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飯助孤老‧免費看中醫‧陳福賢、譚榮光設兒童院養育貧童

: 11/05/2013 - 20:51
(怡保5日訊)只要有心,做善事永遠不嫌晚。新希望社會關懷協會主席陳福賢年輕時,便以幫助弱勢家庭的孩童為他一生致力追求的志業,沒想到晃眼過了二十幾年,他果真付諸行動實現夢想。向來喜歡孩子的他,眼見許多兒童因家境貧困而受苦、因家庭破碎而性格叛逆、偏激甚至誤入歧途,遂決定與該會總財政譚榮光及數名理事聯手創辦一所兒童院,8年來“收養”了不少孤貧孩童,照顧孩子的三餐溫飽之餘,也送他們到學校接受教育。 由於不願依賴募捐,該會也成立慈善環保中心,靠售賣二手貨的收入維持兒童院的一切開銷和孩子的教育費。兩年後,環保中心的收入漸趨穩定,陳福賢等人再在霹州數區展開免費派飯計劃,由各區總召每天風雨不改地沿戶派發共500份“愛心午餐”給貧老和殘疾人士,讓他們至少獲得一餐溫飽,免受挨餓之餘,也能感受到人間有愛的溫暖。現年57歲的陳福賢認為,最有效的助人方法是直接提供貧困或殘疾人士援助,改善他們的生活。因此,除了兒童院和派飯行動,該會後來也於2008年在霹靂太平成立了一所專門收留無家可歸的老人或殘疾人士的“溫馨之家”,以及今年才成立的“善心中醫院”,提供貧苦老人免費的中醫治療。二十幾年後實現夢想談到兒童院,陳福賢不曾忘記,自己在十多二十歲時曾許下一個既簡單又偉大的願望――要帶一班孤兒到肯德基快餐店享用一頓豐盛的炸雞大餐。2005年,在萬事俱備又人力齊全下,他和一班志工終於開辦了新希望兒童院,同時也開設新希望社會關懷慈善環保中心。他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兒童院不只收容一群無依無靠、缺乏關愛的孩子,也提供孩子一個溫暖又良好的成長環境,看見孩子們安定下來,讓他感到寬慰不已。“我也一併實現了帶孤兒去吃炸雞的夢想。”目前,兒童院內住著21名年齡介於6歲至17歲之間的孩子,並由譚榮光負責監護。譚榮光披露,有些孩子來自單親或破碎家庭,在尚未搬入兒童院前,他們大多都缺乏親人的照顧,境況令人擔憂,不過,隨著孩子們入住兒童院後,情況已大大獲得改善。“這些孩子不只可像一般孩子般體驗家庭的溫暖,在院內也與其他孩子們建立手足之情,大家有如一家人熱鬧地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將孩子們視為己出的譚榮光一談及孩子們的生活趣事,話匣子一打開就停不了,彷彿孩子們就是他的所有財富。“即使生活再忙碌,我也會抽空陪孩子們聚餐和交流,除了可以瞭解孩子們的內心世界,從中也能增進彼此間的關係。”這些孤貧孩子們會被收留至18歲,若他們無意升學,就必需離開兒童院到外謀生,自力更生,而兒童院也會協助他們尋找工作。栽培成才不學壞自貧孤兒童一個接一個地被帶進兒童院的那天起,譚榮光除了擔起監護人的身份去照顧他們,也下定決心要栽培他們成才。他坦言,要照顧眾多來自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的確曾教他及其他義工感到吃力和頭痛,只因這些孩子自小缺乏雙親的關愛,大多數都養成了不良習慣如講粗口、打架及不吃菜等。“一些剛進來兒童院的小孩年僅七八歲就滿口粗言,而且養成各種壞習慣,我們唯有耐心教導,讓他們懂得分辨是非,糾正不好的行為。”