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金城美食考古尋根

: 11/22/2012 - 13:00
對林金城來說,當今世上任何食物都不會有固定的定案,因此,食物考古不能停頓,只有繼續!揭開食物的前生今世成了這位不叫做美食家的知食分子終其一生的追求!食物考古之旅旅行有許多種方式,林金城的旅行方式絕不是觀光旅遊團的呼嘯而過,而是一步一腳印的食物旅行,像他這樣的食物旅行,一定要有決心、恆心與好奇心。過去廿多年間,他飛奔天涯海角與食物結下不解之緣。他的旅行模式是很個性化的,“一般上,前半段旅程是有備而來的,那是出發前就計劃好的旅遊景點;後半段則一定要有勇於冒險的精神,不然永遠不會發現新的事物。"在其個人經驗當中,後半段旅程所獲得的感動往往比前半部更多,也更有趣。由於他偏愛持續性旅行,同一個城市可以拜訪很多次,於是,前一次的沒計劃性部份都將成為下一趟的前半部旅程部份,他說唯獨如此,才能在同一個點不斷發掘,持續發現新觀點。他依樣畫葫蘆把這種探索模式放到食物發現之旅當中,“每個旅程中,我們都一定會嚐在地食物,在咀嚼的過程中,除了衝著它的味道觀點,還可以以吃看歷史。"探索美食喜歡尋根究底在強烈的好奇心驅使下,他開始對某種食物產生了深度的熟悉感,“在往後的歲月裡,我可能在另外一個地方發現類似的食物,自然而然對接近的食物產生聯想,我會花心思去思索兩者之間的關聯。"在此,以他在面子書曾上載的一張名為“豆腐街老黎叉燒咖哩飯"的圖片為例吧,字裡行間看出他有別於他人的品食心得,他寫道:“坐在陋巷裡,吃著這麼一碟歷史滿滿,簡單得如同一般經濟飯的`叉燒咖哩飯’時,卻因為對其`故事性’的聯想,和有跡可尋的`傳奇’,我特別感到有種融入歷史、融入生活的快感……"這就是林金城吃的心情,正如香港文化人梁文道曾撰文形容他寫的飲食文章,指他在尋食的過程中,存在一股考古癖,喜歡尋根究底,一路查考諸種食制之由來變化。若把尋食探味視為一門考古項目,意味著它是永無止盡的議題,“考古,怎會有結束的一天呢?"他指出,任何的考古工作都是在有限的範圍內不斷發現,食物亦不例外,一種食物可以帶領人們回到“食的原點",但需要人們不斷去挖掘。食物是人創出來的林金城向來是埋頭做事,抬頭看人,連帶食物也與人扯上莫大關係。在與食物打交道的過程中,他最大的體悟是,食物不是無中生有的,“每一種食物的出現都是人類創造出來的。"他對待這種由時間累積下來的成品的態度,絕對尊重,甚至虔誠以對,“當我們手裡捧著一碗粥在吃時,它看似很簡單,卻是某個老阿嬤投入了畢生歲月、精力和心力熬煮而成的味道啊!"在面對食物時,他是理性與感性並重,“對待食物本身是感性的,研究食物的歷史必須具有理性思維。"像他這樣一個與食物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知食份子,是否最懂得界定食物的好吃與不好吃?孰知,他對我說,每當他聽到有人說難吃的食物時,心中就會湧生一股不悅。在他而言,食物有很多種,只要有人選擇把該食物嚥下口,勢必有其存在價值。有的食物令人吃了流淚“味蕾是很主觀性的東西,一種食物的好吃與否也並不是你當下的想法,而是長久以來經驗的累積,還有個人對某種味道的習慣,和產生過的情感有著莫大關係。"他舉例,有的食物讓人吃了會流淚,這是與個人的記憶有關。“在我的生命裡頭,食物不會告訴你它很難吃,好吃或者不好都是個人的定義,故此,每個人心中都可以有個食物排行榜,而人人都窮其一生在尋找屬於自己的味道。"所以,在他出版的兩本飲食雜誌書《知食份子1》及《知食份子2》裡頭,從來不給予“非吃不可"的理由。“飲食行為必須超越純粹的味道品嚐,意即對食物的感覺引發對它的情感,還有它的歷史。"他隨手指向餐桌上擺放著的伯爵茶,說道:“你是否想過為甚麼它叫伯爵茶呢?"他解釋,與伯爵茶接觸時,第一個層面是面對它,隨之,你會想起它與自己之間的關係,“伯爵茶讓我想起昔日爸爸在工作回家後,總會沖泡一大壺的伯爵茶來喝。最終,來到最深層的一面是探討其歷史,當你知道當年英國人如何在中國認識到伯爵茶時,這茶喝起來特有質感、特別豐富。“如此一來,喝伯爵茶不僅限於解渴,或是喝出主觀性味道,反之,它是可以連接一個時空,讓你深刻感受其存在的歷史傳承價值。"