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槤新貴“黑刺"

  • 榴槤新貴“黑刺"。(圖:光明日報)

  • 檳州農業局主辦的榴槤比賽,今年度最佳榴槤獎花落“黑刺"。(圖:光明日報)

  • 廖石乾及廖順豪父子兵上陣,穿梭榴槤果園中樂此不疲。(圖:光明日報)

  • 廖石乾:“這棵榴槤樹高逾百呎,樹齡已有百年了……"(圖:光明日報)

  • 濃密的草叢飄來榴槤香,廖石乾在搜尋掉落的榴槤。(圖:光明日報)

  • 榴槤季節又來了,廖石乾每天早上到果園搜集榴槤而忙碌。(圖:光明日報)

  • 廿多年樹齡結出的“黑刺",果肉色澤鮮豔、肉質香甜又帶粘稠,賣相特佳。(圖:光明日報)

  • “黑刺"一出,誰與爭鋒!(圖:光明日報)

  • 廖石乾的果園已經結滿榴槤,月杪榴槤就會掉落而盛產。(圖:光明日報)

  • 擁有44年種植經驗的廖石乾,在眾多水果農作物當中,對榴槤情有獨鐘。(圖:光明日報)

今年雨水特別多。

告別了六七月的榴槤季節之後,當今十一月又是第二季榴槤掉落時,處處再現榴槤香。

再寫榴槤,第二季的榴槤尋芳,矚目焦點在“黑刺"身上;桃李不言,自下成蹊。

為甚麼是“黑刺"?

很簡單,就像登上寶座的選美佳麗般,飛上枝頭便是鳳凰。

“黑刺"榴槤自今年在檳州農業局主辦的榴槤賽中,奪得冠軍榴槤後,人氣急升,全馬人風靡追捧。

上一季吃不到它的果王迷,早在十月就引頸關注“黑刺"的次季產量。

現在,他們終於盼到了。

市場預言,本來就是榴槤粉絲心頭好的“黑刺",從今以後將以大馬頭號榴槤“貓山王"並駕齊驅,廣泛被人們認識和喜愛。

憑“黑刺"榴槤名傳北馬,吸引全馬榴槤迷往他果園鑽的檳州威南果農廖石乾,正是咱們今天的主角!

外殼硬刺帶黑而得名

聽過第一次吃“黑刺"榴槤的饕客說:這榴槤,味道是天上人間!

我們吃,感受到的它的濃郁陳厚,甜中微略帶苦,很有層次感。簡單來說,這榴槤果味香濃,特色非常明顯,是那種一吃難忘的榴槤味道。

來到冠軍榴槤果園廖石乾的榴槤園,他告訴我們,“黑刺"因外殼硬刺帶有黑點而得名,它球形的外表,果肉黏稠色澤亮麗偏紅,很容易辨認。

廖氏有3個榴槤果園,種得最多的品種便是“黑刺"。今年6月,他帶著2顆“黑刺"參加農業局主辦的榴槤賽,在逾百名參賽者中“黑刺"脫穎而出,奪下冠軍和季軍,連中雙元,令廖石乾喜不勝收。

