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14年洗心革面‧余波祥助人戒毒、輔導邊青

: 09/21/2013 - 20:58
(柔佛‧新山21日訊)49歲余波祥年少時無心向學,輟學後加入私會黨,像小混混般到處惹事、收保護費,更曾持械毆鬥把其中一人的眼睛打瞎。後來,他因患上胃病,在四處求醫無法根治下誤信了損友,以為吸毒可把病治好,沒想到這一口讓他自此上癮,隨嗜毒哥哥踏上一條不歸路。哥哥沉浸毒海18年,余波祥則被毒品奴役了15年,這期間他還販毒、偷竊、詐騙等無惡不作,甚至喪失理智暴力毆打妻子,成了親戚朋友避而遠之的“白粉鬼”。就在余波祥以為人生道路走到盡頭時,宗教信仰及時拉了他和哥哥一把,助他倆擺脫毒癮。洗心革面後,兄弟倆進修神學及輔導課程,齊齊踏上勸世之路,如今,他們分別在不同的教會當牧師,除了“牧養”教友,也以自身的經歷幫助其他毒友戒毒,並輔導誤入歧途的青少年,將他們拉回正途。來自麻坡武吉巴西新村的余波祥,在古來加略山沙令城市教會擔任牧師已有八九年。他向《光明日報》娓娓道來過去那段黑暗而墮落的日子時說,當年他升上中學預備班後,對課堂生活興趣缺缺,於是輟學提早踏入社會,做過餐館、摩多店學徒,可是沒有一份工讓他學上手。輟學加入私會黨“由於朋友們都是混私會黨的,很自然地,我也加入私會黨的圈子。”他說,僅有十八九歲的他已經大膽到跟人談判、收保護費,打架毆鬥對他而言,簡直是小兒科。“村裡神廟有祝典節慶,我也會客串兼職當起神廟乩童,為善信指點迷津、求財改運、卜卦算命,我那時相信神明必會保佑我事事順心順意,沒想到接下來的日子更慘、更頹廢。”余波祥一直飽受胃病困擾,到處求醫始終無法治癒。20歲那年,染上毒癮的朋友騙他說吸毒可減輕胃病的疼痛,塔信以為真,初次試了一口海洛英後,他感到一股亢奮感,一切的病痛好似煙消雲散。“就這樣,我對毒品停不了口,而且毒癮發作比胃痛折騰更令人難以忍受。”余波祥的哥哥同樣是前嗜毒者,沉淪毒海長達18年。余波祥說,他原本痛恨毒品,因為哥哥吸毒,當時父親要他好好看管哥哥,沒想到自己反而步哥哥的後塵,更身陷毒海無法自拔。“家裡的兩名兒子都染上毒品惡行,讓父親在親戚朋友面前抬不起頭來,父親因感到丟臉,都不敢到咖啡店喝茶。”兄戒毒成功激起鬥志余波祥一度以為轉換環境或許能夠幫助他擺脫毒癮,因此,他離開家鄉遠走浮羅交怡、亞羅士打、吉隆坡,並四處求神拜佛及依賴藥物來戒毒,但這一切的努力仍無濟於事。“戒毒不困難,要真正去除毒癮才是最艱苦的環節。癮沒戒,輕易便走回老路。”他說,直到母親患癌過世,他從亞羅士打返鄉為母親做功德時,看見哥哥已在基督教戒毒中心成功戒掉毒癮,這才激起了他的鬥志,決心戒毒。“哥哥說,他是在朋友的介紹下到新山加略山關懷戒毒中心戒毒了2年。見到哥哥脫胎換骨,精神煥發,我當下心裡發誓要重新做人,不再做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在余波祥34歲那年,他到戒毒中心戒毒兩年,過後,他繼續留在教會全職服事,並以過來人的身份幫助其他嗜毒者改過自新。“我和哥哥都已成為牧師,他在士姑來大學城的教會服事,如今我七十多歲的父親終於可以抬頭面對親戚朋友,告訴大家他兩個曾經是`毒鬼’的兒子已經掙脫黑暗的生活,堂堂正正做人了。”不過,余波祥唯一遺憾的是,母親已經過世,沒有機會看見他和哥哥的改變。感謝太太不離不棄余波祥不僅染上毒癮,也喜歡泡迪斯哥,女朋友多到十根手指數不完,不過,儘管他壞事幹盡,沒有盡到為人丈夫和父親的責任,但妻子始終對他不離不棄,這點令他感動不已。