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偵查‧香蕉樹叢拍攝遇怪事‧工作人員遭舌舔抓傷

  • 3年前,高淵老鷹園及甘榜仄阿米娜傳出“半夜鬼哭”事件,沸沸揚揚鬧了好一陣。(圖:光明日報)

  • 高師父向錄音師講解發生在他身上的狀況。(圖:光明日報)

  • 製作助理Sunny林家孫(右)向《靈異偵查》主持人梁佑誠講述遭“舌舔”的經歷。(圖:光明日報)

  • 照片(紅圈)中的“光線”倒過來(下一張圖)像似友族的殭屍(Pontianak),工作人員看到這張照片都聯想到靈異照片。(圖:光明日報)

  • 倒過來的照片(紅圈)中的“光線”像似友族的殭屍(Pontianak),工作人員看到這張照片都聯想到靈異照片。(圖:光明日報)

  • 在拍攝過程中,收音師覺得自己的頭被人往後撤,師傅解釋照片中的收音師被靈體蒙著眼睛。(圖:光明日報)

  • 照片中的樹葉堆中,隱約看起來好像有個“人臉”,至於是靈體或純粹巧合則見仁見智。(圖:光明日報)

位於檳城威南高淵武吉班卓路旁的老鷹園及甘榜仄阿米娜兩個住宅區相鄰,附近有一片草地,一旁靠著樹林和香蕉樹叢,還有供居民休閒乘涼的亭子。3年前,當地開始傳出鬧鬼事件,有人在半夜聽見女性的哭聲,還有人看見草附近的叢林有白色物體飄蕩。

此事件紛紛揚揚地鬧了幾個月,先後吸引多家媒體來報導,居民當中信者與不信者各有一套說法,有人認為只是膽小者的心理作用,也有人言之鑿鑿。

《光明日報》聯同“抓鬼大師”高天霸及《靈異偵查》主持人及攝製隊走訪此地,一探此地“鬼影”的虛實,未見到傳說中的“阿飄”,但兩名工作人員先後遇到怪事。

7月16日晚上,靈異偵查攝製隊經過一番兜轉找路後,終於來到老鷹園及仄阿米娜住宅區,這次是攝製隊首次於夜晚時分到有“鬼說”的現場拍攝。

拍攝大隊抵步後,晚上9時許開始拍攝工作,主持人梁佑誠和高天霸師父和工作人員到附近的空地、廢置木屋及香蕉樹叢取景。直到10時15分左右,大隊才轉移到附近的空地檢驗拍攝成果,結果照片成果尚未看見,兩名工作人員就先後感到不適,其中竟錄音師的臉和眼睛受傷,製作助理還疑遭靈體“舌舔”。

擔任製作助理的Sunny林家孫是受英文教育,向來堅信“眼見為實”。對於鬼神之說他聽得不少,但一直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他參與了這次拍攝工作,暗地裡一直希望自己有機會“大開眼界”,以解開多年來的疑惑。

他透露,當大家在草場集合時,他是跟在隊伍的最後面,忽然間,他感到有濕冷的東西掠過左小腿的後部,僅兩三秒的時間,但他清楚感覺到舌頭從左往右緩慢地舔過他的腳。

他以為是被草沾上,低頭一看,腳下的草僅2吋長,不可能碰到小腿,附近也沒有任何垃圾或葉子等雜物可能沾到腿,背後頓時升起一陣寒意。

林家孫立刻三兩步趕上前面的工作人員,然後走到志願靈媒林素岎(阿岎)的身邊悄悄問:“那東西有沒有舌頭?”;“有”,阿岎給他肯定的答案後,立刻察覺他不對勁,反問他:“為甚麼這樣問?”。他老實說出原因後,阿岎立刻通知高師父。

遇靈體須看緣份

高天霸表示,那個“東西”並沒有纏上Sunny,只是在他的小腿上“經過”而已。

他也指出,並非每個人都有機會碰上靈體,要遇上也得看緣份。好奇心旺盛的Sunny心裡有想要看到靈體的期望,因此那“東西”才會向Sunny“打個招呼”。

雖然如此,當Sunn y回想起當時那兩三秒的“靈異接觸”時,依然有種不真實感,所以他希望能來一次更“有衝擊”的體驗,真正地用自己的眼睛“見鬼”。

“我是那種眼睛實際看到,才會心服口服的人。我想,那幾秒鐘可能是我自己的幻覺,我還想再體會一次,更真實一點的,才能讓我心服口服。”

在這次深夜拍攝中,錄音師的體會可就沒這麼“友善”了,當大隊在拍攝一叢香蕉樹時,他的眼睛開始看不清楚東西,似被不明物體弄傷,而臉部也像遭利爪抓傷。

照片“光線”看似殭屍

在高淵公園的拍攝過程完成,工作人員事後整理照片,發現其中一張極具震撼的“靈異照片”。這張照片咋看之下其實沒甚麼,但照片上下調轉後,有一些“光線”看起來的確很像友族傳說的“殭屍”(Pontianak)。

