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中馬  |  北馬  |  東霹  |  柔佛  |  森甲

看花車遊行被神明附身起乩‧小兄弟為善信解惑

  • 11歲的吳擁恆(後)及10歲的吳宇雄(前),在一次偶然機緣下被神明“選中",成為“附身"乩童,是檳城最小的乩童。(圖:光明日報)

  • 吳金龍(右)談起兒子吳擁恆當乩童一事,他覺得應該交由兒子決定。(圖:光明日報)

  • 吳金明(左)說,孩子有宗教信仰約束並不是壞事,所以不反對宇雄(右)當乩童。(圖:光明日報)

(檳城15日訊)11歲的吳擁恆及10歲的吳宇雄是關係非常好的堂兄弟關係,然而兩人卻在一次觀賞九皇大帝回鑾花車遊行時,被神明“選中"了,兩人在同一時間被神明“附身",當場在街邊起乩,之後堂兄弟倆就開始了他們的乩童生涯,成為檳城年紀最小的乩童。

3年前的農曆九月初九,當時只有8歲及7歲的兩人,分別隨著各別的父親到大路後看熱鬧,在九皇大帝花車遊行隊伍即將抵達時,兩人伸長著頸盼著花車的到來,就在這時,兩人突然起乩了,被神明附身的兩人口中念念有詞及跳乩,令在場者尤其是兩人的父親都感到非常的驚訝。

童音發出神明指示

由於事情突如其來,兩名父親當場被嚇得不知如何是好,幸好後來有人主動協助,將他們帶到位於鄭亞峇花園的濟善宮,並在宮主的告知下,才知道兩名孩童分別被蓮花三太子(哪吒)及玉皇三太子“選中",成了附身乩童。

當年兩名孩童的父親分別在濟公活佛乩童的見證下,向神明承諾,讓兩名小孩成為神明的附身乩童,但僅以三年為期,他們除了需參與廟宇的神誕慶典外,不需參與神明看診及問事活動。

《光明日報》日前晚上受邀觀看兩堂兄弟起乩的過程,雖然年紀小小,但兩人都顯得很鎮定,當神明附體後,他們仿如失去意識,但仍以童音發出神明的指示。

據觀察,兩童起初坐在神壇前的一張紅椅上,與其他乩童一起等待神明附身。10歲的吳宇雄在一輪鑼鼓聲響節奏的催谷下,身形瘦小的他突然在椅子上大力搖擺著身體,隨後更架起手勢及做狀凌空跳躍,站在其身後的父親馬上將他扶好,讓他再坐在紅椅上。

11歲的吳擁恆在扶乩過程中是屬於較溫順型,只會間中架起手勢及做狀凌空跳躍,但擺動身體的程度不明顯。

進入神明附身狀態後,神廟理事會幫兩人穿上各自的“戰衣",然後再束起兩人的頭髮。小小年紀的兩人過後會持著道具與法器,揮動自如彷如神助,令旁觀者大感匪夷所思。

該壇壇主黃友仁解釋,其實附身這對小孩的神明屬於“小孩子神",加上吳擁恆及吳宇雄年齡還小,所以他請示濟公活佛後,暫時僅讓他們處理善信求財及問事業的任務。

“他們的年齡還小,所以每次神明附身的時間也較成年人短,大概只能附身半小時到1小時而己。"他指出,由於小孩必須經過一番調教才能掌握“起"乩及神明附身後的控制能力,所以很多時候他會親自指導。

父不反對兒子跳乩

時隔3年,這對小兄弟及他們的父親皆屢行三年跳乩的承諾,如今三年期限已到,記者探訪他們的父親,是否讓孩子從前線(乩童)退下,轉向協助神壇事務。

兩名父親吳金龍及吳金明都說,只要沒影響兒子的學業,他們會讓兒子繼續跳乩,至於兒子長大後會否繼續跳乩,則由孩子作主。

吳擁恆的父親吳金龍說,兒子未被神明附體時,時不時就生病住院,不是皮膚脫皮就是口腔破大洞。然而,他被玉皇三太子選中成乩童後,病不再發作,人也健康了許多。

吳宇雄的父親吳金明也說,他育有3名女兒及一名獨子,覺得孩子有宗教信仰約束並不是壞事,所以不反對兒子繼續跳乩。

老師同學不知乩童身份

這對分別就讀新江及卿田小學的小乩童,當被問及學校的師生是否知道他們是乩童時,他們說,他們從未告知老師或同學他們是乩童,學校也沒有人提起這件事。

他們說,鑑於濟公活佛的乩童曾諭令附身他們的神明,不可在上課時間突然附身,所以他們的日常作息及學校生活皆一切正常。

被玉皇三太子附身的吳擁恆說,開始被神明附體時,他會感到些許不習慣,但過一段日子後就習慣了,但他偷偷告訴記者,其實他從來沒看過玉皇三太子的臉,也沒有夢見過祂。

本身是同樂隊員的他說,之前確有同學問過他是否是乩童,但都是純粹的好奇,過後就不了了之了。

至於被蓮花三太子附身的吳宇雄則指出,他被神明附身時是處於沒有知覺的狀態,直到神明離開他才恢復知覺,有時神明離開後,他會覺得累。(光明日報/報導:黃方濟‧攝影:詹鎮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