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圓也是訣別悲痛趕到靈堂‧父第一次見兒

Create: 05/16/2012 - 09:27

(檳城15日訊)這是初次,也是最後一次父子相聚。從住家14樓墜樓身亡的11歲小男童馬瑋鎮週二早上舉殯,在出殯的前一晚,從未見過面的親生父親趕到靈堂,見兒子最後一面。團圓也是訣別,令人倍感心酸。

出生至今從未見過親生父親的瑋鎮,墜樓逝世後才和親生父親見了一面,但是這一刻,卻是悲傷的。

生於單親家庭的瑋鎮乖巧懂事,11年來從未問起親生父親的下落。

媽媽賴曉琳在兒子墜樓身亡後,也曾指沒必要通知前夫,即兒子的生父,因為兒子自出娘胎,兩人從未見過面。

然而,畢竟是血濃於水,賴曉琳相信為了讓兒子安心上路,在心情沉澱下來後,通過哥哥賴榕強聯絡前夫,告知兒子墜樓身亡的事情,要他趕到發林邱公司殯儀館見兒子最後一面。

舅舅兼誼父賴榕強說,雖然外甥和他的父親從未見過面,但畢竟他是親生父親,有必要知道兒子已經逝世。

50親友送最後一程

他說,瑋鎮的父親在週一晚上趕到兒子的靈堂,儘管父子不曾見面,但是見到兒子躺在靈柩裡冷冰冰的遺體時,還是悲痛萬分。

週二早上11時,瑋鎮舉殯送到武拉必火化場火化,約50名親友趕到相送瑋鎮走完人生最後一程。由於週二學校有課,只有少數同學出席葬禮。

至於媽媽賴曉琳,依習俗不能送別兒子,所以儀式進行時,她已經離開靈堂先行到武拉必火化場。

賴榕強說,外甥的骨灰將安奉在積福山莊。

至親忍痛送別

11歲男童馬瑋鎮的靈柩於週二中午約12時05分,送抵威中武拉必火化場焚化,年幼的表妹及姨舅忍痛目送靈柩進入火化爐,從此陰陽相隔。

靈柩送抵後,法師開始唸經,瑋鎮的4個表妹持香拜祭後,便進行火化儀式。或許是為避免讓馬瑋鎮的母親賴曉琳目睹生離死別的悲傷一刻,儀式進行時她並未在場。

儀式約10分鐘後完成,才見賴曉琳和親友共乘另一輛車子抵達,並用花水清洗憔悴的面貌,較後還是難忍悲痛的以毛巾擦臉拭淚。

舅舅:確實說過死後要火化

針對鄰居打電話向本報透露,指馬瑋鎮曾向母親說“如果我死了要火化”,舅舅賴榕強說確有此事。

他說,外甥不止一次對他媽媽這樣講,當時他們都斥責他不可亂說話,也認為小孩子亂講話百無禁忌,但他們堅持認為這和外甥墜樓身亡無關。

他指出,如果外甥有自殺的傾向,他們就不會留鑰匙給他,也不會留了一套衣服在他家,並且約定下週六再到他家過夜。

“我們不相信他自殺,他的性格開朗,也沒有面對甚麼問題,為甚麼要自殺。”

至於在妹妹家中找到外甥寫“我走了”的信件,賴榕強說,只有妹妹看過信件的內容,所以他們都不知信寫了些甚麼。

警證實字條是男童所寫

東北區警區主任顏康民助理總監指出,11歲男童馬瑋鎮墜樓身亡案件,警方證實字條是馬瑋鎮所寫,其中幾段是感謝一直以來照顧他的人,並與好朋友、親戚和媽媽道別,還寫下“我要走了”。

不過,警方目前仍以突然死亡角度展開調查。

他說,警方已經鑑定字條上的字體與馬瑋鎮的字體一樣,內容全以英文書寫,字裡行間都非常委婉。

他週二下午前往武吉占姆廣場進行高調警政受到媒體詢問時指出,字條是在家裡的冰箱上尋獲,查案官是在家人陪同下入屋調查時發現的。

他說,這是一起很悲哀的案件,他不願意透露太多字條的內容,以示尊重死者及家人。警方也會繼續展開調查,包括向學校的老師及學生錄取口供。

“我們也會向學校瞭解馬瑋鎮的成績,以及他在學校的品格。”

他說,調查發現馬瑋鎮的住家前有兩張椅子,而懷疑是他在圍牆處墜下時所用的椅子。

林冠英慰問家屬

事務繁忙的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獲知馬瑋鎮墜樓身亡後,週二抽空與壟尾區州議員楊順和及光大區州議員黃偉益,趕到靈堂慰問賴曉琳一家人,並把賻儀交給家屬,但沒有透露數額。

林冠英約11時抵達靈堂,慰問傷心的賴曉琳一家人後,因公務在身先行離開。

黃偉益和楊順興則留在靈堂,直至儀式結束才離開。

光明日報‧2012.05.16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