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志遠辦康復中心‧站台上演說助障友

: 10/11/2013 - 19:08
(馬六甲訊)32歲的蔡志遠是一個勇於織夢的年輕人,即使下半生癱瘓,他也堅持坐在輪椅上追逐頂級夢想,讓撿回來的生命活得更有意義。8年前懷著要干一番大事業的野心,他準備展開商業王國的大計,朝著成功企業家的目標前進時,一場車禍“砰”的一聲將他從高空擊落,跌坐在輪椅上,使他不只面臨終身癱瘓的殘酷事實,在被施救的過程中他又因心臟一度停頓而致大腦受損,將他打回嬰兒時期,一切得從頭學起。這種生不如死的日子讓蔡志遠一度感覺自己就像廢人,甚至在萬念俱灰下3次企圖自殺,所幸每次都被母親救起。足足自暴自棄了兩年,蔡志遠這才明白癱瘓的身體既已無法挽回,他也就不能再讓心靈繼續癱瘓下去,於是,他開始牙牙學語、學拿筆畫圈圈寫ABC,“吃苦”了6年,總算讓他在輪椅上闖出精彩人生,並一口氣實現了兩個夢想――“站”在舞台上激勵演說,用自身的經歷為四肢健全者和殘障人士注入正確的生命態度和價值觀,以及創辦一所非營利的康復中心,為殘疾人士安排復健指導。車禍腦損癱瘓重學講話寫字澳洲生命鬥士尼克胡哲(Nick Vujicic)一出世便患有先天性四肢切斷症,卻殘而不廢,不只以自己的故事在全世界散播正面能量療癒人們殘缺的心靈,還像正常人般娶妻生子組織家庭。在大馬也有一個輪椅鬥士蔡志遠,和尼克一樣有著正面思想,不因殘缺的身體而畫地自限,反而帶著積極、正面的態度勇於追求夢想,並讓這撿回來的生命去做一些利益眾生的事,回饋社會。蔡志遠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中五畢業後他便一心一意拼搏事業,因擁有6呎1吋的身高、帥氣的外型加上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等優勢,讓他踏入了模特兒和空中少爺的行業,當時,他身邊的女朋友有如走馬燈換了又換,令他感覺老天似乎特別厚待他。曾當空中少爺“但是我並不滿足於現狀,我想要發達,我人生最大的夢想是要成為一個百萬富翁或成功的企業家。為了完成夢想,我辭去空中少爺的工作,回到馬六甲嘗試不同的行業,希望從中汲取更多的經驗,為自己的商業藍圖舖路。”他說,他除了涉足直銷業、保險業、汽車買賣及銷售領域,也曾任娛樂場所的操作經理、調酒師及批發酒商等,那一段時期他就只為追逐物質享受,夜夜笙歌,看在母親和干哥哥的眼裡,他無疑是個放任、不踏實及不愛惜生命的傢伙,但他對兩人的叮嚀、勸誡、教導和責罵無動於衷。“22歲時,我開始盤算要儘快找到投資者注資到我的一項商業計劃裡,兩年後,我終於找到投資者,當晚,我和朋友把酒言歡慶祝這項好消息,事後獨自開車回家途中,卻因為太累,整輛車子撞向聯邦大道旁的一棵樹,車子頓時斷成前後兩截,後半截飛離車道,我和前半截車身則卡在樹身裡。”這一撞,不但撞毀了蔡志遠的商業王國夢想,也把他的第六和第七節頸椎、兩邊肋骨、右小腿撞斷,左腳板也因卡在煞車器而斷裂。“當時我非常害怕,並清楚自己發生了嚴重車禍,可身體完全沒有痛的感覺,從腋下到腳趾一點知覺都沒有,這很不對勁,我心想,我這一生肯定完了!”從“0"開始花一年學會簽名發生嚴重車禍後,蔡志遠第一次動手術前心臟曾停頓10分鐘,經醫生搶救後,腦子沒有受損。沒想到4天後動了第二次手術,他卻因為痰噎喉致使心臟再度停頓3分鐘,造成部份大腦受損,影響了表達和思考能力。他不但無法思考太複雜的事,手指也失去細微動作的功能,並短暫失去記憶。