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長相抬頭做人 艷碹教我敢敢追夢【籌足,停止籌款】

: 12/23/2013 - 17:19

(檳城23日訊)29歲的少婦自出生左耳就沒有耳翼,只長耳珠,以致聽覺只有50%。她的雙眼“鬥雞眼”,臉部兩邊的比例也不均勻,嘴巴歪側一邊,從小就被人嘲笑到大,29年來從不敢抬頭做人。不過,《光明日報》獨家報導車禍毀容少女呂艷碹要整容重生的勵志報導,給了她全新的啟發和勇氣。她說,她一直都認為,要恢復正常的長相是一輩子不可能的事,而今,她想嘗試圓夢。
這名自來檳城的李女士,是一名家庭主婦。自小就因為長得有異常人,而受到別人的嘲笑。在這個注重外貌的社會,她以為一輩子也嫁不出去,很幸運的,16歲那年,認識了她現今的丈夫黎貽良,結婚6年後,並育有一名5歲的兒子。讓她最慶幸的是,兒子沒有遺傳她的缺陷,是個健康可愛的孩子。
她因為眼睛有問題,不能戴眼鏡,只能全天戴著隱形眼鏡,讓她眼睛非常不舒服。從小到大,更沒機會像別的女生一樣可以戴漂亮的耳環,因為左耳只剩下耳珠,沒有耳翼。讓她更無法承受的是,多年來人家對她異樣的眼光和嘲笑的話。

從小被譏歪耳歪嘴

她從小被鄉間的印度孩子以“歪耳朵”、“歪嘴巴”來嘲笑著;在小學,同學更不時愛撥起她左邊的頭髮,使她露出少掉的一邊耳朵,然後大聲笑起來。當時,她只覺得很難堪很生氣,更試過追著他們來打。
“可是,在我開始懂事之後,從一些生活照中,我明顯看到了真正的自己,和別人真的很不一樣,我覺得很難看,很自卑,很無助,那時,我就把自己封閉起來,不愛接觸人群,不愛說話,29年來活在自卑中。”
這些年來,別人看她一眼,她就很痛苦,少掉的一邊耳朵,更是她最大的忌諱和難堪之處,有缺陷的五官,她還可以默默忍受,可是少掉的耳朵,不小心被人發現了,她會難堪得馬上掉淚。
“我一直都用頭髮來掩飾我少掉的一邊耳朵,從不束頭髮,也不拍照。至於我缺陷的五官,那真是沒辦法的事,想掩飾也掩飾不了,只好避免到一些人多的地方。”
她說,丈夫很了解她,一些場合,他都會盡量避免讓她去,也盡量避免讓她拍照,他們家裡,極少有家庭照和生活照。
“最印象深刻的,是兒子曾經問過我:‘媽咪,為何你少一個耳朵的?’我真的不曉得該如何回答他。”

曾認為整容遙不可及

她說,“整容”這字眼,一直都在她腦海裡轉過千萬回,可是,她認為,那是一輩子都不可能實現的夢想。
“我只知道,那會花很多很多的錢,尤其是少掉的那邊耳朵,我更覺得那是可能沒辦法整的。”
她說,父母對整容這字眼非常敏感和抗拒,他們一直都認為,只要沒有生命威脅,整容根本是多餘的。
“可是,他們可能並不了解,因為這些缺陷,我這29年來活得多痛苦,他們無法想像也無法理解我這些年的感受,只要別人的一個眼光,就會讓我痛苦很久。”
她說,很少人知道她少一個耳朵,除了家人,只有身邊最好的幾個朋友知道。

將花3千修正臉龐

接受訪問後的李女士就會去動她生平第一個臉部整形,她說,她只憑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就將大小不一的臉部給修復。
“那是個小手術,只需3000多令吉,就是將一邊偏小的臉部給修復過來,讓整體看來更均衡一些。”
其他的手術,尤其是耳朵的部分,她說醫生沒有把握,所以她也沒多問,可是,她說,就算醫生可以幫她,她也負擔不起。
“因為眼睛不能集中視線看事物,今年,我也有去向眼科醫生詢問過我雙眼的手術,醫生說要7000多令吉,這對我負擔很重,目前來說,我也無法騰出這筆手術費。”