“吸毒者被毒品折磨得不成人形,人格尊嚴往往蕩然無存,我就常被岳母責罵、被人看不起,但我不曾反省,反而發脾氣打太太、趕太太走。”他指出,他20歲跟太太結婚時,太太已知道他有吸食毒品的惡習,不過,太太以為他只是玩玩,不知道毒品帶來的嚴重性,等他上癮後才瞭解到毒品的可怕。“以前我愛泡迪斯哥,女朋友很多,沒錢買毒品就打罵太太,忽略她對這個家的付出。在浮羅交怡時,我還交了一位泰國女友,結果離開她時我感覺自己`中降頭’,晚上睡覺夢見一棵大樹不斷抽我的血,額頭有東西被抽取,嚇得我每天提心吊膽,睡不著吃不下,精神恍恍惚惚。”余波祥說,無論他對太太如何不好,太太都把心酸往肚裡吞,不但默默的等他回心轉意,還一心一意的守護著他和兩個兒子。獲孩子重新接納余波祥的太太46歲,一路來她幫人縫衣服及當保姆補貼家庭經濟開銷。看見丈夫重新做人,她的內心欣慰之餘,最大的雀躍是現年分別27和25歲的兒子再度接納父親。余波祥說,孩子們曾親眼目睹他打過太太,因此,孩子從小跟他的關係疏遠,並抗拒和他在一起。“自從我改過自新後,孩子知道父親不一樣了,現在,我的父親、太太和小兒子也已信主,希望其他家庭成員日後也能信仰基督,融入教會大家庭。”注射毒品全身針孔“毒品真的不能碰,一碰就慘了,它毒害人心的程度實在太厲害。”余波祥說,他先是“追龍”吸食白粉,第八年開始用打針注射毒品入體內。當時他全身無一處不見針孔,有一次他發現雙腳腫脹,心裡害怕就此丟命,於是不再往腳部打“毒針”。“吸毒,我不怕死,腳腫反而怕得要死,你說可不可笑?”惡行氣壞母患癌亡余波祥毒癮發作時,沒錢買毒品,他便幹起販毒、詐騙、偷竊等不法勾當,還騙婆婆、父母的錢,偷拿太太的金飾去典當,偶爾失去理智時,他還會毆打太太。他稱,母親被他的惡行氣壞身子,一方面又擔憂孫子們的安全,結果健康每況愈下,最後患上血癌不治。他說,年邁的婆婆很疼愛他,每次都給錢他花,母親被他騙走的錢也不計其數,父親當時對他的行為徹底傷透了心。“父親拿過木棍打我,我無動於衷,親戚朋友一見到我像見鬼似的躲遠遠,這便是嗜毒者被當成是住在墳墓裡的活死人的原因。”余波祥指出,雖然他為毒品而無惡不作,但每一次都讓他幸運逃過牢獄之災。“我曾經被當成嫌犯,後來獲保釋。雖然一次又一次躲過法律制裁,但我沒有珍惜改過自新的機會。”人生不放棄就有希望經歷過人生的酸甜苦辣,余波祥體悟“不放棄,就有希望”的道理,他說,在他所輔導的戒毒個案中,他雖對那些不願悔改的嗜毒者感到失望,但仍勸勉對方不要輕言放棄,因為人必須先剛強才能獲救。“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我無法強求他們,但只要願意做,相信每個吸毒者都有重生的機會。”“過去我也想過自殺,卻沒有勇氣跳樓投海,怕死後無全屍。浪子回頭金不換,認罪接受基督信仰後,我拿定主意要好好過下半生。”助賭徒挽回婚姻余波祥曾幫助一個服食冰毒7年,精神幾近瘋癲的20歲青年成功擺脫毒癮,同時也協助有賭癮的丈夫與太太挽救破裂的婚姻關係,以及引導14至17歲的叛逆少年走回正路。他說:“那個20歲年輕人曾經發瘋狂毆打父親;嗜賭的丈夫也曾經刷爆卡欠大筆銀行債款,可是他們和親人都沒有放棄生命和希望,如今過著和睦生活。誰說犯錯的人不會有出路,重點是自己願意嘗試改變,否則誰也無法搭救。”“人生短短幾十年,生活有多麼不滿、氣憤的事,也要學習放下,珍惜時間、珍惜身邊的人。”【個人檔案】余波祥(49歲)經歷:20歲吸毒,34歲在宗教感化下成功戒毒,目前擔任牧師。勇士專業:◆勸服道友戒毒◆輔導誤入歧途的青少年,將他們拉回正途。
光明日報/報導:李桂萍‧2013.09.21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