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文引邊緣人回正途

: 10/18/2013 - 20:14
(柔佛‧新山訊)39歲再生人張景文自幼因受到爺爺過度溺愛而養成了驕縱跋扈、任性妄為的反叛性格,隨著初中一留級後,無心向學的他因加入私會黨而輟學,並於14歲那一年加入黑道。在黑道打混的12年以來,他除了當小混混打架鬧事、夜夜泡吧,他還幹起販毒和煉毒的勾當,“聘請”青少年或在籍學生包裝及運送毒品。為牟取暴利,他更不惜試吃摻了劣質成份的黑心毒品,以致患上精神分裂症,害人終害己。他說,患病期間,他不但暴力毒打妻子,還懷疑妻子給他戴綠帽,而萌起殺死妻兒復吞下80粒安眠藥自殺的念頭,所幸在緊要關頭時,他想起已故爺爺激勵他的一句話,最終打消自殺念頭,並主動戒毒。一年後,張景文成功擺脫毒癮並當起社工,12年來從事上門關懷和輔導青少年的工作,將不少邊緣人拉回正途,他還與牧師創設護兒中心及約書亞之家,收留來自問題家庭的孩子、孤兒和邊緣少年,以給他們一個有愛、有溫暖、有希望的家。或許上天要張景文以接下來的人生向青少年“贖罪”,使他成了迷途青少年的“拯救者”。自2005年底投入“傳愛關愛協會”當起全職社工後,他也常受邀到全國各地的中學進行演講,以自身“血淋淋”的慘痛經歷喚醒迷途羔羊及早回頭,還舉辦各類適合青少年的營會,鼓勵青少年向上、向善,積極面對人生。至今,他所舉辦的演講及營會超過百場,不少青少年經他輔導和關懷後,因受其影響而加入社工行列。張景文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坦言,他在輔導個案時,從未隱瞞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荒唐歲月,因為他要用自己的生命來影響生命。“我也當過青少年,曾在叛逆時期跌倒,吸毒、試毒到變成精神分裂症患者、也曾打妻子,和父親鬧僵等,經歷不少。我都可以改變了,那些迷途羔羊也絕對能!”販售迷幻藥給妓女張景文來自一個富裕的家庭,父親是前州議員,有一姐、一弟、一妹。他說,由於他是家裡的長孫,自小他便在爺爺的寵愛下長大,連父母也不可以責罵他,結果,這份溺愛造成他不可一世、橫行霸道的性格。“小時候,我頑皮到拿爺爺的心臟病藥騙堂弟說,這是糖果而讓他吃。在幼兒園,我還把同學當成`玩具’般來玩弄。”或許天生不是讀書的料子,張景文在初中一那年留級後,眼睜睜看著同學升上中二而不是滋味,加上不堪被學弟妹取笑是留級生,讓他變本加厲。他後來加入了私會黨,因貪玩而開始抽大麻,服食軟性毒品,並販售迷幻藥給妓女。在涉及一宗打架事件後,他索性輟學,從此將十多年的青春歲月葬送在毒海深淵中,不但吸毒,也販毒和煉毒。他披露,他23歲那年結婚,24歲生下長女,當時為了孩子,他一度要放棄販毒這份“罪惡”的工作,轉當教車員,可是毒癮讓他回不了頭。曾聘青少年學生分銷毒品張景文披露,他14歲輟學後,見學做拉電賺不到錢,便走回頭路,跑到卡拉OK去混,曾有一段時間還被陪座小姐包養。他形容,那段年少輕狂的日子過的是“罪中之樂”,因為進行不法勾當賺了錢,他每天幾乎夜夜笙歌,一個月換一個女伴。每個月換女伴直至市場出現搖頭丸,他也幹起毒品交易,還自行製毒,替搖頭丸“加工”。在全盛時期,他有五六十名青少年當他的手下供他使喚,還幫他將“加工毒品”分銷出去,他也利用在籍學生替他進行包送毒品上門的服務。