他說,當時醫生要家人有心理準備,他的呼吸隨時停止,要不就變白癡,令家人面對二度打擊,所幸他最後還是被救回來。不過,失去的這3分鐘卻將他打回嬰兒時期,他可是花了2年時間做復健去追回這3分鐘,從牙牙學語到學習拿筆一撇一捺畫圈圈及練寫ABC,這才恢復說話與舉物的能力,至少能自理吃喝拉撒睡。“聽見醫生宣判我終生癱瘓的消息,已經讓我夠痛苦了,後來又因為腦損問題影響智力和語言,我只能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根本無法將心中的感受和想法好好表達出來。我心裡很氣,無力感佔據我全身,每次看見治療師,我都會用力瞪視他,當時我的脾氣可說壞到了極點。”蔡志遠披露,當時他學簽名,今天學了明天又忘了,用了一年時間才學會。獲悉癱瘓欲拔喉管尋短蔡志遠在加護病房住了一個半月才被轉到普通病房,初時數週,他每天都需要注射嗎啡止痛,整個人陷入半昏迷狀態,直到醫生逐步減少嗎啡的份量,在他恢復意識後,才把他頸椎斷裂以致終生癱瘓的噩耗告訴他。“聽到這個消息後,我馬上就不想活了,伸手就要拔掉喉管,媽媽看見了,馬上將喉管接上。”蔡志遠的母親林如意說,在兒子發生車禍,多次從鬼門關死裡逃生的前幾週,家人可說歷經無數精神上、體力上的煎熬,心力交瘁,因此,當她重新為兒子接上喉管的那一刻,她知道下半生的責任就是陪在兒子身邊,是風是雨都要給予兒子全力的支助與扶持。“這條路雖艱辛,但我無怨無悔。”以己為例鼓勵障友珍惜生命自知不可能重新站立起來的蔡志遠,決定放棄這個目標後,他在馬大醫藥中心8樓骨科部舉辦的“障友聚會”中找到了輪椅上的第二個夢想,即以自己為活生生的教材,“站”在舞台上向四肢健全者及殘疾人士分享車禍後的生命歷程,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去鼓勵人們珍惜生命,並勇敢面對人生。他曾受邀到醫院、機構、學校演講,並希望所分享的經歷能為這個充斥著暴力、血腥及個人意志脆弱的社會,注入更多正面、希望與陽光,同時扭轉人們的生命態度,哪怕只是杯水車薪,他也要鍥而不舍將愛的種子散播出去。“骨科部的病患都是傷及脊椎骨的殘障者,輪椅之友每周都會報到一次,除了為`新人’打氣加油,也教導他們如何適應輪椅上的生活以及所要關注的事項。我們之間彼此鼓勵,這些正面能量對`殘障新鮮人’起著很大的影響。”蔡志遠也曾在“障友聚會”中受惠,他尤其感謝主治女醫生,要不是醫生常常鼓勵他不要被身體上的不便限制自己的潛能和夢想,他也就不會拿起麥克風當司儀、當激勵講師。“我第一次當司儀時還在接受語言物理治療,連話都沒能說清楚,醫生就讓我上台了。”獲頒傑出青年獎如今,蔡志遠每個月的首個週一、二及三到醫院探訪這些癱瘓或不良於行的病患,以瞭解他們的內心世界,進而給予開解和幫助。他還笑稱,車禍前編織第一個夢想時,他一直期待有一天能獲得大馬十大傑出青年獎,但車禍的發生讓他離這個獎項更遠,只是他萬萬沒想到,鋒迴路轉的人生,當他更腳踏實地的做人做事時,他在2011年獲頒大馬十大傑出青年獎,這讓他感到意外。學會感恩設康復中心回饋社會蔡志遠坦言,他在輪椅上才學習到做人的道理,輪椅上的生活,讓他學會甚麼叫愛和感恩,並促使他去創辦這所非營利康復機構“前勁康復中心”(Beyond Rehab Wellness Centre),以幫助殘疾人士從復健中找回人生的希望與自信。感謝熱心人捐助他深知復健對患者何其重要,但許多患者往往沒有獲得正確的資訊,以致錯失了復健的黃金時機。