交往一年獲知 夫:為她心疼

38歲的丈夫黎貽良是名腳車維修和買賣員,他和太太是在朋友的介紹下相識,他和她各方面都非常契合,很談得來,和她交往1年後,太太才鼓起勇氣撥開她的頭髮,向他坦白她的缺陷。
“我只知道太太臉部的缺陷,她一直都表現得很自卑,性格內向,身邊也很少有朋友,相處1年後,她才告訴我她少了另邊耳朵,聽覺也有問題。”
他說,他很快就接受了太太沒有耳朵的事實,感情也絲毫不受影響,也因為這樣,讓他更心疼她。
“我看太太一直活在別人的眼光中,談到自己的身上的缺陷,就會馬上流淚,覺得特別地難過。雖然我覺得她現在很好,可是我也很希望她有天可以完成自己的夢想,有一個正常的臉,不想再看到她難過的樣子。”
遺憾的是,他的能力並不能讓太太如願,這些年來只能看著她受苦難過。

徵專業意見 盼恢復聽覺

李女士除了希望透過報導,籌得修復嘴巴和眼睛醫藥費外,更希望,有專業人士可以給她一些專業意見,比如,她的耳朵是否有機會可修復,聽覺是否可恢復。
“我覺得呂艷碹很勇敢,不像我,一直都不敢抬頭看人家。覺得尷尬時,她可以選擇戴口罩,可惜的是,因為少了一邊耳朵,我連口罩也戴不了。”

一度擔心孩子殘缺

李女士在5年前知道自己懷孕時,內心非常掙扎,如果孩子生出來,也像她一樣,會經歷和她相同的痛,那該怎麼辦?
“所以,整個懷孕過程,我一直都是戰戰兢兢度過,不斷地問醫生,我孩子會正常嗎?有耳朵嗎?直到六七個月時,醫生才確定的告訴我,胎兒很正常,耳朵也是完整的,那刻,我才真正放下心中大石,才真正感受到當媽媽的喜悅。”
她說,媽媽曾經告訴過她,她懷疑,她是在懷孕時期犯了一些禁忌,才會造成她的缺陷。
“媽媽在懷孕期間曾經跟爸爸互拉耳朵,爸爸又開玩笑地將嘴巴歪了一邊,所以才會生下這樣的孩子。我不懂是真是假,可是,為不想生下同樣的孩子,我懷孕期間緊緊守住這些禁忌。”

手術費數萬 需2專科醫生動刀

李女士沒一邊耳朵的情況,檳城盧源來專科醫院耳鼻喉頭頸外科專科李萬來醫生說,他在台灣曾接觸也處理過不少的案例,一般上,這種情況需要由兩名醫生來治療,一個是耳鼻喉醫生,另一個則是整形醫生,一個讓她恢復聽覺,另個則為她製造假耳。

有望恢復97%聽覺

“像我的部分,就會放一支9公尺長的螺絲在她耳朵的後面,離螺絲4公尺的部分,要放在皮和骨的裡面,另外的5公尺則要放在皮外面。”
接著,他說,他會放進一個像手指頭這樣大的“巴哈助聽器”,之後再把聲音從頭骨傳到正常的右耳去,就用右耳來聽兩邊的聲音,聽覺的部分可恢復97%左右。
他說,只是恢復聽覺功能的手術,大概就要3萬多令吉的手術費,聽覺功能恢復後,才能去進行整形手術。

本地可做假耳整形

“天生性沒耳朵的病患,我台灣是有接觸,但大馬並不多見,據我了解,本地應該也能做到假耳的整形手術。”
他說,這一般都是基因問題而導致的天生性缺陷。
至於整形的部分,他說,整形方面,要分兩次步驟進行,一是要先把肋骨拿出來,二則是讓肋骨產生聲音。
“要製造假耳,首先整形醫生必須要先從病人身上取出9到11個肋骨,再割出一塊有血管的肉,包住肋骨,再靠近耳朵,幾個月後,等肋骨有聲音後才慢慢造出耳朵的形狀。”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