“不少青少年因長時間與毒品為伍,最終也深陷毒海,無法自拔。”試吃黑心毒品致精神分裂為了牟取暴利,張景文製造“黑心毒品”害人的同時,也不自覺的身受其害。他說,他因不斷把自己當白老鼠般不斷試吃毒品的藥效,以致後來患上精神分裂症,經常出現幻覺,感覺有人跟著他,甚至出現暴力傾向,毒打太太。他還認為太太給他戴綠帽,女兒不是他生的,一度萌起殺死妻小再自殺的念頭。“那時候,我懷疑`那個人’是父親派來的。每逢到了晚上,我根本無法入睡,只能不斷服食藥性強的安眠藥`15仔’來擺脫那個一直跟在我身邊的人。”他聲稱,約朋友出外吃飯時,他都會多叫一盤飯留給在他幻覺中的那個人。“有一天,我遇到一名無良醫生,問他要怎樣才能死,結果這名無良醫生叫我吃70粒安眠藥配上一支洋酒自殺。我買了80粒安眠藥,來到附近的海邊準備自殺,並開始痛哭,這時,我從皮包中看到太太及女兒的照片,再想起已逝世的爺爺曾說過的`凡事依靠上帝’,最終打消自殺的念頭,並主動住進了戒毒中心,成功戒毒。”設中心收留問題家庭孩童不僅僅是上門關懷誤入迷途的青少年,張景文也於3年前和賴乃共牧師設立護兒中心,收容孤兒與問題家庭的孩童。目前中心共收留了23名兒童,其中一名7個月大的女嬰是他所輔導的17歲未婚先孕少女所生下的孩子。他說,這名少女來自問題家庭,母親從事夜生活工作,少女13歲時就吸毒。“我安排她到戒毒所戒毒後,把她送到少年中心去,沒想到她卻逃跑,還跟男友同居,結果她發現自己懷孕時,男友已人間蒸發。”張景文說,少女在懷有六七個月身孕時,因下體不斷流血而感到不知所措,最後致電向他求助。“醫生原本指少女或她肚中的孩子當中一人可能保不住,所幸母女倆最終活了下來,只是嬰兒被診斷患有地中海貧血症。”他指出,少女因無力撫養孩子,也沒有家人幫忙照顧,因此便交由護兒中心看顧。“不少人取笑我,說少女一直在利用我,好讓孩子有個落腳處。但我不是這麼想的,小孩子是無辜的,一定要盡力保護這個小生命。我是否被利用,已無關緊要。”改造者重生留下當志工為了協助染上毒癮或賭癮的青少年徹底改掉惡習,張景文也與牧師成立“約書亞之家”,專門收容問題少年少女,並透過學習如玩音樂、研習電腦、參加培訓營、到老人院打掃等“再教育”活動,去建立孩子們的生活目標,重新做人。目前,約書亞之家收容了27名年齡13至31歲不等的男生,當中包括一些在中心改造兩年後,自願留下來幫助的志工。張景文說,中心內有90%的“改造者”是被警察又哄又騙送進來的,有些則是社工帶來,這些人至少要待在中心兩年接受“再培訓”,直至改過自新為止,屆時中心會替他們覓職。“很多時候,這些問題少年有必要離開他們所屬的舊環境,到一個新的環境才能展開新生活。通常,他們在中心內待了一個月,便已有顯著的改變。”讓他印象深刻的是,一名少年除了吸毒,還因賭球而欠下一大筆債,結果因無力償還債款,最後被人打到受傷入院。“少年的母親向我們求救後,我們也就在他出院時,直接安排他入住約書亞之家。這兩年來,他總算脫胎換骨,改了所有的惡習。”他指出,這名少年原本可以選擇離開約書亞之家,重新踏入社會展開新生活,但對方選擇留下來當社工。保留紋身警惕勿走回頭路下定決心戒毒後,家人都為張景文而開心,但因他已患上精神分裂症,讓他一度以為自己是被家人強迫戒毒的,所以,當家人來探望他時,他氣得大罵他們,導致家人有大半年都不敢去探望他。“父親曾寫了一封信鼓勵我,叫我安心在戒毒中心戒毒,還說家人會幫我照顧妻子孩子,這封信,我一直保留至今。”