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失明患肝癌打不倒我‧吳學汶——按摩籌款助邊緣人

: 11/03/2013 - 20:34
(吉隆坡3日訊)38歲失明按摩師吳學汶曾兩次從死亡線上被拉回來。14年前,他先是因遭遇車禍而導致雙眼失明,過後,他好不容易花了幾年時間走出自暴自棄的生活,但卻在5年後,他又被證實患上肝癌,醫生更指他只剩下3個月的壽命,為他帶來了人生的第二個重創及考驗。雖然兩項惡耗曾幾乎把他推向死亡邊緣,但不認命的他最終仍靠著剛強的意志力,兩次都奇蹟似地活了下來,而醫藥檢驗報告也指他體內的癌細胞已受到控制。 人生沒有跨不過的關卡,只要意志堅定、心裡沒有障礙,佈滿荊棘的崎嶇道路一樣也能綻放出生命的花朵。自吳學汶兩次成功從鬼門關撿回一命後,他便覺得每多活一天,便是多賺一天,而他至今已多賺了14年的壽命,這也令他更為懂得感恩及施恩之道,因此,他也允諾要把活著的每一天都用在造福社會方面。過去一直靠按摩手藝自力更生的他,6年前更當起按摩義工,憑一己之長行善,同時,他也召集許多志同道合的失明人士一起參加義務按摩慈善活動,即把通過義務按摩所賺得的酬勞全數捐給慈善機構或學校,以為造福社會獻出一份綿力。“因為別人給了我們今天,所以我們也要給別人明天”是吳學汶的座右銘,也是他致力於投入社會服務事業的最佳寫照。來自霹靂太平的吳學汶年少時性格叛逆、火爆,經常逃學和偷家人的錢,是四兄弟姐妹中最讓爸媽頭痛的孩子,即使被爸爸使用籐鞭、皮帶及水管鞭打,他仍我行我素,不願屈服,父子關係一度陷入冰點。吳學汶後來在15歲輟學,提早出社會謀生。年少時性格叛逆火爆1999年8月28日,一場意外從此改寫了吳學汶的人生。他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那一年他24歲,他替父親買了止咳糖騎摩多回家途中,摩多撞到大樹幹而造成他整個人騰空飛起,復摔跌至路旁一塊大石上,導致他左邊頭顱碎裂,腦部大量出血。“家人告訴我,當我被送到太平中央醫院時,耳朵、眼睛、鼻孔、嘴巴都在流血,醫生說我的頭顱碎了,腦部大量出血,便緊急把我轉送到怡保醫院動手術,當時,我是陷入昏迷的。”他指出,當時醫生一度宣判他的情況凶多吉少,要家人作好心理準備,沒想到他在昏迷的第七天靠著頑強的意志力奇蹟甦醒過來。“雖然命是撿回來了,但我卻從此雙目失明,讓我很受打擊。醫生指這是因為腦部受到重創,瘀血壓損了視覺神經所致。”進入黑暗世界後,吳學汶因無法接受自己“瞎”了的事實,脾氣暴躁到極點,不時拿家人當出氣筒。他曾大聲責罵爸爸:“還不是因為要拿止咳糖給你!”。現在回想起這些傷人的話,吳學汶對家人感到愧疚。無法接受失明拿家人出氣吳學汶因無法接受自己失明,拒絕家人把他送到檳城盲人學院去,但全家人不願就此放棄他,還抱著希望,相信他的眼睛總有一天一定會看得見。於是,家人帶他四處尋醫、找古方治療,結果,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他說,因不甘心變瞎,他的壞脾氣一日比一日變本加厲,還很不孝的拿婆婆來出氣。“回到那個住了十多年的家,睡了十多年的房間,應該是很熟悉的,但我要去一個廁所卻迷路,一直撞到牆,我很氣,胡亂敲打牆及門,大喊大叫。”他提到,當“菜鳥盲人”的初期,他都是靠跌跌撞撞摸熟家裡的環境,以致全身佈滿不少瘀傷。入盲人學院學獨立他說,由於家人在太平經營餐館生意,照顧他的責任便落在婆婆的身上,而婆婆也成了他的出氣筒。