於是,他花了2年時間籌劃,並獲得一間公司老闆騰出一棟雙層店屋後,於2011年3月10日正式創立“前勁康復中心”,中心所有營運開銷主要是靠他演講所得的收入,以及五六名從事保險業的朋友每月固定捐助中心的款項維持。蔡志遠指出,業主只是騰空店屋給他免費使用5年,當中的硬體設備則是承包商捐助,另外,中心的十多種運動器材則是由一家上市公司捐獻。“我們很感謝這些熱心人士的捐助,讓更多人能夠受惠。”詢及5年後店屋被收回的話怎麼辦,他暫時沒有未來計劃,只是希望大家善用這5年的設備。他說,根據福利局的資料,馬六甲約有1萬4000名殘障人士,其中5000名屬於行動不便的癱瘓者,但其實還有更多的殘障人士不在當局的登記裡。“大多數的殘障人士因無法面對社會和人群而躲在家裡,而這些是我們要接觸的群體,我們希望透過教育的方式幫助他們看見希望,恢復信心,重新融入社會。”目前,中心有三十多名會員,開放時間從週一至週六早上10時至下午5時,每週六會有一名義務物理治療師到來服務。為了讓中心的器材發揮最大的功效和使用率,同時也避免有人故意破壞,中心也實行年費制,一般會友的年費是200令吉,障殘人士100令吉,以用作保養費用途。手足情深義兄助障友改良器材8年前,干哥哥莫職福(44歲)的這番話“你不會走不要緊,我把我的兩條腿給你!”,讓蔡志遠依然感動至今,他說,干哥哥自他發生車禍後,便盡力陪他走過艱辛的康復之路,兩人早已建立了深厚的手足之情,就連他創設康復中心也獲得干哥哥的全力支持。目前,莫職福在中心內當全職工作人員,專門研究和改良器材供殘障人士使用。“這裡的殘障人士需要我們,而我們則需要社會大眾。”莫職福指出,以前他對殘障人士的認識僅止於他們坐在輪椅上的印象,他不知道原來這些人一直面對大小解的困難。“由於癱瘓,他們在大解時需要事先使用藥物塞入肛門,等上十多分鐘後糞便軟化後,再使用已套上手套的手指用人工方式幫助排便;而小解方面,則是長期使用插管。”大解前需用藥塞肛門他說,蔡志遠初時不熟悉大解的運作,每次排便都搞到滿地都是血跡,排尿時也搞到發炎而要長期吃抗生素,非常痛苦。“看到他這樣,我尤其痛心,也不禁問自己,一直扶持他、鼓勵他生存下來是不是對的選擇。”他指出,現在的蔡志遠和以前判若兩人,現在的志遠最真實、最真誠。救回青年重拾對生命熱忱一名21歲印裔青年在一場交通意外中傷及第四節椎骨,需躺臥在床及靠儀器呼吸,全身只剩下聳聳肩的動作可做,這種痛苦將他帶入絕望之中,甚至令他萌起放棄人生的念頭。所幸他在蔡志遠的鼓勵與開解下,從呼吸運動開始做起,兩週後,青年不但成功擺脫呼吸器,還能坐起來。看見這名青年的病情有所起色,最高興的莫過於蔡志遠,他說,原來幫助人重拾希望的感覺是那麼的棒,所以,他早已視幫助殘疾人士振作起來為重大己任。“一個年輕人傷成這樣,呼吸都必須靠儀器協助,眼前的天空只剩下頂頭的這片天花板,我能體會他的痛苦,所以我告訴他要脫離眼前的困境,首先必須放棄依賴儀器才能重獲自由,否則靠著儀器哪都不能去。”他說,在獲知青年已能自行呼吸和坐著後,他立刻去探望對方,當時兩人見到彼此時,心裡充滿了激動。“這件事讓我看見了自己以前的驕傲、膚淺、自私和不負責任,也讓我重拾對生命的熱忱,所以,我決定下半輩子要繼續幫助別人。”兩度尋死被母親救回隨著車禍一併摧毀了蔡志遠的身體機能與遠大理想後,一直無法接受終生癱瘓事實的他,每天將自己關在房裡對著鏡子自暴自棄,腦子裡全充滿恨。“車禍讓我變得一無所有,我徹底失去了外型、自由、還有多姿多彩美好的日子。”