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傷母病女殘疾‧一家三口過窮年

: 03/01/2015 - 18:45
(雪蘭莪‧巴生1日訊)27歲林碧霞自出娘胎便患上黃膽病,並在出世的第三天進行“換血”大手術。後來她又患上不明疾病,全身骨頭彎曲、有說話障礙及無法自理,連醫生也束手無策,以致她終生需臥躺在床,世界彷彿僅剩下家裡的四面牆。二十多年來,林氏夫婦為養家和照顧女兒而不辭勞苦,但禍不單行的是,身兼四職的父親因過度操勞而右腳受傷,失去工作能力;母親則患有高血壓,一家三口如今陷入經濟困境,挨窮過新年。林裕利(64歲)與妻子李明鳳(57歲)育有3女1男,患病的是他們的三女兒林碧霞。兩老目前與三女住在蘭蘇麗亞班達瑪政府組屋。李明鳳告訴《光明日報》,由於她馬來文欠佳,因此在三女兒於嬰兒時期患病時,她只聽得懂醫生說的一句話:“你的女兒沒得醫了”。結果,當時她心想,既然女兒的病無法醫治,她索性不再帶一歲多的女兒到醫院接受治療。雖有意識生活無法自理“因為這樣,我們到現在都不知道女兒究竟是患上了甚麼病,我記得女兒在嬰兒時期,一哭便會整個臉都變`黑青’。”她說,女兒的全身骨頭彎曲,無力坐或站,雖然有意識,不過卻有說話障礙,而且無法自理,每天都得靠她抱上抱下洗澡、吃飯及上廁所等。“女兒在兩三歲時曾利用小輪椅坐起來,但只是維持一小段時間,她連坐也坐不到了,只能躺臥在床。”李明鳳為全心全意照顧女兒,多年來無法外出工作,即便患上高血壓和甲狀腺(俗稱大頸包),她這二十多年有病卻不去醫院治療,反而只吃止痛藥來克制高血壓,不讓自己“倒下”。至於大頸包的病況則已好轉。原本這頭家靠林裕利身兼貨車司機、搬貨苦力、棚布工友及清潔員工4份工維持生計,但他因過度操勞,每天只有兩三小時的休息時間,結果體力不支而不慎於兩年前扭傷右腳,最後開刀置放鐵片。到如今,他的右腳仍腫脹歪曲,無力行走,致使他失去工作能力。李明鳳指出,全家人只有她有能力照顧女兒,如今丈夫連坐在地上都不能,如果連她也倒下,女兒就無人照顧了。每月生活費僅600元林家平日已過得清苦,更不用說有“閒錢”迎新年、辦年貨。李明鳳披露,雖然長女、次女和小兒子每月合共給他們兩老1000令吉家用,但每月扣除400令吉組屋貸款和水電費後,他們僅剩約600令吉生活費,這筆錢在物價高漲的時代,不過是杯水車薪。李明鳳坦言,生活壓力越來越大,在收入沒增加,開支卻一直攀升,令她感到百上加斤。她指出,長女和次女的生活同樣貧困,而且各自都有家庭負擔,至於22歲幼兒在初中五畢業後到工廠打工,但每月僅賺取1600令吉的薪水。“我們就靠這600令吉生活,這些年來,我們從來沒享用過大魚大肉,只是粗茶淡飯,能省則省。”20年僅踏出家門一次終生躺臥在床的林碧霞,在這二十多年來只踏出過家門一次,她的世界似乎只有家裡的四面牆。李明鳳說,女兒從未出過家門,只有一次在女兒十多歲那年,她因家婆病危,才與丈夫帶著女兒一同回檳城老家探病。“當時,我們是輪流抱著女兒回檳城,全身都酸痛無力。”她說,之後女兒便再也沒出過家門,二十多年來只是對著家裡的四面牆,她為了照顧女兒,同樣足不出戶,沒踏出過班達馬蘭新村一步。“我每週只有一次到新村的巴剎買菜,其餘時間都是在家裡照顧女兒。”母:照顧女兒至無能力為止“我不會放棄我兒女,一直到我無法再照顧她為止。”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李明鳳開始擔心自己的身體狀況,尤其是在抱起女兒洗澡時,讓她感到很吃力,但再辛苦她也絕不會放棄照顧女兒。李明鳳說,只有她一人熟悉女兒的作息,除了她,沒人能照顧女兒了:“我會一直照顧她,除非真的有一天我沒這個能力,或是我離開了。”李明鳳已未雨綢繆,向福利局反映女兒的問題,一旦她無法照顧女兒,便會把女兒轉送到殘障中心,但她說:“我不希望這一天這麼快到來。”床舖用30年沒錢換林碧霞躺著生活27年,她所躺著的小床舖也用了超過30年,但是家人卻沒有錢為她購買新床舖,以致床舖變得越來越單薄。班達馬蘭新村村長柯金勝和行動黨巴生港口聯合支部主席吳國民獲知林碧霞一家的苦況後,特別在新春期間送暖,為她們送上紅包和日用品。林裕利在獲得這筆紅包錢後,終於可以為女兒添購新床舖,讓女兒從此不用再“貼地”承受疼痛。林碧霞也開心的說:“很喜歡”,讓在一旁的柯金勝和吳國民也感到欣慰不已。
光明日報/報道:高志豪‧2015.03.01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