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致全身癱瘓‧母揹上學陪讀‧女唸碩士圓夢

: 09/29/2013 - 20:14
(檳城29日訊)一場釀成一死一傷的車禍厄運雖徹底摧毀邱麗芳的健康,導致她全身癱瘓一輩子得坐輪椅,但卻擊垮不了她的求生鬥志,以及她對求學的熱誠。奇蹟活下來後,她花了5年時間走出喪友之痛,並努力做復健,為唯一還能活動的左手戴上特製手套,一筆一劃在紙上來回練力,最終讓她克服學習障礙,重返校園圓夢。目前攻讀碩士學位的她,除了朝著當教師的夢想前進,也以打造無障礙社會、為殘障人士謀求更好的生活素質為使命,並自行當起了“檢舉官”,檢舉對殘障人士造成不便的通道或公共交通系統,以便下情上達。過去14年來,若沒有61歲母親游四妹的照顧和愛護,也就沒有今天的邱麗芳。游四妹當年在女兒遇禍後不曾放棄或認命,反而樂當女兒的手腳,為女兒洗澡、餵飯和清理排泄物,還當起“陪讀媽媽”天天不嫌累地抱著女兒上下學、坐在課室內陪女兒聽書。正是這股母愛的力量,讓邱麗芳的內心越發強大,得以戰勝人生一場又一場的無情考驗。回首來時路,現年30歲的邱麗芳對《光明日報》說:“如果不是媽媽,我今天不可能做到這一切。”能和媽媽心連心一起迎向未來,她覺得很幸福。1999年,當年16歲的邱麗芳與同學共騎摩多途經吉打州峇眼三目新村時,遭一輛羅里撞及,就在兩人被裝進黑袋“打包”之際,有人發現邱麗芳眼皮和手在動,及時將她從黑袋裡解救出來,送往醫院救治。儘管被救活,但邱麗芳因頸部神經線嚴重受損,以致除了頭部,全身已經癱瘓,完全不能自理生活。眼看自己連基本的刷牙洗臉、吃喝拉撒要靠旁人協助,邱麗芳一度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而變得自暴自棄,對她而言,殘障等同判了她死刑,她不但失去了健康,連升學夢也被摧毀。申請用電腦作答考SPM邱麗芳自小成績優越,唸大學、當教師是她一生最大的夢想。她說,她從小就覺得唸書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因此,當她知道自己無法重返校園時,一度大受打擊。“車禍醒來後,醫生說我傷到神經線時,我就知道,這一輩子我可能再也沒機會站起來。當時,來探望我的同學都說,我的桌子還空著,他們在等我回去一起上課,我聽了很難過。”她說,在她感到絕望之際,親友紛紛建議她到殘障中心“見習”,希望藉由殘障人士的故事來激勵她振作,然而,她卻聲稱,從這些人身上反而看不到希望。“在殘障中心看到的一切,讓我感觸良多,我好像看不到任何希望。看見這些殘障人士反而變得更加依賴他人,我就不斷問自己,我真的要一直依賴別人這樣活下去嗎?”此後朋友的一句話“你還想不想上大學”,也再度提醒邱麗芳,她還有夢想未去實現。於是,她立即收起埋怨,不再把時間耗在悲傷上,而是重投書本的懷抱,努力追回進度。5年後,她向當局申請使用電腦作答,考取了大馬教育文憑考試(SPM),之後申請進入拉曼學院,再考上理科大學,甚至榮獲理大特殊能力學生金牌獎。當村裡的人都說她不可能會圓夢時,今天的她,確實和母親一起做到了。左手戴手套練寫字有些人極易被命運擊垮而一蹶不振,但成功的人是一次又一次將壓力轉化成動力,勇敢前行,正如邱麗芳。