他說,值得欣慰的是,經過調教後,這些孩子們都會變得乖巧自律,除了肯上學和去補習,平時也會幫忙做家務。最令譚榮光難忘的個案是,院內收養了3名曾因三餐不繼而瘦骨嶙峋的孩子,他們分別是年齡6歲、7歲及8歲的華印混血兒三兄妹。“這3個孩子來自單親家庭,母親僅靠微薄的薪水獨力撫養他們,因此一家經常三餐不繼。更何況,這名母親需要外出工作,被迫把孩子鎖在家裡,結果孩子在無人管束下容易發生意外。我在得知孩子們的狀況後,便建議他們的母親把孩子送來兒童院照顧。”日派500份愛心午餐6年自兒童院成立後,陳福賢並未因此而放慢助人的腳步,他發現社會上需要援助的貧窮和殘疾人士實在太多了,於是,他決定在兵如港、萬里望、金寶和太平這幾個地區展開“免費派飯行動”,每天派發共500份“愛心午餐”給貧苦人家,讓這些有需要的人士得以有暖飯下肚,免於挨餓。他和譚榮光等工作人員主要負責兵如港新村一帶的派飯工作,6年來風雨不改地挨家挨戶送出逾百盒午餐。派飯看似輕鬆,其實背後的準備功夫絕不簡單,倘若沒有持之以恆的決心,將難以完成日復一日的派飯工作。免費派飯計劃每月總開銷估計需要3000令吉。每天早上8時半,譚榮光便會出現在兵如港巴剎選購當天的食材,不少小販知道他是為了孤貧孩子及貧苦人家的膳食而來,大多數只以原價或更便宜的價格賣給他,有的善心人士更多次免費贈送蔬果給他,讓他感激不已。譚榮光說,“單是派飯給兵如港的貧困人家,就耗時2小時,因此恆心非常重要,一般人可能只派了3天的飯就無法堅持下去了!”他披露,這些午餐均由一名上了年紀的女廚師包辦,女廚師每天為兒童院內的孩子們準備午餐時,都會額外再多烹煮百人份量的午餐給派飯計劃下的受惠者。陳福賢說,為了確保受惠者擁有均衡的營養,他規定廚師每天必需準備2菜1肉,蔬菜方面則包含綠葉類、瓜類或豆類等。“派飯活動每天都會進行,除了週日和公共假期。”為乞丐送飯添日用品凡是家境貧窮、連開飯錢都沒有的老人家和殘疾人士,都可以向新希望社會關懷協會申請免費午飯的援助。陳福賢曾經在巴剎內跟蹤一名殘障的乞丐回家,發現對方的境況急需援助,遂主動將乞丐列入免費午飯名單中,同時勸告他不要再到外行乞。“我們除了派送飯菜給這名乞丐,也經常為這名乞丐添購日常用品。”除了自己追蹤或追查貧困人士的住所,大多數需要幫助的貧苦或殘疾人士都是陳福賢在派飯時或機緣巧合下遇見;一些殘疾人士則是從報章上的報導得知該會有派飯計劃,繼而主動提出申請。不過,陳福賢強調,雖說是助人,但該會並不會隨便派發資源和食物,而是會上門調查求助者的境況,以確定他們是否真正符合受援助的條件。當輔導員勸阻女子自殺擁有輔導相關證書的譚榮光,平時也會身兼心理輔導員,為求助者提供免費的輔導和諮詢,向他求助的除了男女青年,也不乏孩童、老人及專業人士。他披露,他曾經在一小時內輔導一名要帶著家人去自殺的女子,最終說服對方打消自殺的念頭。提到這個難忘的個案,他說,這名女子聲稱已經走投無路,所以才來向他求助,倘若他不能幫助她解決問題,她將會帶著家人去自殺。“當時,我聽到她說要帶全家去自殺,心裡就害怕,所以我限定自己一定要在一小時內完成輔導,否則就是`我不殺伯仁,但伯仁卻因我而死’。所幸我最後還是成功安撫了這名求助者的情緒。”譚榮光說,輔導的工作並非靠口才便能幫助求助者解決問題,而是要引導求助者走向正確的方向,讓他們重新對生活抱有希望。此外,在眾多個案中令他感到束手無策的是精神病患者的問題。