眼見自己無法自理生活,連大小便和吃喝也要靠旁人協助,蔡志遠覺得自己的人生沒有意義且生不如死,便萌起自殺的念頭,兩次坐在輪椅上來到樓梯口,他準備要連人帶輪椅把自己推下樓之際,都被媽媽及時發現而將他拉住。兩年裡,他把時間全荒廢在絕望、埋怨與痛苦之中,期間也從復健的過程中不斷檢討過去那不可一世、自滿、傲氣的自己。“在我最低潮時,媽媽和干哥哥阿莫給我很大的鼓勵,當時,擺在我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放棄生命,要不然就繼續活下去。想到媽媽為我流的眼淚,還有朋友的支持,我知道我不能繼續這樣下去,我的身體已經癱瘓了,但是我可以選擇不讓心靈癱瘓。”就這樣,蔡志遠接受了現在的自己,並允諾自己要好好活下去,以報答媽媽和朋友的愛與關懷。日夜操練要重新站起來當蔡志遠接受自己癱瘓的事實後,他先前那積極開朗外向和不服輸的個性又回來了,他還給自己訂下輪椅上的第一個人生目標,即是要創造奇蹟,成為全世界第一個能重新站立起來的殘障者,以為其他殘疾人士帶來希望。“我知道一旦頸椎斷裂造成癱瘓是不會再有機會站起來,但不試又怎知道不行?除非自己放棄。”抱著在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站起來的堅定信念,蔡志遠每天做復健鍛鍊5小時包括站立半小時、把身子吊直1個半小時、騎腳車1小時,還有舉鐵。所有的復健器材都是經過父親和干哥哥阿莫所改良,以方便他使用。“我早上會做復健3小時,休息過後,到了晚上再練2小時,這樣維持了兩年。最初我連0.5公斤的鐵都舉不起,後來已能舉15公斤的鐵,身子被操練得很健碩。坐輪椅出門時,人們都會好奇的看著我,我都會在心裡開玩笑的說:沒看過帥哥坐輪椅嗎?哈哈哈。”【媽媽的話】自設器材陪兒完成助人使命蔡志遠的母親林如意(60歲)原是服裝設計師,但為了癱瘓的兒子,她最終放棄自己的事業。“他是我的骨肉,無論情況再怎麼糟糕,我都要他活下去。”身體殘缺心靈富足她披露,他們把兒子從吉隆坡接回馬六甲後,不只造成兒子失去參加每週一次的“障友聚會”,馬六甲醫院不足的醫療設備也令兒子的復建計劃幾乎停頓。為了兒子,他們開始自設器材,並由任職機械工程師的蔡爸爸進行改良,以方便兒子使用。“從兒子的事故中,我們見識到了輪椅文化,這些殘疾人士雖面臨身體上的殘缺,可是他們的心靈卻是富足的,他們看起來是最需要幫助的群體,可是卻比許多正常人更願意給予,對生命充滿熱忱,這對我來說是完全不同的生命,也給了我很多的啟發。”她指出,正因為有這些殘疾人士的幫助,家人和兒子才得以走出車禍的陰霾。“既然兒子活了下來,我們就應該把這份幫助傳出去,讓兒子賺回來的生命更有意義。”正是這股信念,推動著林如意陪同兒子一起完成助人的使命。輪椅鬥士個人檔案蔡志遠(Leonard Chua)年齡:32歲經歷:2005年24歲時因發生車禍,以致頸椎斷裂而被宣判終身癱瘓,一生需靠輪椅生活,但他沒有放棄生命,除了積極做復健讓自己康復,也主動到醫院安慰和鼓勵其他殘疾人士,並成為兼職激勵講師和司儀,受邀到醫院、機構及學校演講。目前,他開設“前勁康復中心"(Beyond Rehab Wellness Centre)非營利康復機構,透過復建助殘疾人士的心靈“站起來"。獲獎:2011年大馬十大傑出青年獎。2012年F&N公司頒發個人特出獎、Top 40雜誌頒發社會服務獎。獲選:2010年全馬首位輪椅鑽石王老五。全馬首位輪椅模特兒。
光明日報‧報道:陳家瑜‧2013.10.11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