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阿窿擄毆青年‧趁喝茶駕車逃被誣賴偷車


: 2011-08-26 19:08:18
(柔佛‧新山26日訊)29歲無業青年在網咖遭3名阿窿擄上車毆打,他趁著阿窿下車時,開了阿窿的車子迅速逃離,不料阿窿手腳更快,立刻調動逾10名人馬分乘3輛車子在後緊追,青年因心急而失控撞上路邊攤,結果再遭七八名追上來的阿窿拳打腳踢。更令人咋舌的是,膽大包天的阿窿打完人後還誣指青年偷車,將他交給警方處理。據瞭解,青年原本以為逃入一家輪胎店,即可逃過阿窿的追打,怎知阿窿不但毫無退意,還在眾目睽睽之下手持木棍繼續逞兇,其他加入戰圍的阿窿更就地取材,拿了輪胎店的鐵錘等武器猛毆青年。
逃入輪胎店續被群毆由於阿窿一邊毆打青年一邊喊說青年是“偷車賊”,現場二三十名目擊者不知如何是好,但仍有看不過一群人攻擊手無寸鐵青年的民眾試圖上前阻止,說:“偷車賊也不必打到這樣。”不過,阿窿只是停手一會又繼續動武。目擊者披露,有民眾目睹群毆事件後,當場致電聯絡警方,但在警方趕到前,青年已被這群人擄上一輛休旅車離去。“阿窿前腳才離開,警方巡邏車隨後就到,警方後來根據民眾提供的線索追上去,但不清楚有否成功截停車子。”這起猶如電影情節的阿窿追債事件,是於週三上午9時許在新山百萬鎮柏瑪斯10路的一家網咖上演。事發時,29歲事主劉超然正在網咖玩線上遊戲,突然3名阿窿出現在他眼前,二話不說將他強拉出去,並把他推入一輛Myvi轎車,載往附近的商店區,在車內以木棍和拳頭痛毆他。劉超然聲稱,3名阿窿痛打他一頓後即下車喝茶,但車鑰匙仍插在車上,他即是趁著這個時候駕著阿窿的車子逃走。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阿窿發現車子被駕走後,很快就調動四方人馬追輯他,他在慌不擇路下,一路從百萬鎮開往七八公里外的柔佛再也花園。然而,相信是過於慌張,他在安哥烈33路的一個轉彎處失控撞上路邊攤。目擊者指出,事主應該是不熟悉當地的路,加上遭人追趕,情急之下才發生意外。駕阿窿車逃遭3車狂追劉超然駕駛阿窿的Myvi轎車發生意外後,趕緊從車上跳下,直往一家角頭間的輪胎店跑,不料後面跟來約3輛車子,車內衝下逾10人,有者手持木棍一路跟進輪胎店,見到劉超然就先痛打一頓,也不顧當時店內還有幾雙眼睛。目擊者形容,當時四方八面的商家和民眾都循聲走來圍觀,儘管現場有二三十人,阿窿依然毫無懼色,繼續逞兇。“那批人一邊打人一邊說這人是‘偷車賊’,我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事。不過,現場有‘安哥’上前阻止,說‘偷車賊也不用打到這樣’。不過,那批人只是停了一會又繼續動手,根本不聽勸告。”他說,被打的青年過後再被強拉上一輛休旅車,之後的下場就不得而知。誣指偷車致電警方捉人劉超然再度被擄上車後,原來是被阿窿載往百萬鎮的一處店屋後巷毆打。他事後披露,阿窿再把他痛打一頓後,竟然致電警方,說他是偷車賊,然後將他交給警方處理,但警方基於他傷勢相當嚴重,直接將他送往班蘭醫院治療。“警方原本以為我真的是偷車賊,直到我清醒後錄取口供,警方才知道我是受害者。”劉超然坦承,他的確認識其中3名毆打他的阿窿,而且阿窿當時一踏入網咖,他就意識到不妙。據瞭解,他在一年多前欠下阿窿一筆逾萬令吉的債務,早前一段時間都在躲債,原以為阿窿不會再來找他,不料阿窿週三卻來到網咖,見人就捉。據悉,劉超然被擄走後,他的母親曾接到阿窿來電,稱他欠了逾萬令吉,要母親代兒還債,但母親不敢輕信對方所言,因此沒有答應。不過,對方掛斷電話後,母親有試圖聯絡兒子,卻發現兒子的手機一直無法撥通,直到週三晚上11時許,才接到警方來電,通知她兒子受傷躺在醫院。網咖不知偷車毆人案記者前往事主首次被擄的地點詢問事發經過,一家網咖的負責人說,店裡沒有發生類似事件,他不曾聽聞這起偷車毆人事件。該網咖有裝置閉路電視,但負責人說,需經過老闆同意才能讓記者查看影片內容。記者過後詢問網咖隔壁的嘛嘛檔,員工回應,有聽聞一起偷車案,但不清楚詳情。至於其他商店,由於都是在事發後的早上9至10時開店,因此商家受詢時都表示不知情。阿窿打人旨在教訓身材壯碩的劉超然被阿窿多次痛毆後,頭部受傷縫針,右腳骨折,手腳多處瘀青紅腫,所幸沒有危及性命。他週五受訪時不諱言,阿窿此次打人的用意旨在教訓他,並非真的要向他討債。“我是因為嗜賭才欠下債務,家人並不知道我欠債的事。”躺在病床上的他顯得相當虛弱,大部份時間都在沉睡。儘管有記者來訪,他不願重複敘述事發經過,只說:“很累,想要睡覺。”記者嘗試聯絡新山南區警區主任再努汀,但電話接通後卻無人接聽,傳送簡訊也暫時無回應。斯里阿窿警區主任羅斯蘭受詢時指出,事發地點不在他的轄區,即使事主在轄區內報警,案件會交由新山南區警區處理。父:未接阿窿來電劉超然的父親說,兒子被打傷後,他並未接到阿窿的來電。他披露,兒子剛出事時,還需要吊鹽水,現在情況已有好轉,只是走路時要使用拐杖。“我不知道他甚麼時候可以出院。”
光明日報‧2011.08.26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