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歲婦打工養家【籌足,停止籌款】

: 08/03/2013 - 18:00
(霹靂‧怡保3日訊)37歲單親媽媽4年前被診斷患上第二期卵巢癌,儘管已動手術切除卵巢,無奈癌症在一年後復發,且已進入末期。如今,她仍堅持完成所有治療,但始終放心不下兩名年幼尚小的女兒,還有為了協助她養家而被逼離鄉背井到吉隆坡當幫僱的81歲高齡母親。病患陳思鳳經歷了兩次婚姻失敗後,目前與一對8及14歲女兒、父親陳偉華(74歲)及一名姐姐同住在怡保沙田園。陳思鳳週六在晨光愛心隊隊長李傑文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說,她知道自己的病情不會好轉,希望能在離世前,安排好女兒及父母的生活,包括預先籌備一筆生活費,希望能獲得善心人士的捐助,讓她安心下來。中風父煮三餐料理家務患病前,陳思鳳是家中的經濟支柱,負責照顧父母及兩名女兒的生活開銷。當時,她在一間手機店當助理,每月賺取逾1000令吉的薪水,儘管收入不多,但每個月省吃儉用,一家人還能過日子,最重要的一家人可以住在一起。她說,高齡母親何金鑽(81歲)原是一名陪月婦,十多年前,因為母親的工作必須捱夜照顧小孩,非常辛苦。她於是要求母親退休在家享福,沒想到,她之後就患癌而無法工作,中斷了家中的經濟來源。“母親在退休逾10年後,被逼為了生活再次踏入職場,前往吉隆坡照顧一名行動不便的親人,以換取每月1000令吉的薪水。”她透露,母親每月賺取的1000令吉薪金,當中800令吉就交給她們三母女,自己留下100令吉,另100令吉則會給父親當零用錢。“我父親十多年前中風,目前聽力和視力逐漸衰退,所以無法工作,但平日會協助我烹煮三餐及料理家務事。”為了幫補家計,陳思鳳目前在家替工廠縫制鞋子,精神狀態良好時,她平均一個月可有逾100令吉的收入。另外,她也慶幸擁有一些好心的鄰居,大家知道她家庭經濟不太好,偶而會送來糕點給兩名女兒吃。為了爭取與女兒相處的時間,陳思鳳每天都會忍著痛苦,來回七八次載送女兒上下課及前往補習班。提及父母女兒多次哽咽每當記者詢及病情時,陳思鳳都能對答如流,一提到父母及女兒時,她就多次哽咽,還雙眼透紅。她說,獲悉自己患癌後,她便把病情告訴兩名女兒,讓女兒做好心理準備,並且吩咐兩名女兒在她離世後互相照顧,她甚至拜託友人幫忙照顧女兒。因此,她目前希望能籌募一筆費用,讓兩名女兒及高齡的父母能在她離世時,繼續生活及學業。在約兩小時的訪問當中,陳思鳳每隔半小時就必須前往洗手間一次,每次至少花時10分鐘。她解釋,腹部除了腫脹,還會腹痛。當每次猶如腹泄的疼痛來襲時,她就會非常痛苦,坐立不安,“不過我早已習以為常,即使醫生給了止痛藥,但我沒有服用,我還能支撐得住。”切除卵巢癌細胞擴散全身陳思鳳指出,2009年1月,她的小腹突然腫脹,猶如一名懷有4個月身孕婦女般,於是前往醫院檢查,結果證實患上第二期卵巢癌。她當時毫不猶豫的動手術切除卵巢,並接受了6次的化療療程。可是,2011年她前往醫院復診時,發現癌症已有擴散的跡象,肺部長有兩顆約2公分大小的腫瘤,肝部及身體多各部位的癌症指數也超高。“當我知道癌症已經來到末期,並沒有太多感覺,當時只想到家人,所以很積極參與各項療程。現在我正等待開齋節後,開始接受第二階段的化療療程。”陳思鳳提到,近期她開始覺得體力不支,容易疲倦,而且也覺得心臟不適,相信這是化療的後遺症。被問母若不在長女掉淚當記者問及陳思鳳長女林燕儀(14歲)目前的心情時,她多半都在搖頭,或不說話,還數次在記者問到若母親不在,日後如何打算時,禁不住掉下眼淚。儘管如此,她還是堅強面對記者的問題。她說,她並不準備告知同學有關母親的情況,她目前能為母親做的事是,每天放學回家後,會儘量陪母親談天,還不停說笑話逗母親開心。她表示自己日後會好好照顧同母異父的妹妹黃芯湄,姊妹倆不會分開。訪問期間,黃芯湄顯得害羞,記者要求拍照時,她總是躲在房裡,不願露臉,可是記者放下相機時,她就一直靠在母親的肩膀;當記者提到其母親的病情時,她還數次別過頭去拭淚。陳思鳳提到,第二任丈夫於6年前離家,去年曾與她聯絡,還給了女兒一些零用錢,但之後再次失去音訊。她說,前夫知道她患病,但她從未計劃日後將女兒交給對方照顧,因為女兒對父親沒有印象,也不願跟隨父親。若女病逝老婦願顧2孫女陳思鳳的母親何金鑽強調,如果女兒離世了,她會擔起照顧兩名孫女的責任,因為這是女兒的心願,她會盡力完成。她提到,儘管再如何擔心女兒的病情,但為了一家人的生計,她只好離鄉背井到外地工作。她說,因為工作的關係,她只能在放假時,回家探望女兒及孫女,而平時女兒會致電問候她,雙方都是靠著電話,互通各自的消息。“自己的女兒生病了,怎會不擔心,但再擔心也要生活,何況家中還有小的要照顧。”李傑文吁善心人士捐助李傑文拜訪陳思鳳時,帶來一些善心人士捐贈的乾糧及1200令吉捐款。他同時呼吁善心人士能踴躍捐助陳思鳳父母及女兒的生活費,好讓陳思鳳安心。他促請怡保中央醫院能儘快安排陳思鳳進入第二階段的化療療程,以控制病情。“陳思鳳很堅強,她心願是能控制病情,之後就可以與家人有更多的相處時間。”
光明日報‧2013.08.03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