“出嫁的姐姐回家時,聽見我在罵婆婆及爸爸,就很生氣,但我聽到爸爸反過來安慰姐姐說:`他都盲了,我們可以幫到他甚麼?他要罵就給他罵啦!’那時候,我知道全家人都在包容我,但我無法克制自己的脾氣。”2001年某一天,吳學汶因不滿弟弟延遲載他出門,再度發脾氣並破口大罵,聽在爸爸耳裡相當失望。爸爸再忍受不了,便大聲斥責他不懂得感恩家人的付出。爸爸的話有如當頭棒喝,點醒了吳學汶,他開始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後悔。“那時我在想,如果我繼續留在家裡的話,我永遠都沒辦法獨立,只能依賴家人的照顧。所以我主動告訴姐姐,我要到盲人學院讀書。”不過,他說,姐姐可能擔心他的臭脾氣會影響學習,所以一直以聯絡不到學院的負責人為由推辭,事情就這樣拖了一年多。“一直到我從中國求醫失敗回來後,我親自去學院報名入讀。”遇按摩啟蒙老師恢復謀生能力遇到按摩啟蒙老師,讓吳學汶自覺幸運。他感恩地說,是按摩院老闆細心的教導和付出,讓他得以恢復謀生的能力,並成就了今天的他。“正因為施比受更有福,我也希望靠自己那麼一點點的能力,為有需要的人士,創造`明天’。”提到入行過程,他說,交通意外後,他花了3年才接受失明的事實,並在振作之後於2003年1月7日到盲人學院唸書,學習點字,再經朋友介紹,於同年8月到吉隆坡十五碑學習盲人按摩。失明朋友邀加入慈濟義賣“以前不好好唸書,經常逃學,中三輟學就開始工作,國語及英文都不好,現在又盲了,根本不懂自己可以做甚麼,後來有人建議我去學按摩,所以就決定到吉隆坡發展。”就這樣,吳學汶提著盲杖一人從太平搭巴士到吉隆坡,再轉德士到目的地。“我騙姐姐說,在吉隆坡有人接應我,但其實我是一個人,當時在車內還蠻害怕的,根本不懂自己在哪裡。當司機告訴我到了,我也不懂要往哪裡去,根本沒有方向,只好要求司機把我帶到按摩院裡面去。”馮老闆是吳學汶的第一個按摩院老闆,在學習按摩的兩個月後,他開始在店裡打工,並在有了穩定的收入後,他覺得自己應該更獨立,於是遷出老闆的員工宿舍,在附近找了間小房,開始獨立生活。“一直到有一次,失明朋友邀我一起加入慈濟的一項義賣活動,到現場替人按摩協助籌募善款後,從那時起,我才意識到,雖然我看不見,可是我一樣有幫人的能力。”患肝癌被診斷剩3個月命因車禍而失明的吳學汶,在家頹廢了幾年,好不容易振作起來,學會按摩手藝,靠一技之長自力更生,沒想到他卻在2004年被診斷患上肝癌,一度被醫生宣判只剩下3個月壽命。不過,他聲稱這幾年靠著飲食法和中藥的調理後,沒想到奇蹟再度降臨到他身上,他於2010年再做檢查時,報告顯示他體內的癌細胞已受到控制。“生死天註定,如果老天現在要收回我的命,我也不會怨,因為我已經比別人多活了14年,也夠了。”吃中藥癌細胞受控制吳學汶是在一次的驗血報告中發現感染C型肝炎,這類患者發生肝癌的機率比一般人高。“醫生後來證實我患肝癌後,要我接受治療。可是,這怎麼可能會發生在我身上?我每一年都有驗血,一直都沒事,怎會突然有肝癌?他們要我去做化療,我不去,他們說我不做,就只剩下3個月的壽命,我不信。”他說,老天好不容易給了他一個重生的機會,才那麼一兩年的時間,不可能又要把他帶走。由於不信,他始終沒有也不敢告訴家人自己患癌的事實。“我後來聽說吃苦瓜有助排毒,所以早、午、晚三餐都吃苦瓜,我一直都有定期複診,就這樣多活了兩年,2006年再去檢驗時,醫藥報告依舊顯示,我是肝癌患者。”吳學汶在2007年開始吃中藥,並同時投入按摩義工的慈善行列,他深信,可能是自己做善事,感動了老天爺,讓他又奇蹟地繼續活了下來。