他指出,想要擁有這種飲食態度並不難,可以通常平日的訓練建立起來,在每個人都掌握了這個吃的竅門後,人人都可以像林金城般,當個知食知飲知味的一分子了!飲食文章貼近民眾林金城自2003年開始撰寫飲食散文,從文學角度思考飲食這回事,三年後把這些文章結集成書,書名為《知食份子》;2007年,他因此榮獲台灣《中國時報》主辦的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之年度最佳生活品味部落格首獎,隨後,他試圖跳出文學的範疇,以“食物為主,旅行為輔",推出《知食份子尋味地圖》(2009年出版),這使得他的飲食文章更貼近民眾了。每個地方都有代表性食物,同一樣食物到處都有,為了找出每種食物在不同地方的特色,以及形成的飲食氣候,他惟有選擇全馬走透透,這正是出版《知食份子1》及《知食份子2》這兩本飲雜誌書的初衷。麻坡潮食天下在《知食份子1》裡,他把知食逛街之旅的焦點擺在麻坡的版圖裡,“為何是麻坡?原因無他,在這個小鎮裡,人們能找出最完整、最精彩的潮州食物。"在無數次往返吉隆坡與麻坡的旅程中,他一直都在這個小鎮挖掘食物、人文與歷史的聯繫。他透露,早年,麻坡是潮州人聚集之地,主要以經營小食生意維生,只要在當地穿街走巷,即會發現此鎮是名副其實的潮食天下,重要的是攤販們仍堅守著傳統手藝。讀者跟隨他的文字腳步,循序漸進地走入他在麻坡的貪吃之旅,他從一條名為“Jalan Yahya"的香蕉街開始帶人走進麻坡的前塵往事。如同歲月匆匆,只在翻頁間,讀者見識到了麻坡今時今日的食物,從水粿、炒粿、煎粿、菜頭粿到潮州粿,不同粿品裡頭,裝載得滿滿的是生活歷練、原鄉情懷、對古早舊法的堅持,一道“黑白炒"、“鮮蚶沙爹"更是吞噬了好幾代人的歲月時光,有著無盡的思鄉隱喻和文化底蘊,飄散出濃得化不開的“潮滋味"!巷弄尋食好去處林金城在潮食重鎮的旅行是巨細靡遺,從天亮走到天黑到天快亮,他的行腳不停止走在巷弄間,身影穿梭在食攤與食攤之間,眾人再熟悉不過的海南雞飯、鴨飯、叻沙、雲吞麵、涼茶,它們卻在麻坡散發出別有一番滋味,成了無以取代的味覺古跡。在麻坡貪食版圖中,又怎少得了烏達傳奇呢?林金城花了將近三年時間,從老麻坡的口述歷史中,不斷進行交叉考證,赫然發現麻坡烏達的由來,這個新發現或許是連麻坡人都一無所知的,他卻憑著堅毅之心,構築了麻坡人昔日的流光片影。這此章節的最後一部份是他一直想做的事,利用他過去考察古蹟的經驗,為讀者提供一個全面的逛街地圖,讓人們到麻坡嘗一嘗,也能走一走,看一看當地歷史古蹟,有意把它包裝成一個深度飲食旅遊,他的做法可謂用心良苦啊!在完成《知食份子1》之後,他就已經開始思索如何讓《知食份子2》更精緻化、多元化、深度化。當我把新鮮出爐的《知食份子2》捧在手裡,從色彩鮮明的封面,已予人一種不同於其他飲食雜誌的驚艷感受,排列有序的食物拼圖更是活靈活現,形成一種推動讀者去翻頁的力量。夢想完整呈現從一開始的客家茶果圖鑑,七層粄、砵仔粄、客家糍粑、煎燶包、大籠粄、河婆菜粄等,久違的熟悉感一下子翻箱倒篋,讓我想起客家籍貫的亡母、好友的外婆,一抹思念的愁緒無路可逃,索性讓它在文字與圖片中宣泄出來,試圖從這些茶果歷史中隱約看出老一輩人走過的生活路!在看得入迷時,已經用手翻到“馬六甲老街專輯"的畫面,林金城吸一口氣,說道:“把22年的夢想完整呈現出來了!"他把自己在文學、考古、尋食、旅行中所學的知識融會貫通,再以獨特方式呈現,希望每個人都能按圖索驥,進行非一般的古城之旅。這趟馬六甲食之旅,他的“逛食老街路線"專注在仍保存完整飲食行業與歷史的老街,從打鐵街開始出發,沿路去到打金街和賭間口,每一條街都存在被人忽略的老行業,都具有歷史價值的古跡,更少不了在時間長河中,生存下來的食物老故事。他的探索觸角到了無所不在的地步,即便是佈滿了斑駁歲月的巷弄也是他尋食的好去處,“雖然巷口食攤已消逝,巷口人潮不再,但這全都是屬於馬六甲人的曾經。"這本飲食雜誌書裡的食物地圖,讓人們重新發現古城老街,一看就知道是作者的嘔心瀝血之作,更是他的圓夢之作!林金城的食物旅程,馬不停蹄!該來的都會來,該去的都要去,甫做完《知食份子2》,才鬆一口氣,下一本雜誌書立刻在他心中醞釀、發酵了,我們都拭目以待!
光明日報/副刊‧報道:王芷萱‧2012.09.22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