當時透過車窗,看着她穿梭在來自各地的旅巴,哼着同一句歌詞,兜售同一款蝦餅。沒人會記得她的名字,甚至轉個頭就把她的樣子給忘了,她就只是旅途中一個偶然出現的過客。那一天的陽光很猛烈,炸蝦餅的味道也很香,我覺得過客很瀟灑。年紀漸長,“過客”在我心中的形象反而變得有點悲情。你與某人曾經相知相惜卻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或許因為距離或世事的變遷而漸行漸遠,進而變成了生命中的其中一名“過客”。一切美好的回憶逐漸湮沒在時間的長河裡,偶然在不經意時被一張舊相片或舊信箋勾起曾經歡樂的過往,心底難免湧起幾許失落。過客,變成了記憶中站在月光下的一個孤單背影。這一生當中,我們都是別人生命中的其中一個過客,停留的時間或長或短,總會要有離開的時候。差別只在于,我們在別人心中留下的痕跡是深是淺,是喜樂還是悲傷。生命中出現的每一個過客,寫下的每一個故事,留下的每一個回憶,都是來成就我們更圓滿的人生。無論瀟灑或悲情,都是構成我們生命詩篇的重要元素。“我終究不是歸人,只是過客”……(光明日報/好玩週刊.文:張家豪)
光明日報‧2016.02.27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