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系列  |  吃樂園  |  綜合

追球一族(3)‧王春華憶大馬足球巔峰‧殺進慕尼黑奧運

當我們對著電視屏幕看著心愛的足球隊高喊“Goal Goal Goal”的當兒,當我們對著足球巨星帥氣的模樣高呼“我支持你”的時候,不曉得大家是否還記得除了國外足球隊和足球巨星,其實我們在70年代也曾經栽培出不少叫人傾慕的足壇名將?

受邀接受《光明副刊》專訪的70年代足球名將王春華,曾被譽為“亞洲最佳中場”,在他代表國家隊的時候,還曾經和隊友一同參與1972年在西德慕尼黑舉辦的第20屆奧林匹克運動會,雖然大馬隊在第一圈就敗下陣來,無緣再“勇往直沖”,但對曾經代表出賽的王春華來說,卻是無上的榮耀……多年後坐在咖啡室內默默回首那一段足球往事,王春華可謂萬般滋味上心頭。

在網站上搜尋有關足球盛事和聞人趣事的網頁,結果在香港的“球迷大聯盟”中,看到這一則對大馬70年代足球名將王春華的描述:

大馬的名將:

王春華,1973-1974年效力南華,司職中場,技術十分出色,深受擁南躉所喜愛!可惜一季三度受創,和抵受不了思鄉之念,1975年度球季後返回大馬。

而今天,王春華就坐在我的對面,翻開他的足球記憶庫,讓已經沉澱多年的足球盛事,像海浪一樣一浪接一浪的湧進來。

王春華天生就是“足球人”,他聲稱自己讀書時代就愛踢球,當然除了愛,他也強調自己有興趣,是天才。

我笑著問:“真的是天才嗎?”

61歲的王春華認真地點點頭說:“真的啊。踢球也要講求天份,如果沒有天份,即使把球傳到你的腳前,你也踢它不走。”

在王春華還是小伙子的時候,六年級就踢出“星”味,由於被看好,過後一直受邀參與球會即雪蘭莪華人足球會,過後他又代表雪蘭莪隊,之後在1968年正式加入國家隊,代表國家踼出大馬足球光輝的一頁。

“我在國家隊總共效力了8年,在這8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日子裡,我總共代表國家隊踢了105場國際賽……射進過多少粒球?這可問倒我了,真的記不起來。”說完是一陣哈哈笑聲。

突然,我看見王春華的眼神有一絲絲的閃動,莫非是當年一場又一場的球賽在眼前飛逝?

在總共105場國際賽事當中,要叫王春華最感動、最難忘又最自豪的,莫過於在1972年代表國家隊遠赴西德慕尼黑參加第20屆奧林匹克運動會……“那時候,亞洲隊代表是大馬和緬甸,能為國家隊盡一份力,現今想起來也感覺很榮幸。”

70年代風頭一時無兩

70年代,的確可以說是大馬國家隊在足球事業上最光芒四射的歲月,當年我國打敗了亞洲其他國家包括韓國、日本、菲律賓、台灣等等,在外圍賽中風頭一時無“國”能及。

“遠赴西德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心情既緊張又光榮,第一次嘛,當然緊張啦。”

在第一場的比賽就碰上東道主西德隊,上半場還是0比0,球員信心爆棚興奮難耐,但在下半場卻連吃3粒蛋,球員信心未免受挫;第二場賽事碰上美國隊,結果大馬隊大發雄威,一連賜了3粒蛋給美國,大奏凱歌;不過,在第三場賽事中,大馬隊卻以0比6敗給摩洛哥。大勢已去,第一圈就被淘汰掉,緣斷八強。

“那時候的賽事像一場嘉年華會,群眾的歡呼聲、哨子聲、掌聲如海浪般蓋過來,你當時會怕……這真的太緊張了。”

雖然無緣再繼續為大馬爭奪榮譽,但王春華和隊友們,還是感覺至高無上的喜悅。

另一場叫王春華難忘的球賽,是1970年在印尼雅加達舉辦的雅加達杯足球賽,當年大馬隊和韓國隊一起進入決賽,結果大馬隊以2比0獲勝,王春華深深記得,2球之中的第一球,還是王春華射入的!

