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府坐夜求捐醫藥器材‧陳達安行善50年無禁忌

: 11/11/2013 - 20:08
(檳城11日訊)醫院、墳場、殯儀館、喪府、壽板店向來是華裔最忌諱的場所之一,不少相信命理學的華裔更深怕踏入這些“禁地”,會因此沾染晦氣而霉運連連,運程不佳。不過,64歲的陳達安為做善事百無禁忌,50年來哪裡有人辦喪事,即便是不良於行,他也會到場“坐夜”,往往一晚得連趕四五場喪禮也在所不惜,為的是要向家屬“籌捐”死者的“遺物”,如輪椅、拐杖、助行器、尿片及病床等二手醫藥用品和器材,以便轉捐給貧苦病患使用。 由於他行善的方式較另類,加上外表粗獷、說話又大嗓門,常教家屬誤以為他來者不善或另有目的,結果惹怒不少家屬當場對他下逐客令。不過,即使受盡世人的白眼和唾罵,陳達安卻未曾輕言放棄,反而硬著頭皮隔天繼續到喪府遊說家屬捐出物資。只是令他無奈的是,這些他受盡羞辱取回來的二手用品卻遭到忌諱的受惠者嫌棄,在別無他法下,陳達安唯有自掏腰包翻新二手器材,再編個美麗的謊言,以讓受惠者安心使用。“光頭佬!今天又到哪裡做善事啊?”這些年來,熟悉陳達安的人看到他和他破爛的老鐵馬,都會這樣問他。是的,他總是騎著腳車滿街跑,到處向好友、親戚勸捐,哪怕是50仙他都會感激地收下,然後再迫不及待地拿去救濟弱勢群體。不說不知,陳達安原來是已故名人拿督斯里陳火炎的次男,他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他一出生就體弱多病,9歲才學會走路,由於記憶力不好影響了學習能力,他在初中三畢業後便輟學,到父親的船務運輸公司工作。他披露,由於身體上的缺陷,讓他從小就對一些病患的遭遇感同身受,因此在15歲停學後,他便立志要一直做善事到老,幫助貧病交加的患者度過難關。每天看報找訃告曾有一段時間,陳達安在不需靠人攙扶下能夠一拐一拐地步行後,他便帶著一張印有逾十家慈善機構名字的A4紙,騎上腳車穿梭於檳城大街小巷,以便向人募款捐給慈善機構,希望能為社會不幸的一群盡點綿力。這些慈善機構的名單堪稱是他的“安心單”,有了這些“安心單”他才會安心出門,一旦遇上熱心人士,他便會立即出示名單,要求大家來樂捐行善。後來,陳達安發現窮苦家庭的病患面對沒錢購買醫藥器材的窘境,遂開始騎著腳車到一間又一間的喪府“坐夜”,以期說服家屬把死者遺下的醫藥器材捐獻出來。“我每天一定會詳細翻看報紙,除了細讀訃告看看哪裡有人辦喪事外,也會看看有甚麼人登報籌款或需要幫忙的,所以,我每天都很忙,忙的都是在做善事。”只要哪裡有喪事,陳達安和他的破爛腳車一定會出現在喪府,以往他每晚可以一連趕場去三四個喪府,可是近年來因為雙腳又開始乏力,使得他沒辦法做更多。“儘管行動不便,我還是會拿著拐杖去,畢竟還有許多人需要我的幫忙。”雖然和死者素未謀面,但陳達安還是硬著頭皮問家屬:“請問死者有留下用不到的輪椅、尿片或病床嗎?”結果,話一說完,他就會被家屬赶出喪禮。其實許多人並不知道,陳達安辛苦討回來的二手醫藥用品和器材,是要捐給貧窮病患。雖然他行善的方式比較另類,但卻是一個發自真心、身體力行去行善的草根善士。他父親的許多聞人朋友都是看著他長大的,大家語重心長的說:“像阿安這樣善良又熱心的孩子,在這個社會已經不多見了。”當喪禮攝影師賺錢行善貴為名人之子,陳達安為籌錢做善事甚麼工作都願意去做,比如他就曾當過喪禮攝影師,除了拍攝喪禮的過程,也攝下死者的遺容,包括死狀恐怖的死者,以讓一些趕不及出席殯葬儀式的死者親屬或子孫見最後一面。他披露,除了白事,他也接喜事,常常是去了喪禮拍照後,轉身又赶到下一場的婚禮拍照,他直言那段日子忙碌又充實。出力比出錢有意義陳達安說,他做慈善的錢都是靠他自己去賺、去籌回來的,為了有更多的錢行善,他到老了也不介意去幹粗活,只因他領悟出一個道理,即是出力比出錢還更有意義。