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北毒村扶貧17年‧陳妙慶收容5000娃娃孤軍

: 11/15/2013 - 21:19
(檳城15日訊)高齡72歲的牧師陳妙慶雖然已步入遲暮之年,但對他而言,退休才是人生重新揚帆啟航的時刻,因此,他積極把握當下,把生命的價值發揮到極致。因體悟行善要及時的道理,他17年來一口氣在泰北“毒村”拓植了16間教會,以教會作為收容中心,收了近5000名自小就被已故毒梟大王坤沙強召入伍接受軍訓,以對抗緬甸政府的“娃娃孤軍”,同時也“收養”來自貧困家庭的孩童,給他們一個溫暖的避風港。在這過程中,他甚至不惜使用個人薪水支助這些難民孩子。 不過,陳妙慶深信幫助貧童擺脫貧窮,不只是讓孩子們獲得溫飽及有個棲身之所,而是讓他們接受教育。於是,他請人到收容中心開班授課,免費教孩子們讀書認字,希望通過教育幫助下一代脫離貧窮。17年一晃眼過去,來自檳城真光浸興教會的陳妙慶雖然年紀漸長,但他人老心不老,每月還是身體力行親往泰北山區的村落瞭解難民的需要,能活到72歲依舊老當益壯,因他是為了這項榮耀的使命而活著。他早已立志要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去扶助孩子走出彩虹人生。為孤兒提供教育助脫貧陳妙慶於1996年到泰北金三角的難民村傳福音時,正逢世界毒梟大王坤沙向緬甸政府投降的時代,隨著坤沙被軟禁後,他在清萊滿星疊建立的“撣邦反政府武裝大本營”和世界毒品王國的心臟也隨之瓦解,數千名沒有身份證及國籍的“幼兒孤軍”也頓時成了“人球”,淪落三餐不繼、流離失所的窘境。這些娃娃兵是坤沙當年實行徵兵制時所招募,當時,家家戶戶都得接受“三抽一”、“五抽二”的“抽壯丁”命運,也就是說,一戶家若有二三個男丁,就得抽一位去當兵,若一戶有四五個男丁,就得抽兩位。要是遇到有新生兒出世,這些嬰兒就會直接被抱走,從此與父母分離。陳妙慶同情這些孤軍殘兵及家眷的困境,於是決定為這群孩子留下來,自此展開他在泰北17年的扶貧之路。他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他除了在泰北山區傳福音開辦教會,也開始收留無父無母的娃娃兵以及被遺棄的孩子,提供他們住宿與膳食之餘,也開設中文班和補習班,讓這些孩子能在亂世中獲得正規教育,健康成長。當初到泰北傳福音“當初,我是為了傳福音而來,後來卻是為了這些無家可歸,因窮苦未受教育的孩子而來。”他指出,當地的村民主要分為讓傣族、阿卡族、拉胡族或者其他少數民族,這些年來,他們收留和培育的孤兒不下數千人,目前的學生則有七十多人。“近年,許多緬甸沒錢受教育的孩子,因父母沒法養育他們而將他們送了過來,我們一律收留照顧,並讓他們學中文。”10年薪水全奉獻給貧童陳妙慶在泰北山區一口氣建立16間教會期間,曾遭到教會反對,直指他發展得太快,但心急的他為了快速改善難民的生活,依然堅持到底,並且不惜將每月二千多令吉的薪水奉獻在孩子們的身上,長達10年。他說,他是自費到泰北服務,多年來,他每月都會到泰北兩星期“視察民情”,花在飛機票、巴士費和個人食宿等月月都超支,但即便每月窮了口袋,他仍不忘為孩子和村民們帶來一些大馬的土產、零食和小手信。