張景文還保留了一樣東西,即是他年輕時加入黑幫時在身上刻下的紋身。他說,他不打算除掉紋身,因為每次看到紋身,都像是在警惕他勿再走回頭路。在戒毒中心接受治療的一年兩個月,張景文終於2001年成功戒掉毒癮,痛改前非後,他起初當起代職社工,4年後才轉做全職社工。此外,由於85%青少年的問題來自於原生家庭,張景文為了更有效的給予個案支援,對症下藥,遂積極進修各種心理輔導課程,明年,他計劃到吉隆坡唸社工課程。他感觸良多的說:“我餘下的生命真的要好好珍惜,這是撿回來的生命,我應該用來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改邪歸正獲女兒諒解張景文與妻子育有一子一女,長女15歲,兒子8歲,40歲妻子李運香也隨他加入成為全職社工的行列,夫妻倆攜手以改造青少年為共同目標而努力。儘管從事社工的薪水並不多,但兩人卻甘之如飴。張景文說,大女兒在兩三歲時“見證”了他這個魔鬼父親,度過了一個佈滿陰影的童年,縱使在女兒七八歲時他已改邪歸正,女兒還是抗拒他,直到八九歲時才漸漸原諒了他。他很開心的是,女兒受到他和妻子的影響,立志長大後也要成為一名社工。“至於8歲小兒子,他在6歲時就跟著我到處去演講,是最忠實的聽眾;我辦營會時,他也有份參與,對於我的工作,他可說是從小耳濡目染。”半夜救回跳樓女生對張景文來說,當起全職社工相當吃力,因為這是24小時隨時候命、沒有週休的工作。他指出,曾有一次他在凌晨3時接到一個15歲女生的來電說要跳樓自殺,急得趕到現場勸服對方。“她告訴,我她人在`9樓’時,我聽錯成`酒樓’,追問之下,才知她在9樓要跳樓自殺。我在15分鐘後趕到她的公寓住處時,她的兩腳已伸出窗外,嚇了我一跳。”“她控訴全世界的人不要她,不喜歡她,我靈機一動,拿出一張紙和一枝筆,叫她寫下不喜歡她的人的名字。只見她寫下了9個人的名字,我一看說:`原來全世界只有9個人不喜歡你呀!’”接著,張景文要小女生從這9個人當中,把這15年來每天罵她的人的名字保留下來,然後刪除只有在今天或這一週罵她的人的名字,結果女孩刪完了所有名字,並由此頓悟,原來並非她所認識的人天天罵她、不喜歡她,最終打消了跳樓的念頭。張景文說,被他從死亡邊緣救回來的女孩,如今已經在大學唸書,前程似錦。難過少年遭黑幫老大砍死張景文說,有一個令他難過的個案發生在2007年,當時他在國中演講時,一名少年要求他協助他那加入私會黨的16歲哥哥重返正途。“他的哥哥希望獲得`老大’的重視,幫他上位,於是收了很多馬仔,並將收來的保護費全交給這名`老大’。我曾受他的弟弟所托,約他出來談,但他不為所動。到了後期,他為了女友作出改變。但沒想到有一天,他的`老大’叫他打一個人,他真的這麼做了。”他指出,由於傷者的家人事後報警,警方遂連夜掃蕩事發地點附近的影音光碟店,波及到黑社會老大的生意,最終,這名少年不但得不到老大的賞識,反而被老大找來的人砍死。【邊青救星】簡介張景文(39歲)經歷:14歲加入黑社會後吸毒、製毒和販毒,還曾因為以身試毒,吸食“黑心毒品”而患上精神分裂症,並差點走上自殺的絕路。26歲戒毒,27歲當起代職社工,31歲成為全職社工。勇士專業:1. 上門關懷和輔導青少年,將他們拉回正途。2. 創設護兒中心,收留來自問題家庭的孩子、孤兒和邊緣少年。
光明日報‧報道:羅素蘭‧2013.10.18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