為了能重返學校讀書,她努力練習左手握筆,像小學生般在一張佈滿“虛線字”的A4紙上一筆一劃學寫,從原本要花費一小時寫完縮短至45分鐘完成,毅力令人佩服。不能握筆寫字,曾經是邱麗芳最大的人生障礙。她說,物理治療師初時告訴她,只要穿戴特製手套,她就可以如常寫字,當下教她欣喜若狂。然而,當治療師為她的右手套上手套後,卻發現情況並不理想,宣判她往後不能再寫字了,讓她再次受到打擊。不能寫字,意味著一輩子再也沒辦法上學,這會成為她最大的遺憾。回家後,邱麗芳越想越不甘心,忽然,她想起左手,看著傷勢比較輕微的左手,她決定嘗試用左手寫字。“我要求重新為我的左手套上了手套,雖然我過去不曾用左手寫字,可是一套上去,我太激動了,我真的可以寫字了!”自從以左手練字後,邱麗芳的力量全回來了,雖然當時她還沒法到學校去上課,可是她可以在家自修,朋友和補習老師也義務到家裡來幫她補習跟上學業進度,教她感動不已。“我可以這麼快振作起來,真的要感謝這些年來對我毫無條件付出,鼓勵我、幫助我的朋友和補習老師,我那時告訴自己,一定要努力,才不會辜負大家的期望。”母扛揹女兒上學9年邱麗芳癱瘓後,母親游四妹便辭去工作專心照顧她,母女倆14年來形影不離,可以說沒有游四妹,也就沒有今天堅忍剛毅的邱麗芳。多年來,游四妹不只包辦女兒的日常生活起居如洗澡、餵食和清理大小便,還天天扛揹女兒上下輪椅和客貨車到學校去,如此周而復始的“工作”,少點力都不行,這全憑她母愛的力量在支撐著自己和女兒。不僅如此,不識字的游四妹全程坐在教室裡陪女兒上課,成了大學生眼中的“陪讀媽媽”。她雖然常累得在課堂上睡著了,但只要女兒一移動身子,她就會馬上驚醒,幫女兒打點一切。忙碌了這麼多年,游四妹在扛揹女兒的過程中熬出一身腰酸背痛,年邁的她再也使不出力,只好聘請一名女傭代勞。她說:“是時候學習放手,讓女兒自立。”目前對游四妹來說,如何讓女兒充滿鬥志地去過活才是最重要的事,她曾看過一些父母可能是出自保護的心態,都把有缺陷的孩子留在家裡,這樣反而抹殺孩子學習的機會。“我沒唸過甚麼書,可是我卻認為,有缺陷的孩子,父母對他們的支持和教育真的非常重要,面對麗芳,我用了很樂觀的態度,常一有機會就讓她多接觸外面,這對她來說才是健康的人生。”推女奔波申請大學遭白眼“這孩子從小就愛上學,夢想當老師,但她都已變成這樣子了,我不能連她最小的一個希望也毀滅掉。”在大家都不看好邱麗芳可以上大學讀書,並認定她的人生和前景經已破滅之時,她卻於去年披上了大學袍,坐在輪椅上由媽媽推著出席理大畢業典禮,引起各界關注。這同時說明,游四妹當年執意讓女兒上大學決定是對的。當年推著女兒四處奔波申請入讀大學,游四妹不是沒受盡世人的白眼和批評。她說,村裡的人思想比較傳統,認為女人不需要太多知識,應該早點嫁人生孩子,因此大家對於麗芳到大學讀書一事都不抱期許,甚至潑冷水說:“就算麗芳成續標青,但她都已經行動不便了,還能做些甚麼?”女兒活著已是一種幸福但游四妹不理任何人的眼光,堅持去做對的事,她抱著女兒四處奔波申請入讀大學後,還辭去工作,陪女兒到檳城唸大學。“她現在還能不能唸書,其實真的無所謂,重要的是,我要她有了一個目標能夠重新振作,我不想她放棄自己。”