有時,他也會提著一大包從香港教會送過來的二手寒衣,沿家挨戶分派,盡他所能去幫助山區村民。“山區的孩子很容易滿足,一顆糖果就會讓他們樂上一整天,看到他們快樂的笑容,我覺得一切都很值得。”他披露,直到他於2006年退休後,教會這才驚覺,原來他在這10年來將每月薪水和儲蓄全耗盡在泰北孤兒的身上,戶頭內一分錢也沒剩。靠妻維持家計供養孩子能夠繼續在泰北助人的事工,陳妙慶要感謝太太在他過去“零收入”的情況下,獨自撐起一頭家。他說,這些年來,供屋、供孩子到美國深造等一切家庭開銷與孩子的教育費,全靠太太經營的幼兒院收入維持。“退休後,我們用公積金付清房子的貸款,加上兒女也已成家立室,讓我更能毫無牽掛地繼續我在泰北的使命。”他指出,自他退休後,教會便開始承擔他一切往返泰檳的交通和食宿費,同時也支付他一筆退休金,作為獎勵他這些年來默默地為山區孩童作出的努力和付出。“我覺得我的人生過得很充實,也要求簡單,那所房子是自己忙碌一輩子賺回來的,已經很夠了,其他的就給一些更有需要的人。”每月進山區探望遺孤“這16年來,我已把泰北當作是我第二個家,服務這些孩子們,我一點也不覺得累,只要我一天還有能力,泰北還需要我,那我還會繼續服務下去。”退休後的陳妙慶並沒有讓自己閒著,他至今仍風雨不改地每月到泰北山區探望遺孤們並瞭解難民們的需要,以便給予幫助。他說,有一次,他帶著幾個來自各國的義診醫生進入山區時卻不幸遇上大風雨,車子到了山底就沒辦法上去,但他和醫生堅持上山服務,一行人花了2小時冒著生命危險登上又彎又滑的山路,結果,大家都雙腳發軟了,最終出動軍士們把他和幾個醫生給抬了上去。兒時貧苦一家九口米袋當被蓋陳妙慶從收容孤軍到收留貧窮家庭的孩子,全因為他本身也是來自貧苦家庭,也因此對這些窮孩子多了一份同理心。他說,當年父親是在錫場任維修火爐的工人,由於家境清寒,買不起棉被,一家九口晚上睡覺時都是以米袋當被蓋。“在這麼苦的環境下,我是好不容易撐到高中畢業,22歲就去唸神學。我的家族都是基督徒,會選擇神學,是因為我覺得當牧師可以祝福別人很有意思。”開中文班讓孤軍學母語當年到泰北山區服務時,當地許多路段仍未被開發,而且受中文教育的孩子不到10%,更多是根本沒機會受教育的孩子。他說,村民在金山角毒王坤沙的帶領下專種植鴉片維生,結果,許多父母在受不住誘惑下吸毒,連孩子也沒辦法照顧到;有的孩子甚至因為母親賣淫染上愛滋病,而感染愛滋病毒,身世可憐。“泰北的孤軍很多都是中國人,他們因為沒辦法再回去,唯有留在泰北山區內落地生根,雖然如此,他們一直都希望自己的下一代可以學習母語,也因此我們決定開辦中文班來教導這些孩子。”擬派米給山區貧病長者陳妙慶的事工不僅僅專注在山區孩子的身上,接下來他計劃要協助山區的貧病老人,例如派米,好讓這些長期受忽略的老人獲得三餐溫飽。“因為大家都太窮了,所以沒人會去注意老人的需要。我會在近期內舉辦一些活動幫助老人,我想做的但還沒做的實在太多了。”他欣慰泰北山區如今共有十多個福音團體,大家同心協力去幫助這些難民。本報記者一路跟著陳妙慶到泰北難民村瞭解村民的生活情況時,儘管他不懂泰語,可是所到之處都有村民和他打招呼閒聊,顯見他對泰北村內的任何人和動向都非常熟悉,而且也獲得村民們的尊敬和感激。他笑說,有的村民還會送一些飯菜給他吃,讓他很感動。