“這些年來,我除了去學修理冷氣,還跟朋友學攝影,七八年來擔任喪禮攝影師,靠拍死者遺容照所賺來的薪水去做善事。這個兼職每月大約有2000令吉收入,很不錯,我可以用它來做很多很多的善事了。”他回憶說,每晚常常對著死者拍照,他不是沒有恐懼過,看見棺材,心裡就不寒而慄,然而,他從來不會先去瞭解死者的死因,而是“來者不拒”,只要有人找他到殯儀館或喪府拍照,他一定會現身。“出殯時,我還得吃力地拖著行動不便的身子跟著到山坡上去完成下葬儀式為止。”出世生怪病記憶力差15歲輟學陳達安有5個兄弟姐妹,他排行最小,但唯獨他一出生就患“怪病”。他說,他從小身體乏力,尤其雙腳無法長時間步行,否則就容易氣喘吁吁,上學時得靠兩名工人扶著他一起去。此外,他做甚麼事都比別人慢半拍,記憶力也不好,儘管他很努力地在唸書,還是沒辦法把書唸好,只勉強撐到初中,15歲就出來到父親的船務運輸公司幫忙。“我也不瞭解自己究竟是患甚麼病,醫生也說不上來。”陳達安指出,由於步行吃力,他常要靠工人攙扶很不是滋味,記得小學的某一天放學時,他因為不想再依靠別人,便掙脫兩名工人的手,企圖步行越過對面馬路,結果險些被迎面而來的巴士撞及。“當時我的書包掉在地上,巴士就停在我眼前,所有在場者無不嚇出一身冷汗。”那次之後,他就被父母警告再也不可以這樣任性,可是也打從那天起,他立誓以後要靠自己的雙腳步行,不要再依靠別人。真心感動天女兒術後健康成長陳達安的太太是護士,夫妻倆育有1女2男,他說,他們是在1980年結婚,婚禮結束後,他還不忘取出一半的紅包捐了出去。很多人都說,好心有好報,可是陳達安的大女兒一出世就患上心臟有孔,當時,他一聽到這個消息一度大受打擊。“我自問一直很努力地做好事,可是為甚麼我女兒一出世就要承受這樣的痛苦?我沒有埋怨上天,我只是認為可能是我好事做得不夠多,所以我告訴自己,以後要做更多善事。”從此,做善事便成了陳達安生活的重心,他除了大量印製慈善機構的名單拿到家家戶戶去派送,只要一有錢,他便會以匿名身份開出支票捐到各家慈善機構,有時單是一家慈善機構,他可以一口氣用不同身份寄了五六張支票,每月平均寄五六次,身上有多少錢就寄多少。“上天可能被我的真心感動了,女兒在6歲時成功動了手術,目前是個健康快樂的孩子。”合資租房助未婚媽媽待產陳達安可說去到哪,善事做到哪。有一次他去理髮店剪髮時,聽到有點交情的其中一名理髮師因為未婚先孕,沒臉回家見父母,熱心腸的他遂為對方租了一間屋讓她待產,還找來幾名朋友一起承擔租費,直到理髮師生產後,他們還合捐了一筆生產費和奶粉錢給對方。他說,他常到一家理髮店剪頭髮,那裡有一對姐妹,有一天,他見不到妹妹,就隨口問了姐姐,才知道原來妹妹未婚先孕,不敢來上班。“那孩子是被男友騙的,雖然和她們兩姐妹不很熟,但總算是相識一場。我知道這個妹妹連家也不敢回後,就和她的姐姐合租了一所房子給她待產,可是她因為肚子越來越大,不想讓人發現,連上班都不敢去,結果沒有收入,連房租都付不起。”陳達安說,他做公益的這些年來結交了不少熱心人士,只要他一開口,大家都會捐錢和他一起做善事。“為了幫助這個女生站起來,我和朋友就幫她代付每月屋租整整一年多,直到她可以獨立養活自己和孩子。她生產那天,我們又另外付她一些生產費和奶粉費,希望可以減輕她的負擔。”誘騙出走老婦回老人院7年前,陳達安得知一名老婦從老人院逃了出來,並且流浪街邊到處向人乞討過活後,便使計誘騙老婦上他的車,然後二話不說就把老婦載到警局,再由警方通報福利社,把老婦送返老人院安頓。這件事讓他成了不折不扣的“慈善老千”。他說,老婦原本在一間老人院住了一年多,但因為不喜歡老人院的環境,老婦便悄悄逃了出來,讓家人憂心不已。“我從朋友那裡得知她去了某個街邊乞討後,就想盡辦法要再把老婦送回老人院。我記得,當時我走上前跟她說話,還前後被她赶了十多次,於是,我想到了一個辦法,就是告訴她我沒錢,可是我可以讓她住我家,供她吃和住,好讓她可以安享晚年。”