她說,女兒曾被誤以為已死亡而裝入黑袋內,所以,女兒的命可說是撿回來的,令她心存感恩多於埋怨一切。“女兒可以活著已經是一種幸福,我真的不會要求太多。”游四妹慶幸女兒和她一樣不妥協,所以,她們母女倆才能夠攜手走到今天。另一方面,想起自己可以重返校園到畢業的那刻,邱麗芳百感交集。“我曾經以為這輩子可能再也沒機會踏入校園了,那一刻,我真的覺得再也沒有甚麼遺憾。我相信,只要還有一線機會,我的夢想一定可以實踐。”她還說,振作之後,她沒有一刻放棄過自己,就算是自己的身體,她也很努力照顧。“媽媽每天都會幫我做按摩和做運動,能抱著希望過活,是一件很美好的事。”聽長頸鹿和大象故事獲啟發60歲社工張海榮分享的一個“長頸鹿和大象”的故事,讓邱麗芳有所領悟,其實她的缺陷並不可恥,就像長頸鹿頸部長長的,大象鼻子長長的,這都是牠們身上的一個缺陷,但牠們並不以為意,一樣活得自在快樂,而人們接受了這樣的牠們,甚至覺得這些缺陷是牠們最可愛之處。反觀烏龜和蝸牛就對自己缺乏自信,只要一看到人,就把頭縮進殼裡,一世都選擇逃避。最終,麗芳還是選擇了要活得像長頸鹿和大象一樣,縱使有缺陷,也能抬頭挺胸過活,她不想像烏龜和蝸牛一樣,一輩子躲在自己的殼裡。張海榮從事會計行業,6年來每逢週末週日,他都會上門教麗芳英語和日語,教得麗芳說得一口流利的日語。不久前,麗芳要到吉隆坡參與訓練課程,他不放心她一人搭飛機,還特地陪同她一起飛到吉隆坡,讓邱麗芳感動不已。張海榮披露,他第一次見麗芳是在拉曼學院,那時,他從這小女孩身上看到很多悲痛,於是,便跟她分享了長頸鹿和大象的故事。“我告訴她,要學會接受這樣的自己,接受並不代表放棄,那次之後,她真的把這些話給聽進去,從此奮發立志,讓人欣慰。她在媽媽的支持下,發揮了內心的強大,並讓所有人都驚訝和欽佩於她的一切。”內疚好友車禍亡發生車禍後,讓邱麗芳最痛苦的是並非她這輩子無法站起來,而是和她一同遇車禍的同窗好友因傷重而去世。她說,這名朋友是她老師的女兒,這讓她更加內疚、自責,不能原諒自己。“但是老師沒有怪我,他還來信鼓勵我,甚至說已原諒了我。”她說,老師的這番話徹底打開了她的心結,助她走出陰影。殘障者投訴公共設施不完善:1.短柱子擋去路:為甚麼檳城中央醫院A座底層的通道上裝上短柱子,阻擋了輪椅使用者的去路?通道旁置放一台自動冷飲售賣機,這讓輪椅使用者想買飲料解渴都變成是一件很困難的事。2.設施差難通走:人行道狹窄、加上摩多、垃圾桶、柱子等障礙物,教坐輪椅的殘障人士如何通過?3.路邊沒行人道:路邊沒有人行道,造成殘障人士無法在人行道上等待和搭乘公共汽車。【母女鬥士個人檔案】游四妹(61歲)無悔付出:◆14年來樂當女兒的手和腳,替女兒洗澡、餵飯和清理排泄物。◆堅持送女兒讀大學,還當起“陪讀媽媽”,9年來扛揹女兒上學、坐在課室內陪女兒聽書。邱麗芳(30歲)經歷:◆16歲車禍後全身癱瘓,21歲重返校園,29歲理大電腦系畢業,目前攻讀碩士學位,研究及探討殘障人士之交通障礙與各種福利問題。愛心服務:◆將缺陷連連的殘障設備或公共設施拍下,圖文並茂上載至面子書,以便引起當局關注,進而作出改善。
光明日報/報導:林春蓮‧攝影:楊瑞榮、受訪者提供‧2013.09.29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