工作人員說,當時根本看不到任何靈體,只是“隨便”的按下快門。

事後,拍攝當天在現場的所有人被都這張照片嚇著,認同這張照片的確“太像”。

不過,專業攝影師李隆穩對於這張照片的“光線”,認為那是手提袋的線條,而且可能是因為相機的快門比較慢,在手抖的情況下導致影像移動和重疊,才會有這種效果。

他透露,他本身沒有拍過鬼照片,很多時候經常拿一些奇怪的照片給他“鑑定”,但他只是認為那是技術性問題,而不是真的靈體。他本身對於靈體是抱著“相信有”的心態,只是目前他並沒有看過一張讓塔信服的照片。

香蕉樹葉無風搖曳

高天霸師父視察四周後,指著一叢香蕉樹叫大家注意。當時沒有風,周圍的大樹葉子都靜止不動,只有這一叢香蕉的樹葉緩緩搖曳。

他聲稱,香蕉樹葉無風卻擺動的原因是由於陰氣太重,即“邪風”。他還指樹上附有靈體,並叫攝影師為香蕉樹多拍幾張照片,以待稍後細看。

當眾人開始準備拍攝之際,師父忽然停下采了楊柳葉作法,並在路邊插香祭拜靈體,他說這是按規矩請靈體勿騷擾大家。

他還指出,當地的靈體並沒有惡意,因此不會傷害居民,不過,屬陰的磁場畢竟對居民不太好。

居民夜聞哭聲見白影飄蕩

3年前,當地有傳說有居民在夜深人靜時聽見淒厲的女人哭聲,直到天快亮時回教堂的祈禱聲響起,哭聲才止;此外,還有人看見兩團白影在樹林間及巷子內徘徊,一個是長髮,另一個則短髮。

據說,聽見鬼哭聲的居民包括三大民族,有年輕人看見白色物體在樹林穿過。有人認為,靈體的出沒與鄰近土地開芭填地有關,當靈體原本棲身的叢林被清除後,原本寄居在內的靈體失去棲居地,因此寄居在附近的樹上。

另一個傳說是,有人指原本住在附近的巫師搬家後,沒有妥善處理所養的“鬼仔”,結果被遺棄的“鬼仔”就在半夜出來飄蕩。

正當鬧鬼原因傳說紛紜之際,事件經媒體報導,當地立刻名聲大噪成為“見鬼勝地”,不少好奇心旺盛的公眾於深夜跑來等著“看熱鬧”,居民對這些“探鬼者”的守候感到困擾,有人因此而向警方報案,並澄清當地沒有鬧鬼。

不過,後來又有人指出,居民否認鬧鬼是為了避免外來人潮的干擾居民生活及激怒靈體。

傳說居民在稍後曾透過舉行宗教儀式解決此事。

◆專業人士的話

前世惡業致今生撞鬼
明吉法師(八打靈觀音亭監院)

一般人若認為自己撞鬼,我們首先必須瞭解那是不是幻覺。如果長期都有這種幻覺,那我們就科學的向醫生瞭解。若經過醫生醫治,還是不斷面對同樣的問題,那最後一步才選擇問法師或問神。

不過在我的看法中,所謂無風不起浪,我們今世會遇見鬼,可能是因為前世的惡業。人間和鬼道的眾生,基本上不會有接觸,除非是一些因果關係。

聖經記載靈體會傷人
葉南方傳道(八打靈神召會喜信堂傳道士)

對於靈體會不會傷害人類這個問題,在基督教的看法中,其實是會的。在聖經《約翰福音》第十章第十節就說明,盜賊來了,是為了偷竊、殺害和毀壞。所以,有時候我們往往無法解釋一些傷痕從哪裡來,這就是奇怪的一點。

其實人類都有本能,就好像我們到了一個地方,會覺得那個地方可能會帶來傷心,內心總是覺得不妥不安,而告訴你要離開,這就是所謂的第六感。

“見鬼”或是群體幻覺
江健勇(心靈學研究者)

相信鬼神的人總是認為,只要有超過一個人看到同樣的東西(或鬼),那就表示那兒真的有鬼的存在。

這在榮格心理學(卡爾‧古斯塔夫‧榮格,1875至1961年)上有說明,任何人的潛意識,到最後是有可能相同的,這也被稱作“群體潛意識”。

舉例來說,就好像我在某個角度看到有東西,我這個想法也可以影響身邊的人也看到。就好像1917年發生在葡萄牙的法蒂瑪事件《日之神蹟》,當時有7萬人一起看到太陽失去光輝和轉動,但在科學上的角度,人類看到的太陽是不可能移動的,這就是史上著名的“群體幻覺”,因此有時候我們也會面對群體幻覺,這也不出奇。(光明日報/報導:曾曉然)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