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癱瘓病逝‧母憂鬱自殺‧三姐妹愁生活教育費

: 03/20/2015 - 18:37
(檳城‧大山腳20日訊)十多年前,父親遇車禍癱瘓後病逝,母親憂郁自殺,讓陳家三姐妹成了孤兒。她們的叔公因憐憫姪孫女無依無靠,毅然扛起撫育她們的責任,如今叔公已年老,三姐妹的生活費及未來的教育費,讓人苦惱不已。尤其是大姐陳慧賢在SPM考試中考獲7A佳績,雖已申請到霹靂州一所國際大學深造,眼下卻苦無學費及生活費,而需要社會的援助。陳慧賢(18歲)、慧君(17歲)和慧敏(16歲)自小失去雙親後,由單身的叔公陳益財(58歲)一手撫養長大。這些年來,陳益財是靠著年輕工作時的積蓄及親人的捐助,維持著三姐妹的生活。陳益財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說,他當年曾任羅里司機,但扛起照顧姪孫女的責任後,他只好辭去工作,照顧當時還年幼的三姐妹。多年來,他們省吃儉用,挨過了多個年頭。叔公當監護人“她們自小就失去父母,父親是因為發生車禍後下半身癱瘓,過後因細菌感染而病逝;她們的母親在丈夫車禍後,想到家裡沒錢,又有小孩要養,相信是壓力太大,患上憂鬱症,最後跳海自殺。”三姐妹的父親陳如祥生前在一個熟食檔口當助手,1998年的某個晚上,他從大山腳南美園返家途中撞上路堤後發生車禍,經搶救後雖活了下來,不因傷及神經線,下半身癱瘓,只能臥床度日。因長時間躺在床上無法動彈,傷口因細菌感染而潰爛,2003年病情惡化,不幸離世。當年,他年僅24歲,他的離世叫家人悲痛不已。陳如祥的妻子鄭亞清自丈夫遇禍後,因擔心家裡的經濟,患上憂郁症。在2005年9月的某一天,她突然不見蹤影,家人遍尋不獲,最後才被人發現浮屍在檳城的海域上。親友們相信,她是患上憂郁症後,一時想不開才會尋死。當家庭悲劇陸續發生時,陳家三姐妹的年齡只有7至9歲,根本還不瞭解父母的困境,慶幸有個重情重義的叔公,多年來無微不至的照顧她們,還成為她們的監護人。叔公辭工照料三姐妹一個男人要獨自照顧3名年幼的姪孫女,想來一點都不簡單,不過陳益財卻是無怨無悔。如今看著姪孫女們一個個成年,他深感欣慰之際,更大的心願是協助姪孫女們完成大學教育,讓她們日後有能力負擔自己。獲親戚資助當年他接下養育姪孫女的重擔後,便辭掉工作,為了生活,他把包裝糖果的工作拿回家做,從中賺取一些生活費。“當年她們年紀很小,家裡沒大人我不放心,加上還要載送她們上下學,惟有辭去工作在家照顧他們。”他說,這些年來生活雖難過,但慶幸的是姪孫女所就讀的學校,校長及教師們不斷從旁鼓勵他,親戚們也在金錢上給予小資助,才減輕了一家人的生活負擔。“校長知道家裡的情況,熱心的協助我們申請各種學生福利,包括免費課本、作業及食物等,有些教師為姪孫女補習時,也給予免費或只收一半費用。”他坦言,若缺乏社會人士及親戚的支持,這些年來,他不懂要如何走下去。100令吉用10天陳益財和3名姪孫女目前居住在武拉必一住宅單位,天天節儉度日。“100令吉有些人可能一天就花完,但我們的100令吉,卻要分成10天來花。別人捐助的錢,也要省省用。”陳益財道出4人如何省錢度日。他說,一家人都吃得很簡單,不挑食,即使是有簡單的一餐炒米粉,他們也非常滿足,不會期望大魚大肉。他時常提醒姪孫女,將來若有能力,應該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並灌輸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做人道理。陳益財因開始年邁,3名姪孫女又還在求學,為了讓她們能順利完成學業,他向《光明公益金》求助,希望有熱心人士願意贊助姪孫女的生活及教育費。他透露,姪孫女的父母生前都是小販助手,沒有繳付任何公積金。在學校協助下,姪孫女目前獲得福利部每月資助每人100令吉福利金,以及約70令吉的助學金,直到18歲為止。慧賢因年齡所限,已無法領取這筆福利金。“她們的母親沒有交代甚麼,也沒留下甚麼東西,就這樣走了,幸好現在我們住的屋子和車子,都是她們的祖父生前留下的,房貸都已經還清。”大姐SPM考獲7A陳家大姐慧賢已中五畢業,並在剛放榜的大馬教育考試中考獲7A佳績,目前已申請到霹靂一所私人國際大學深造,今年5月便要入學,入學第一年學費全免,但來年的學費,就要傷腦筋了。由於還不確定她在第二年所選讀的科系,因此暫估計需要兩三萬令吉的費用。陳慧賢說,她會申請國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但尚需等待一段時間才能獲知是否獲批,即使得到,她仍然要愁日後的生活費與雜費開支。至於妹妹慧君和慧敏,目前就讀武拉必中學中四和中五班,成績優秀。三姐妹懂事分擔家務陳益財說,三姐妹在學業方面,從來不需他操心,她們都非常乖巧聽話,不會吵鬧,會自動自發的完成功課,及幫忙做家務。關於父母生前的一切,三姐妹因當時年紀小,對父母的記憶都非常模糊。慧賢說,她只記得在她三年級時,有一天老師帶了一名警員來班上找她,跟她說發現了其母親的屍體。過後發生了甚麼事,她已經記不起了。
光明日報‧獨家報道:黃國倫‧2015.03.2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