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馬華遲來的覺悟

: 12/10/2012 - 20:04
衛生部長兼馬華署理總會長廖中萊發表一份譴責萊納公司混淆人民的文告,並以罕見的強烈措詞表明不能讓稀土廢料或副產品滯留我國,否則就要立即停產。這是首位內閣部長對萊納稀土廠作出最嚴厲的批評和警告,也反映馬華“終於"認同反對稀土廠者的疑慮。只是,廖中萊說得太遲了。100個貨柜的稀土精礦已經運到關丹,首批稀土已經置入窯裡提煉,而危害生態環境的輻射性廢料也即將出爐。為甚麼在米已成炊之前,涉及的部長們和原子能執照局沒有問清楚萊納哥,到底會如何處置這些廢料?到底萊納哥有沒有把廢料變成副產品的技術和設備?是否真的會有任何國家和商家將購買和使用含有輻射性物質的副產品?到目前為止,把稀土廢料運出國只是一個口頭承諾,但沒有實質的保證和明確的步驟。萊納哥要把廢料變副產品,也只是在口頭上的“研究階段",並沒有十足把握,也沒有設下任何期限。而唯一的事實是,萊納哥承認早已花費1000萬令吉建設永久儲存庫。100年後才研發出廢料變安全副產品的技術,到時才運出國外,這算不算違約食言?政府高官一直要反稀土人士提出“實質的科學證據"來證明稀土廠有害,政府才會考慮關閉稀土廠。但現在應該反過來問的是,萊納哥並沒有提出“實質的科學證據"來證明他有能力把廢料變商品,也沒有“實質的商業證據"來證明他能把輻射性產品賣得出去。請問,為甚麼萊納哥可以獲准操作?早就應該看到的後果,早就應該提出的疑問,早就應該發出的警告,如今來得太遲。從播種插秧、收割稻米,到了米已成炊,白飯進了肚子,等著一坨坨糞便從肛門出來之前,這時才來討論興建廁所的問題,不如等著洗褲子吧。更大的問題是,廖中萊的立場是否能代表政府的立場,馬華的決定是否能左右政府的決策。一篇義正詞嚴的文告是為了力挽崩潰的誠信形象,打腫臉充胖子,還是真正具有影響力的地位?反稀土運動人士不必高興得太早,但也不必絕望得太早。如今馬華都會有一點點覺悟,也許還有更多人有所覺悟。
光明日報/潑墨‧文:戴志強‧2012.12.1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