廖石乾去年首次參賽,不過因為“黑刺"榴槤樹被松鼠以及老鼠摧毀,所以他臨時以另外一棵樹的產品參選,結果只獲得安慰獎。

他說,樹齡要超過20年才能長出好吃的榴槤,去年參賽的“黑刺"榴槤樹齡只有三四年,所以味道還不算是最好。

打破常規圓為上品

據知,好的榴槤外形多是橢圓形的,圓形的不算佳品,“黑刺"卻打破這層定律。

都說“人不可貌相",想來這句話對世間萬物皆然。

廖石乾說,25年前,朋友無意間發現園中有棵樹的球狀榴槤,果肉出奇的好,但他不以為然,沒放在心上。

1年後,朋友盛意拳拳又拿“黑刺"讓他品嚐,他不禁好奇心大起,一吃之下驚為天人,所以就跟朋友要了“黑刺"的樹苗裁種。

廖石乾的3個園坵分佈在吉打三巴央、高淵的樂勞以及雙溪堡,“黑刺"品種榴槤樹就有六七百棵。榴槤產量最高的時候,榴槤園可日產三百多粒“黑刺"。

據悉,廖石乾是北馬擁有最多“黑刺"榴槤樹種的榴槤果農。

本來就是好榴槤

如果你以為“黑刺”的身價是在奪獎後才水漲船高,那可就錯了。

這個品種的榴槤一出道,價格就高企不跌,與“貓山王”等高級榴槤並駕齊驅,從來不是配角。

廖石乾說,榴槤定價是建立在果肉的口感上,“黑刺”肉質好不在話下,而且產量不多,市場難見芳蹤,所以價格比“紅蝦”、“葫蘆”等品牌榴槤還要高。

對那些很懂榴槤的榴槤迷來說,“黑刺”一直是他們的心頭好。

現在,他果園中的“黑刺”榴槤已開始掉落,月杪將會盛產,而這一季的產量會比上一季還要多。

他不否認,“黑刺”成名後炙手可熱,榴槤迷們開始轉移陣地前來威南尋芳,一些檳島的榴槤販商也專程來找廖石乾取榴槤,以便餵養那些天天在他們檔口詢問“黑刺”芳蹤的人們。

廖石乾說,他的榴槤向來批發給幾個固定中間人,再由他們批給二手批發商。換句話說,他已經沒有多余的“黑刺”貨量供再批發。

除了“黑刺”,廖石乾種的榴槤品種包括“葫蘆”、“紅蝦”、“Susu”、“24號”等等,還有一些土種榴槤。

其中一些高達百呎樹齡的土種榴槤,肉質不遜接種榴槤,亦是榴槤迷追蹤的果王之一。

點火測風向找果王

現年52歲的廖石乾,8歲就跟隨父親到果園農耕,在眾多水果當中,他對榴槤情有獨鍾。這44年來,他天天在榴槤園中勞作,沐染榴槤體香。

廖石乾對榴槤特性瞭如指掌,而且練就靈敏的鼻子,掉落的榴槤難逃他的嗅覺。他提出的點火測風向找榴槤的獨門方法,非常有趣。

記者訪問當天,隨廖石乾在徒坡斜徑的榴槤山中穿梭,聽他講榴槤的故事。經過一棵榴槤樹下時,他突然說“你嗅到榴槤味嗎?有榴槤掉了"。我吸一吸鼻子,吸進一口清新多芬的空氣,但嗅不到榴槤香。“沒有,沒嗅到"。他走進樹下的草叢中撥找搜尋,不一會兒就提起一個榴槤笑盈盈地說:“是不是,我就說肯定有的"。

再往上走幾步,他又說“這次嗅到了嗎?"老天,剛才勉強還可說有一絲一丁點的榴槤“氣息",這次完全沒有,我搖搖頭。

他走進斜坡的草叢中,濃密的野草高度幾乎到他的腰部,這一次他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到,不止一個,是2個,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他們(工人)肯定找不到的,如果我沒有經過,這2個榴槤就要埋在草叢中,被人遺棄了。"他說。廖石乾的歡喜神情說明了,他珍視每一粒榴槤。

有時,即使嗅到榴槤味,卻一直找不到榴槤蹤影。這時,廖石乾會打開打火機,以火焰來測試風向。

“榴槤味是借著風向傳送的,風從哪裡來,榴槤就在那裡,萬試萬靈",他不吸煙,卻隨身攜帶打火機,這是他找榴槤的媒介,重要的工具。

廖石乾請了幾個外勞打理果園,兒子廖順豪現在是父親的得力助手。

為威省榴槤爭光

廖石乾指出,種榴槤並沒有甚麼秘訣,每半年必須施肥一次,不過,他所採用的肥料都是“果子肥料",少用化學肥料。

除了品質,土質對榴槤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山坡地是榴槤的最佳種植地,因為山坡地擁有足夠的水分以及氧氣,這和平地榴槤差多了,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為了改良及生產出較好的黑刺品質,我採用接種方法,不過是用本地榴槤樹苗,並非國外。"今年,他終於圓了夢想,以“黑刺"奪冠,這也是威省榴槤首次在該榴槤大賽拿下冠軍寶座。

他說,之前賽事都是檳島榴槤獲得最佳榴槤獎。此次他以“黑刺"得獎,值得威省榴槤園主驕傲。明年,他還會繼續以黑刺參賽。

當造口感好

廖石乾也說,隨著近幾年來氣候的轉變,榴槤的產量也變得“不規律"了。現在榴槤生產期已經不像以往,只有固定兩季,即6月或11月時固定產榴槤,目前一整年裡每棵榴槤樹都會有開花的機率。"他斷說,所以如今不必等到榴槤季節才有榴槤吃,隨時要買都有。不過,季節性榴槤的肉質或口感,當然會比較好。

“就像一個人所需的養分必須是均衡的,榴槤也需有充足的水分,要固定的降雨量才能開花結果,水分不能過多也不能過少,否則會影響榴槤肉質,在我看來,目前的雨水量是剛剛好。"

黑刺身世

“黑刺”榴槤並不是新品種榴槤,這榴槤數十年前已在北馬暢行。

這榴槤的果樹枝葉和果型,和“Ganja”品種榴槤類似。榴槤從開花結果到掉落,需歷時一百多天,結果率偏高。

這讓“黑刺”和“Ganja”品種“,總是在榴槤季節快結束時才應市。

當我們向一位來自檳城浮羅山背的榴槤小園主探“黑刺”身世時,他這麼陳述。

“如果不是因為在榴槤比賽中得了冠軍,這榴槤恐怕還是榴槤精所好,而不是像現在那樣開始被廣泛注意。現在,到榴槤檔買榴槤的客人,都會探問黑刺行情,找它來吃。"

他認為,“黑刺”榴槤本來就是無可挑剔的好榴槤,如今有了名聲,將來肯定可以和“貓山王”齊名。

據悉,這個品種的榴槤目前只在北馬暢行。中南馬的榴槤園向來不種它。

不過,隨著中南馬榴槤園主近年頻密到北馬來取經和探訪,目前也漸有當地果農把“黑刺”榴槤帶回中南馬耕種,讓它在中南馬飄香。(光明日報/吃東西‧文:蔡美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