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失明非障礙‧法伊安南2小時游渡檳威海峽

: 10/13/2013 - 17:52
(吉打‧雙溪大年13日訊)雙胞胎兄弟在媽媽的肚子裡7個月,便迫不及待提早出世。然而,哥哥法伊安南卻被診斷患上先天失明症,甫降生就被迫接受看不見的殘酷事實。還好他有著與生俱來的樂觀性格,助他跨越視覺障礙的人生考驗,或許是有著“不曾擁有過也就不算失去”的想法,讓他得以坦然無懼地迎接未來,他甚至豁達地說:“每一個人在出世後都會面對許多問題,沒有問題就不是生活了。”雖然看不見,但法伊安南自小便有著強烈的求知慾,5歲嚷著上幼兒園旁聽,9歲開始學游泳。靠著聽覺和身體的感覺在海域中掌握海浪的節奏和方向,以及自創一格的划水技巧,他曾在殘障人士運動會的游泳項目中奪獎;今年更以最好的成績征服巨浪,在2小時20分35秒橫渡5公里長的檳威海峽。他說,他要以此向世人證明,只要有恆心,盲人也能游出生命的奇蹟。“泳”者無懼的法伊安南(23歲)來自吉打州雙溪大年峇都玲當,目前在馬來亞大學就讀馬來文學系二年級。他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指出,14年的游泳生涯讓他從一個怕水的孩子到成為游泳選手,並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尤其當他首次走出泳池,於今年5月挑戰游渡檳威海峽後,周遭的人對他投以敬佩的眼神也教他不以為意。“這不是甚麼了不起的事,只要有決心與信心,不論甚麼事情,殘疾人士都有可能辦得到。”他說,失明不曾帶給他太多的傷痛,反正每一個人自呱呱墜地起,就得面對接踵而來的問題和挑戰,他只是比一般人多了失明的考驗。“在這個世界上,並非所有人都是完整無缺地,只有超凡者非常幸運地擁有過人的優勢。我覺得,不要為了身體的缺陷而感到悲哀,我們的一切是冥冥中安排好的,況且我們也無法探究原因,只要我們勤奮學習,書中隱藏著的無限智慧能引導我們航向精彩人生。”靠聽觸覺掌握方向談及踏入泳界的過程,他說,他小時候在大山腳阿瑪特殊兒童學校就讀時,校內設有一座游泳池,但他從來不曉得游泳是怎麼一回事,也沒慾望要去嘗試。“然而,校方規定所有在校的殘疾學生都要學游泳,初時我的確很排斥,但被迫練習了一段日子後,我卻深深愛上了游泳,那年,我只有9歲。”他披露,在校方的安排下,他遇上了游泳啟蒙恩師黃榮悅教練,並在教練的細心指導下,泳技進步神速,使得他有如魚得水般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暢游。他很感謝教練建立了他在水中的自信心(water confidence),讓他打破了盲人不能游泳的宿命。法伊安南是於2008年加入游泳選手的行列,開創另一片天空。他已為自己定了下一個目標,即是在2015年之前挑戰英吉利海峽(English Channel)的壯舉。6歲進視障校中小學受正規教育在法伊安南5歲時,他便對上學充滿了期待與憧憬,當時,他由雙胞胎弟弟法益斯牽著手一起去幼兒園,雖然只能坐在課室內旁聽,但這一年的學習,令他受益良多。6歲時,父母為了讓他有機會受教育,四處打聽可收容他的學校,最終在獅子會的協助下,安排他進入檳城聖尼古拉盲人之家(Saint Nicholas Home)視障學校,自此展開了他盲童求學的生涯。法伊安南說,他在學校學習觸摸以識別玩具等物件的形狀,同時也學習如何自理生活,包括自己洗澡和吃飯等。一年後,他被允許報讀位於大山腳的阿瑪特殊兒童學校,從小學至中學所接受的教育都與正規的國立中小學一樣。他披露,寄宿在特殊兒童學校期間,父親安南幾乎每週都會駕駛殘舊的摩多老遠從家鄉到大山腳探望他。唸大學需多花3倍時間溫習法伊安南不曾因為失明而停止學習,完成了中小學的教育後,他在大學先修班考獲3.3分的成績,並被馬大文學院錄取,成功進入高等學府深造。選擇馬來文學系的他在大學的兩年來,並沒有受到特別待遇,和同學一樣得應付繁重的課業壓力。辛苦的是,他必須比其他同學多花3倍的時間完成功課,皆因他必須先把參考資料轉換成“有聲電子檔”後,聆聽內容才能開始作業。他說,在大學先修班時,他和一般人一樣得應付多達18個科目的考題,為了順利考上大學,他每天都會迫使自己要比別人多騰出數小時的時間溫習。請同學讀課文內容做作業“我必須向同學求助,請他們讀出課文的內容,才能夠完成作業。考試時,學校也不會因為我失明,而另外給我較容易的試題。”來到了大學,法伊安南和其他正常的大學生般,需在指定的時間內完成作業,以累積學分畢業。“大學內雖然有許多間圖書館,但並非每間都有我要的資料,有時我還得步行到很遙遠的圖書館找其他讀物資料,往返非常耗時。”他說,其他同學只需翻開書本即可閱讀內容,而且去到哪看到哪,不像他還得經過一番程序,要先花錢影印資料後,再花時間把資料轉換成“有聲檔”才能夠獲取資訊。“有時候,我會要求教授寬限多一兩周交功課,否則肯定追不上進度。”被教練“丟”下水克服恐懼法伊安南說,在上第一堂的游泳課時,教練黃榮悅為了幫助他們戰勝對水的恐懼,在完全沒有助浮物的情況下,將他們全“丟”下水中,任由他們沉到池底拼命掙扎,好讓他們自己設法浮出水面,無形中讓他們掌握了划游的技術。