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需入院3次堅持出院‧病弟辭工顧半癱兄【籌足,停止籌款】

: 03/04/2013 - 19:33
(吉隆坡4日訊)53歲男子於6年前遭遇一宗攫奪案,事後以為只是皮外傷,便只簡單到診所塗上止血藥物,不料事隔數星期,他突然在家中爆血管造成左半邊身體癱瘓,從此行動不便。他弟弟毅然辭去工作,不辭辛勞的照顧哥哥多年,每天為他準備三餐,還攙扶著哥哥步行45分鐘到離住家不遠的便利店兜售商品,幫補家計。弟逢天氣熱哮喘會發作但是,弟弟患有心臟病和嚴重的哮喘病,只要天氣炎熱,哮喘就會發作,一個月進入醫院至少3次。儘管醫生建議他必須留院觀察,但他堅持要出院回家,照顧無法自理生活的哥哥,手足情深令人動容。居住在旺沙馬朱第二區組屋的謝炳昌和弟弟謝炳康(48歲),一直在一起互相依靠,不分日夜的努力工作,無奈天意弄人,哥哥出事後,醫病已花光了所有積蓄,加上弟弟的病情雪上加霜,使他們的生活拮据,感到前途茫茫而灰心喪氣,處境令人同情。由於謝炳昌自發生意外後,而影響了說話能力,因此弟弟謝炳康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代陳述事件的經過。他指出,事發當晚8時,哥哥走在蒲種區一帶兜售商品時,突然一輛摩多從後飛馳而來,當他還來不及反應,匪徒就從後扯掉他的手提包,使他身體摔倒,失去平衡跌入溝渠。他說,那時哥哥大聲求救,熱心的路人連忙把他從溝渠裡抬起來,並送進診所。“哥哥的額頭,眼角都有傷痕,但診所的醫生沒有做詳細的檢驗,就替他塗上止血藥物,叫他離開。"他說,直到數星期後,他發現哥哥的左腳走路不穩,因此立即帶哥哥前往醫院檢查,才得知爆血管造成左半邊身體癱瘓。他提到,哥哥不但身體癱瘓,因為一時無法接受病情,使他得了輕微的精神分裂症,經常在家自言自語,令他十分心痛。自從哥哥出事後,家裡便聘請女傭看顧哥哥和年邁母親,惟直到母親數年前過世,謝炳康立即辭掉工作,在家裡全職照顧哥哥。貧病交加沿途兜售賺家用原本從事電腦員的謝炳康,每個月都有固定的收入,加上居住在沙巴州的姐姐定時匯款450令吉給母親作為家用,所以家計不成問題。“但哥哥出事後,我靠積蓄帶他四處醫病,但礙於醫費藥費昂貴,多年積蓄已經耗盡多時。"他指出,雖然姐姐有固定給家用,但只是足以應付他和哥哥的醫藥費和一些開銷,剩下是伙食費。一週僅有20元收入為了糊口飯吃,他們唯有靠著兜售商品,如原子筆、襪子等,以賺取微薄的收入,勉強度日。雖然有時候一個星期僅有約20令吉的收入,但每天早上8時,謝炳康負責扶著哥哥,再拎著一張凳子和背包,花上45分鐘一步步走到離住家不遠處的便利商品做生意。兄弟倆的堅持與付出,一時成為鄰裡佳話。“由於哥哥走路比較慢,加上我的哮喘病需要休息一會,所以我們一路上走走停停才能順利抵達目的地。"他透露,之後他就回家負責煮飯,直到下午2時便去接哥哥回家吃飯。他提到,雖然有朋友介紹餐廳侍應工作給他,但因哮喘病手經常抖,無法適應工作,結果被辭退。他說,他只有一名哥哥和一名五十余歲的姐姐,但姐姐嫁到沙巴多年,家境不好,加上他明白長貧難顧的道理,因此他懇請社會大眾伸出援手,助他們兄弟倆渡過生活難關。兄:弟每天耐心扶上下樓記者嘗試與謝炳昌溝通,他緩緩說出自發生意外後所帶來的傷害。他語氣緩慢地說,自己的左手和左腳都不能動,所以日常生活中,都要靠右手出力。“幸好弟弟每天很有耐心的扶著我慢慢上下樓梯,不然有時候我的腿發軟,容易跌倒。"擔心死後無人照顧哥哥謝炳康接受訪問時,突然有感而發的落淚說,自己經常被送進醫院,看見一些認識的病人因來不及搶救而過世,他很擔心遲早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我不是怕死,只是擔心死後哥哥的生活該怎麼辦,沒人照顧他的起居飲食。"他透露,每當想到這個問題就會落淚,一整晚無法入眠。“之後我主動找姐姐商談,叫她到時不必大費周章處理我的身後事,最重要是繼續照顧哥哥,完成我最後的心願。"他為照顧哥哥,心都操碎了,但儘管如此,他還是無怨無悔的細心照顧著行動不便的哥哥,甚至寧願不結婚,以堅守在哥哥身邊。
光明日報‧報道:陳安棋‧2013.03.04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