“那一場賽我打得很出色,第一粒球射進網,滿場呼聲,全是送給我們的。”

無論如何,英雄也有退休的一天。王春華的球場威水史,隨著王春華退出國家隊而逐漸褪色。

“進國家隊都是業餘嗜好,只領取津貼而已,錢根本不夠用,後來為了工作的關係,我就退出國家隊了。”

香港職業賽難適應

退出國家隊的王春華後來去了香港踢職業賽,效力南華球隊,無奈因不適應當全職球員的生活以及思鄉,兩年後就回國了。

過後王春華不是說沒有再碰球,但踢的都是球會消遣性質的球賽,他更笑稱自己踢的是老人球,不求比賽,只求鍛鍊身體做運動,“沒有踢球很久了,現在轉做教練,但是訓練的人都是以前足球隊隊員,不必教他們也會踢,所以說,就是玩玩而已。”

如今2008歐洲杯正火熱,王春華也沒有多大興趣去觀賞球賽,他說是因為工作沒時間,再者,他認為現在很多球賽都是踢得不夠認真,少了球賽的真正意義。

無論如何,他偶爾還是會翻開報章閱讀足壇新聞,或者扭開電視收看賽事……足球對王春華而言,就是一瓶陳年老酒,越回憶越香醇。

為坐飛機加入國家隊

為甚麼王春華會加入國家足球隊?答案除了球技好被國家隊相中之外,另一個由王春華口中說出來的理由,的確令人有點想發笑。

“代表國家隊是業餘性質,領的都是津貼。當年進國家隊圖的是甚麼?坐飛機不用錢啊,而且還可以坐飛機到處飛,好不威風。”

在70年代,坐飛機可不是像現在一般,買張機票就可以飛上天,當年機票可不便宜,而且坐飛機也沒有現在般普遍。

“當了國家隊球員,最大的好處是坐飛機不用錢。”王春華笑著說。

足球迷含蓄討簽名

相對現今的足球粉絲,王春華直言70、80年代的足球粉絲對心儀足球明星的表達方式可要含蓄多了。

“現在的球迷可要瘋狂多了,但想當年,最瘋狂的舉動也只不過是跑來跟你要簽名,或者送你小禮物而已。”

最令王春華感到窩心的足球粉絲,是他們會把王春華的照片寄給他,然後還付上回郵信封,請王春華簽上大名之後,再把照片寄還給他們,“現在相信再也沒有粉絲會這樣做了,光想到以前球迷的含蓄舉動和表情,就令人發出會心一笑。”

為大馬足球隊倒退嗟嘆

足球,曾經是大馬最威水的運動項目,但令人沮喪的是,在90年代過後,大馬足球表現每況愈下,現在提起,還有人會發出既無奈又類似瞧不起的笑聲。

針對這一點,王春華的感受特別深刻。“我們在70年代可以打敗韓國和日本,但現在韓國和日本在世界排名已不差,反觀我們大馬隊,不但沒有進步,而且還在退步之中,韓國和日本看到我們都忍不住想笑。”

所謂愛之深,責之切,王春華說出這一番話內心肯定不好受。

“我也實在不懂,現在扭開電視就可以收看到世界各國的足球盛事,可以從中揣摩別人如何踢,要學習的地方可多著了,但大馬足球就是進步不起來,有點令人摸不著頭腦。”

家人不愛足球但依然支持

王春華育有3個女兒,但其中2個女兒對足球一點也提不起興趣,只有小女兒偶爾會看一看,和老爸討教有關足球賽事的種種。

談起來才發現,原來王春華的妻子李玉晶對足球也不大有興趣,“她會支持我踢足球,但是也不大愛看,可能是因為工作沒有時間的關係吧。當她有來看時,會在賽場旁給我加油打氣,蠻窩心的。”

身邊最親密的人都不大愛足球,但卻沒有消減王春華對足球的鍾愛,所謂各人有各人的喜好,對方不喜歡,你強逼也沒有用。(光明日報/副刊‧報導:高寶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