“過去曾有精神病患者撥電向我求助,我嘗試登門造訪和提供協助,但我始終並非精神科醫生,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盡力勸導他們去求醫和定時服藥。”遷入新兒童院幫更多人為了提昇孤貧孩子們的生活素質,兒童院便在兩年前開始籌錢建造一間新的兒童院,並於11月1日正式遷入新居。譚榮光說,新的兒童院範圍較寬闊,讓孩子擁有更多的空間活動和嬉戲。新院佔地8100平方尺,比之前的舊院寬敞,除了男女宿舍,還有電腦室、客廳、辦公室、輔導室、茶水間、儲藏室、遊樂空間和庭院,以及一個很寬大的廚房。要籌建新的兒童院並非易事,從開始到現在為止,陳福賢和譚榮光及理事們都一直在絞盡腦汁籌集資金,務求令到新院的建築工程順利進行。雖然兒童院堅持不向外籌款,但不少熱心人士得知該院的計劃後,都會主動捐獻幫忙。“多虧社會上一些商家和善長仁翁自願提供協助,捐獻大量款項作為兒童院的籌建資金,否則建築新院的意願就可能難以成事了。”回收二手貨應付開支為了應付兒童院的所有日常開銷、孩子的學雜費、派飯計劃及其他額外資助貧困人家的龐大開支,新希望社會關懷協會也創設了慈善環保中心,回收各式各樣的二手用品如家庭用具、電器、舊衣物、玩具、鞋子及桌椅等,並將之分類後,再擺放在二手市場內售賣,賺取收入。陳福賢指出,他們希望孩子除了獲得三餐溫飽,也有接受教育的機會,因此,兒童院都會把孩子們送進一般學校或幼稚園上課,每個月的學雜費開銷不固定。“從環保中心所賺到的錢一律用作兒童院的租金、日常消費和孩子們的學雜費上,雖不能說每個不幸的孩子他們都可以一一幫助,但他們會盡最大的努力,幫得一個就一個。儘管每月開支龐大,但陳福賢強調他們從不會到外向大眾募捐或籌辦募捐宴會。“協會的主要收入都是來自環保中心,我們不會向民眾募捐,也從不籌辦任何募捐的慈善宴會,以免加重社會人士的負擔。”設中醫院助貧病長者治病一直為善不落人後的陳福賢,今年6月也與善心中醫院主席徐尉勤設立善心中醫院,為沒錢看病且65歲以上的貧病老人提供免費的中醫治療。此外,新希望社會關懷協會每年也會籌辦一年一度的免費宴會,目的並非籌募款項,而是旨在讓貧困人家可以開開心心地到來享用一頓豐盛大餐。看著新希望社會關懷協會慈善機構,從零開始直至現在逐漸茁壯成長,陳福賢感到無比欣慰,他希望該會能繼續造福人群下去。不過,隨著他的年齡日益增長,魄力已大不如前,他冀望可以早日找到合適的接班人。陳福賢嘆息地說,如今合適的接班人難尋,尤其是要找到有責任感、有愛心和肯無私貢獻的人選更是難上加難,身為慈善機構的負責人,可是必須親力親為,出錢出力打理一切事務,絕不能假手於人。【貧童守護者簡介】陳福賢(57歲)◆職位:新希望社會關懷協會主席◆經歷:―加入義工行列已有十多年。―2005年,和理事們成立環保中心和兒童院。―2008年,成立溫馨之家收留無家可歸的老人和殘疾人士。―2013年6月,與善心中醫院主席徐尉勤設“善心中醫院",讓65歲以上的貧困老人家獲免費中醫治療。譚榮光(60歲)◆職位:新希望社會關懷協會總財政◆經歷:―尚未退休前便已加入新希望社會關懷協會,53歲退休後,所有時間都奉獻給了慈善工作,目前主要負責兒童院事務和免費派飯計劃。―成立輔導中心,為求助者提供免費的輔導和諮詢服務。
光明日報/報導:陳美伊‧2013.11.05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