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存儀:為眾生獻身‧勇士讓生命發光發熱

  • 本屆20名入圍的光明勇士,整型俠醫邱平來、護熊使者黃修德和慈悲小天使李怡萱讓聶存儀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記。(圖:光明日報)

  • 聶存儀:20名勇士各有本身的特質,以及燃燒自己為社會奉獻,讓生命發光發熱,所以每名勇士都很偉大。(圖:光明日報)

(霹靂‧怡保20日訊)第五屆光明勇士20名入圍者誕生後,第二屆光明勇士“重生義工”聶存儀直讚這些勇士們燃燒自己為社會奉獻,讓生命發光發熱,非常偉大,而在她心目中,“整型俠醫”邱平來、“護熊使者”黃修德及“慈悲小天使”李怡萱更是勇士中的勇士。她解釋,人類一直以來都在從事“護生”的工作,邱平來是為面容殘缺的貧困患者操刀,讓他們重建信心;黃修德與李怡萱則是為眾生獻身,這份“大愛”,讓她肅然起敬。

她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她把票投給這3名勇士,可能與本身的遭遇有關,尤其是邱平來,讓她想起了她生命中的貴人――一個以愛和耐心對待病人的整容醫師。

“邱平來遠赴落後國孟加拉義診,為患有兔唇但沒錢治療的貧窮嬰兒或青年義務做唇鼻修復整型技術,以還孩子正常的容貌,並繼續用手上的整型刀幫助更多面容殘缺的貧困患者,顯現了他是醫者父母心的仁者。”

她說,她曾被無情火燒傷全身,在傷口癒合後,身體各部份都有皮膚連成一團的問題。“我曾一度無法抬高雙手,是因為手臂和腋下的皮膚相連,頸項也因為相同的問題而無法隨意轉頭,非常辛苦。”

開刀逾10次重整容顏

她感恩地說,她曾經連樣子都沒有了,慶幸是遇上怡保中央醫院一名華裔整容醫生,逐步地替她重整容顏、重修輪廓。

“雖然他非常忙碌,但我感受得到他對病人的愛心、關懷與鼓勵。”

回想過去在手術台上的日子,聶存儀說,在整型手術方面,她開刀超過10次,單是頸項就是馬拉松式的手術,花上了八九小時。正是這名“貴人醫生”將她背部的部份皮膚移植到頸項,待手術完成及痊癒後,她的頸項終於可以扭轉自如,再也沒有皮膚緊拉的後遺症。

“還有一項手術,就是切除腋下與手臂相連的贅肉,讓我隨意地舉起雙手;身體其他部位的整型,也是由這名醫術高超的醫生動刀。我很感恩他幫助我恢復容顏。”

聶存儀指出,整容醫師是在用愛心和耐心對待他的病人,讓病人重建信心,重新恢復正常的生活;所以,她瞭解整型醫生職責的重要性,因此,她想對這名“貴人醫師”說:“辛苦你了,醫生。”

支持黃修德保育熊工作

護熊使者黃修德27年埋頭家禽、野生動物保育的研究工作上,當中16年住在森林,近5年更在沙巴從事保育馬來熊工作,這種奉獻精神,讓聶存儀感動。

“我看過人類拿取熊膽汁作為草藥用途的片段和報導,讓我感到心痛;人類並不能為了本身的利益而去傷害同樣只有一顆生命的動物,活著對牠來說就是痛苦,我們應該將心比心愛護動物,以維護大自然的和諧,更何況,熊膽汁的醫藥療效,可以用草藥取代。”

聶存儀體會到,保育熊是一項很少人在做,卻非常專業的領域,所以應該給他們鼓勵,讓他們繼續走下去。

“人類傷害動物,遠遠多過動物傷害人類,而且人類還是有具有目的和為了本身利益作為出發點去傷害動物;想深一層,其實動物也需要愛護,需要人類的關懷才可以生活的更好,大家應該共生,尊重生命,動物的生命也需要人類尊重,應該一起好好相處。”

參與餵養流浪狗已有一段時間的聶存儀,不禁想起一隻野狗被車撞傷而跛腳的事情。

“這隻狗,腿部傷口深可見骨,一名婦女負責餵藥,我則是以消炎藥水清洗傷口,敷藥再包紮,用藥膏;照顧了兩個月,狗的傷口癒合,卻發現牠的身體衰弱了。”

生命之重,讓聶存儀對於護生工作有所感觸,她發現,在動物的世界裡,其實是單純,且具有靈性,就算傷害牠,牠還是會視人類為朋友和親人,這是人類應該學習與包容的。

讚慈悲小天使體現大愛

在聶存儀眼中,慈悲小天使李怡萱的義舉,值得大家鼓勵與學習。她說,不少人在13歲這個年齡,還不懂得如何愛惜生命,但在李怡萱身上卻體現了大愛,過著充實有意義的生活。

李怡萱7歲時在北京看到一名5歲女童的身世可憐,即二話不說把所有新買玩具連同身上僅有的100元人民幣捐給女童;8歲時,她為了拯救流浪狗,深夜一人獨自摸黑進入森林,也試過爬到大水溝救出小狗;12歲時,她到泰北大谷地當義工老師,教導孤貧孩童數學和中文;今年上了中學,她更是天天提早半小時到校,為的就是替罹患血癌的同學揹書包。

聶存儀也從餵養的狗隻身上,激發了慈悲心,學習到如何愛惜生命。“最重要,李怡萱,你要堅持下去,你要知道,牠(動物)需要你,他們的愛,也只有你。”(光明日報/報導:黃健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