事事關心視孩子如親生兒陳妙慶與泰北山區的村民、孩子們建立了十幾年的感情,已教他割捨不了,他甚至視這些孩子為親生兒般對待,從打點他們一切伙食,到升學甚至嫁娶也特別關心和緊張。他笑說,最近有個未成年學生要嫁到大馬來,他緊張得一直與其他傳道人討論如何安置和安排這場婚禮,還特地把女學生接到大馬的住家去,讓太太跟女學生先做心理輔導;並且也安排與男方會面,以瞭解他們的家庭背景。可見他就好像一個待嫁女兒的父親,事事為孩子設想周全。欣慰孩子出頭當律師醫生回首來時路,陳妙慶發現山區難民的生活情況改善許多,尤其孩子們都有機會受教育,最令他寬慰的是,一些他們曾收留和教育過的孩子如今已有一番成就,有的現在是律師、醫生等專業人士,包括泰北的發展部主任陳國華也是他們的學生之一。“孩子長大後會回饋社會,回來幫助其他孩子們,像在曼谷的律師學生目前正替許多孩子們爭取公民權,還介紹許多學生到台灣就業,教我們最感安慰。”他說,多年前他曾帶1男1女學生到檳城韓江學校就讀,男的就是陳國華,女的目前已嫁到大馬,並在一所工廠內擔任高職。“因為他們懂得中英文,還懂泰文,是一種優勢。”有機會受教育緬甸姐妹獲新生10歲趙子梅和15歲趙子月是來自緬甸的姐妹,兩人都是因為家境貧苦沒機會受教育而被家人送到教會“寄宿”。趙子梅的腰部呈S彎型,據說,她在嬰兒時被姐姐揹在身上,姐姐不小心跌倒卻不敢告訴母親,導致她錯失治療的黃金時間。禍不單行的是,子梅被送到教會不久後,肚子裡便長了一顆瘤,最近,這顆瘤開始惡化,不停流出膿水,但醫生卻束手無策,找不出病因,只能讓她每天到醫院洗傷口。不過,醫生近日表示子梅的傷口有明顯好轉的跡象,這項好消息讓一直擔心她病情的同伴們都興奮不已。姐姐子月說,她和妹妹很感激教會讓她們倆有機會受教育、提供一個地方給她們住和吃,並且也讓妹妹有機會接受治療。“他們對我們很好,如果沒有他們,我們不知道會有怎樣的人生。”成績標青趙子君志願當醫生來自緬甸的15歲趙子君是教會裡成績最標青的孩子,她說,她的志願是當一名醫生,並指如果沒有教會收留他們,讓他們有機會受教育,這根本是他們遙不可及的夢想。“可是我現在很有信心,只要我努力再努力,一定可以實踐當醫生的夢想。”子君的父母都是農夫,在9個兄弟姐妹中,她是唯一有機會受教育的孩子。她形容自己很幸運,可以唸書、學中文。“我待在教會已經7年了,剛開始時因為很想念爸媽而一直偷偷流眼淚,但日子久了,我也就慢慢開心起來。這裡有很多關心我和愛我的朋友,大家有同樣的目標一起上課一起努力生活,我覺得真的很好。”她說,假期時,他們還可以獲准回家和父母相聚,父母看到她在教會吃得好也考到好成績,都為她感到高興。“陳牧師常會來,可是他要去關心的地方太多了,所以沒多少機會可以接觸他,因為他還有教會的付出,讓我們所有人都可以重新生活,他是我們的大恩人。”難民之父簡介:陳妙慶(72歲)勇士專業:◆在泰北建立16間教會,收容5000名“娃娃孤軍"◆“收養"貧困家庭的兒童及難民◆開辦補習班和中文班教孩子們讀書◆10年薪水全奉獻給孩童◆帶領各國醫生進入山區提供醫療義診◆未來計劃:關注山區貧病老人,並舉辦派米活動。
光明日報/報導:林春蓮‧2013.11.15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