此外,基於失明者看不見教練的動作示範,教練通過發聲教導以及糾正他們的手腳姿勢。常人能夠以視覺判斷海浪的起伏,但法伊安南卻不能,他只能使用身體的感覺與聽覺在水中辨識方向,並掌握水流或海浪的節奏,這樣才可以有次序地張口呼吸,而不會海水灌肚。他說,許多人都認為盲人游泳是不可能的事,可是,教練的一番話讓他相信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教練說,人類天生就具備游泳的技能,因為在我們尚未出娘胎之前,我們早就在媽媽肚裡的羊胎水中游泳,所以,每個人原本就是游泳健將。”“失明者的記憶力一般比常人還要強,教練指正過的許多動作,我們都可以牢牢記得,從此不會再做錯。雖然在訓練過程中吃了一些苦,但我沒有遭受到很大的挫折。”訓練期間被罵當激勵在學游泳的過程中,法伊安南唯一面對的問題就是航行的方向,由於無法準確直線式地向前游,他只能憑下水時的感覺往前划。他披露,他們大多數都是在學校游泳池內訓練,若是在公共游泳池,他偶爾會“游過界”而與他人發生碰撞,所幸對方沒有責怪他。“游泳是一項令人非常開心的戶外體育運動,我很享受在水中逍遙的樂趣。我要證明給世人知道,只要有恆心,殘障者也能夠做得到常人所能做到的任務。”法伊安南愛上了游泳已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他幾乎不曾缺席過任何一堂游泳課,皆因游泳讓他有了生活的鬥志和目標。“雖然訓練期間總會被教練責罵,但我沒有氣餒過,反而將教練的責罵當成是一種激勵,越挫越勇。”盼賺錢養家報答父母“我擁有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我感謝他們沒有放棄我。所以,我下定決心要考入大學深造,並希望有朝一日能賺錢養家,回饋父母的養育之恩。”法伊安南堅定地說道。他遺憾許多殘障者並非沒有前途,而是他們身邊的親屬,包括父母親在他們小的時候便放棄了他們。“殘障者只是面對身體上的缺陷,其他方面則與常人大同小異,而且,上天同樣也賦予殘障者一些長處,只要從這方面加以補回,殘疾人士也能過著美好的生活。”因此,法伊安南也要像常人般,賺錢供養父母,並希望在大學畢業後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朝向殘而不廢的生活目標邁進。由於曾有過多次在眾人面前演說的經驗而獲得不少好評,因此,成為激勵講師也是他未來努力的方向之一。“除了殘障者的意志力,親屬與家人支持與鼓勵對他們尤其重要,是促使他們勇敢地活下去的動力。”父:欣慰兒處事獨當一面法伊安南的62歲父親安南尤索夫坦言,當初獲知孩子天生雙目失明時,他的確難以接受,不過看見妻子很愛孩子,他也就放開心中的包袱,去接納孩子的殘缺,同時與妻子盡力給予孩子沒有殘缺的愛。“我當初的擔心不是沒有原因的,四肢健全者都找不到工作了,更何況是失明者,倘若有朝一日我們夫婦都老了,誰來照顧他?”安南與57歲妻子諾哈雅蒂共育有5名子女,但只有排行第三的法伊一出娘胎就被證實患有視覺障礙,至今都找不到病因。“法伊出世時只有7個月大,必須在保育箱中觀察一個月,他自小就體質弱,沒想到長大後會是個游泳健將;他也很愛踢室內足球。他雖然天生失明,但性格卻相當樂觀,也很好動。”對安南坦言,孩子的生命是父母給予的,至於以後的人生就要看孩子個人的造化。“我們無法抗拒上蒼的安排,能夠做的就是永遠都不要放棄孩子,並給他們滿滿的支持力量與勇氣。”“法伊在完成中六考試後便自己申請就讀大學,他能夠獨當一面,自行處理升學事務,令我非常欣慰。”教練的話:他自創用雙臂划水法伊安南的游泳教練拿督黃榮悅披露,在法伊安南決定接受橫渡檳威海峽的挑戰時,外界曾對法伊安南作出不少批評,認為法伊安南不可能完成任務。“法伊安南也因為受不了這些輿論壓力和閒言閒語而一度感到氣餒,所幸他最終都能克服心理障礙,勇往向前,並完成任務上岸,我為他的勇氣感到驕傲。”他認為,永不言倦是法伊安南成功的要點,他對於法伊安南能夠創出自己的游法用雙臂划水而感到欣慰。黃榮悅說,失明者要掌握游泳的技巧,除了需要教練特別指導外,失明者也要有相當強的恆心與體力才行,這樣才能具備與常人一樣的條件去接受挑戰。“更何況,由於左右手臂的力度不一樣,任何一邊過度用力都會造成方向移位,導致失明的泳者游離原本的航線,而無法成功抵達目的地,所以,法伊安南必須克服這個技術問題。”失明泳將簡介法伊安南(23歲)學歷:◆目前在馬來亞大學就讀馬來文學系二年級經歷:◆和雙胞胎弟弟在媽媽的肚子裡只有7個月大,便迫不及待地提早出世,然而,他卻不幸地被診斷出患上先天失明症。9歲學游泳,並於2008年加入游泳選手的行列。游泳紀錄:◆2010年,在馬六甲舉行的第十五屆殘障人士運動會中奪得獎牌。◆2013年5月,成功以2小時20分35秒游渡檳威海峽。未來計劃:於2015年挑戰英吉利海峽(English Channel)。
光明日報‧報道:董志明‧2013.10.13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