沒想到,老婦信以為真,剛巧當天下著傾盆大雨,他在半哄半騙下,成功把老婦帶上自己的車,當時老婦在車裡還不停地感激他,怎知一看到他把車停在警察局,馬上痛罵他一頓。“我只好再騙她說是要到警局送文件,要她在車上等我,其實,我是到警局報案,要警員去我車上捉人。隔天,警方再聯絡福利部,由福利部重新安排老婦到北海一家老人院。”被家屬趕仍不輕易放棄逐間喪府求捐輪椅、病床等死者遺下的醫藥器材,陳達安在這50年的行善之路處處碰壁。他說,不管是有錢人家或是普通老百姓的家屬過世,他都會登門慰問,每次到喪家,他會先準備一個治哀品,然後聊啊聊的,就會切入正題:“請問死者有遺留下一些用品嗎?比如輪椅、沒用過的尿片等?”沒想到家屬聽後情緒非常激動,不少人更在喪禮上指著他大罵:“你給我馬上出去!”不過,儘管被家屬下逐客令,陳達安還是會硬著頭皮,隔天再到喪府去求捐,希望家屬會回心轉意。“只要感覺還有希望,我是不會輕易放棄。其實我從來沒責怪過這些趕我、罵我的家屬,他們會激動,是因為覺得家裡才剛剛有人過世,怎麼會有人這樣不識相,偏偏在這時候來討東西,更何況,我們彼此根本就不認識。”他笑說,有時他也有“幸運”的時候,即是遇到非常隨和且熱心的死者家屬。“一些家屬不但會把所有用品給了我,還很有耐性地向我取了慈善機構的名單,通常遇上這種情況,我會大膽地直接問說:如果有多出來的帛金,而你們又沒迫切需要的話,不妨考慮捐出來。”陳達安自知在這種場合說這些話很過份,但為了幫助更多人,他必須狠下心來提出這樣的請求。他提到,每晚要到喪府討東西,常常到凌晨2時才回家,根本沒時間陪孩子太太,結果太太當然有所怨言,也覺得他老是出席喪禮很不好。“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堅持了50年,我還是會繼續做下去,直到我雙腳沒辦法再行走為止。”受惠者嫌棄捐贈品被逼自掏腰包翻新“我才不敢用哩,這是死人用過的,搞不好人家昨天才死,今天就給了我。”陳達安低聲下氣、容顏盡毀,好不容易向喪府討回來的二手用品,卻遇到受惠者嫌棄的局面。他說,他沒想到連送個二手用品給貧窮病人也會被批評,令他心裡難受至極,感覺自己好像枉作好人。為了安撫受惠者,他只好自掏腰包翻新這些器材後再轉捐出去,這樣受惠者便可以在沒有心理芥蒂的情況下使用。“他們會認為,那是死人用過的,怕沾染晦氣,會倒霉一世。有時我這裡一給了他們,轉身一走,他們就在我背後說一些難聽的話。這些話,我越聽就越難過,華人就是這樣,有很多禁忌,我苦惱不已,回家後還不斷地在想,我該怎麼做,才可以讓這些老人家開心接受這些用品。後來,總算給我想出一個方法。”於是,陳達安便把輪椅送去給人翻新,沙紙磨一磨,就像新的一樣,況且,他連“美麗的謊言”也編好了,就說是一個有錢的老人家剛好家裡有好幾輛輪椅,就送了給他拿去做善事。陳達安一直記得父親的朋友已故拿督梁子意曾對他說過的一句話:人不要做商業老千,要做,就做慈善老千。因此,他覺得自己撒謊騙老人家收下二手用品沒甚麼不妥。“這是善意的謊言,為的是要讓老人家心裡舒服一點。”草根善士簡介:陳達安(64歲)一出生就患“怪病”,從小身體乏力,尤其雙腳無力步行,年少時需靠兩名工人攙扶著一起去上學。由於做事比別人慢半拍,記憶力也不好影響了學習能力,15歲便輟學到父親的船務運輸公司工作。因自身體弱、行動不便,讓他對病患的遭遇更感同身受,因此,從15歲起他便立志要做善事,直至不能行走的一天。除了天天帶著一張寫滿慈善機構名單的A4紙,騎上腳車到大街小巷找人募捐外,每天他也翻看訃告,到喪府向家屬“籌捐”死者遺下的醫療器材或用品,並自掏腰包翻新這些二手器材後再轉捐給貧病交加的病患使用。
光明日報/報導:林春蓮‧2013.11.11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