向婆婆爸爸下跪敬茶懺悔吳學汶年少時因為叛逆而經常被父親鞭打,父子倆水火不容,然而,隨著他發生車禍後,父子倆終於冰釋前嫌,關係大大改善;吳學汶還向婆婆和爸爸下跪敬茶,為著自己過去惡劣的態度向他們說聲對不起。吳爸爸看見孩子從叛逆期及創傷中站起來,甚至還能孤身到吉隆坡自力更生,也逐漸放下對兒子的成見,重修父子情。吳學汶說,他在吉隆坡接觸了佛教,聽了一些佛理後,想起失明時自己的壞脾氣和不可理喻的態度,就覺得應該向婆婆和爸爸懺悔。回首那段少不更事的時光,他指出,當時村裡有許多年輕人染上惡習,爸爸擔心他學壞,所以管得很嚴,但爸爸以為打罵就是愛,不斷打他罵他,讓他覺得爸爸並不關心他,也不愛他。“以前年少不懂事,無法體會爸爸的苦心,越是打,我越叛逆。他叫我讀書,我不要,還逃學;我不夠錢用就偷家裡的錢,爸爸一直打我,打到我15歲那年,他突然說我長大了,他沒有能力再打我了,叫我好自為之。那一年,我輟學了。”吳學汶說,以前父子倆一講話就吵架,但現在可以擁抱,一起吃飯,一場車禍不只改寫了他的人生,也給了他一個機會,與父親重拾關係。“也許,老天拿走了我的眼睛,就還我家庭溫暖吧!”吳學汶感恩地說。家人在他車禍失明後,不曾放棄他,反而一再包容他,讓他感受到人世間最珍貴的親情。憂盲人就業機會無保障當了按摩師這麼多年,吳學汶認為政府沒有保障失明人士的就業機會,批准按摩業者引進大量外勞,令原本就面對謀生困難的本地失明人士還得面對激烈的職場競爭,生活雪上加霜。“這些外勞的出現,遲早會導致盲人按摩被社會淘汰。”吳學汶一直擔心自己總有一天會失業,所以他一直都在尋找出路,一個屬於盲人世界的出路。只是出路的方向,仍讓他陷入愁緒中。召集視障同伴當義工義賣籌款的方式一般以飲食為主,自從“盲人按摩義工隊”在圈內“聞名”後,不少慈善團體只要一提到按摩義工,都會想到找“阿Boon(汶)”。吳學汶當上視障按摩義工的總召已有五六年了,他說,他和視障同伴平均每個月當義工一兩次,對他來說,可以幫人的感覺很棒。他提到,由於擔心自己身兼義工會影響了按摩院的人手不足,所以,他已從正職轉成兼職按摩師,方便調配時間,參與籌款活動。“收入或許不穩定,但我很享受這種只求三餐溫飽,心中富有的知足生活。”籌款全數捐慈善單位按摩義工隊迄今曾為學校籌募建校基金、參與癌症基金會、宗教團體如慈濟、佛堂等舉辦的義賣或籌款活動。吳學汶每回一接到這些慈善組織的求助電話,便會立即召集視障同伴到場獻力,設立按摩攤位。他說,頭及肩膀按摩15分鐘收費15令吉,腳底按摩20分鐘是30令吉,一天所得全數捐給慈善單位,他們只求付出,不要酬勞。“雖然我們不收費,但會要求慈善團體安排接送及提供午餐,畢竟我們看不見,也不懂要怎麼去那個地方。出發前,大家都會在十五碑集合,活動結束後,他們會把我們載回十五碑。”【失明義士】簡介:吳學汶(38歲)學歷:初中三職業:失明按摩師經歷:年少時性格叛逆、脾氣暴躁,經常偷家人的錢和逃學,15歲輟學出外謀生。1999年,24歲的他騎摩多返家途中撞到樹幹,左邊頭顱遭到重創而碎裂,病情不樂觀,但他在昏迷7天後奇蹟甦醒,惟雙目已失明。5年後,他於2004年又被診斷患上肝癌,醫生再度宣判他只剩下3個月壽命,但不認命的他靠飲食療法自救,2010年再去做檢驗時,報告顯示他體內的癌細胞已受控制。勇士專業:除了靠按摩自力更生,他也以按摩做善事,於6年前開始擔任失明按摩義工的總召,每個月兩次召集志同道合的視障同伴參與各慈善機構或學校的義賣或籌款活動,將當天按摩所得悉數捐獻出去,幫助社會邊緣人。
光明日報/報導:張欣薇‧攝影:林明輝/受訪者提供圖‧2013.11.03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