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照片獎牌睹物思人‧愛女不能白死‧傷心父要真相

Create: 01/17/2011 - 18:35

(霹靂.金寶17日訊)11歲愛女蒂娜蒂薇遭斷橋奪命後,45歲羅里司機那登及家人至今仍無法走出痛失一名家庭成員的陰霾,為了紀念蒂娜蒂薇,家人在客廳一個角落掛上她的一幀照片,以及展示她生前在課外活動贏得的獎牌。與此同時,家人也保留了她生前溫習課業的角落及她掛在牆上的壁畫,藉此睹物思人。

收入微薄的那登為了一家五口的溫飽,每週6天不辭勞苦駕著羅里往返金寶住家及吉隆坡兩地。每天清晨6點半,他便會與3名子女一同出門,各自上班及上學,而每次出門前,子女也都會親吻其臉頰。

後悔讓女兒參加激勵營

不過,在事發當天早上,蒂娜蒂薇的神情卻有異於平常的活潑開朗,並一直低頭不語。

“她過後親吻我的臉頰後也不發一言,我當時還以為女兒是因為捨不得我出遠門工作而悶悶不樂,我萬萬沒想到,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女兒的先兆。”

“如果女兒是死於疾病或是意外,我都能接受,但這起事故卻是人為造成的,我不能讓女兒白白犧牲,我一定會找出真相,並揪出該為這起事件負責的人士,將對方繩之以法。”

那登非常後悔讓女兒參加激勵營,並譴責將他女兒送入營隊的教師未堅守承諾,將其女兒安全送回家。

“妻子把女兒交給老師前,曾致電問我意見,我就吩咐妻子一定要問清楚激勵營的詳情,同時要取得老師的聯絡電話號碼。我放工回家後,還對妻子說,隔天一早去營地看看女兒,並親身瞭解激勵營的情況,沒想到,晚上就接到女兒出事的電話。”

此外,蒂娜蒂薇的母親莫嘉南說,家人至今仍保留女兒生前使用的讀書角落及女兒貼在墻上的自製時間表、參考資料及圖畫。

“女兒生前喜歡畫畫及跳舞,且贏得不少獎牌,為了紀念她,我們在客廳一個角落掛上她的照片,並展示她所贏得的獎牌及其他遺物,如手飾及學生名卡等。”

她提到,如果女兒仍活著,今年將會參加小六檢定考試,而女兒生前還曾向她承諾會努力讀書,以考獲7A成績。

比蒂娜蒂薇年小兩歲的妹妹烏莎蒂薇也不時提起姐姐的往事,並經常向父母追問姐姐的下落,使得她和丈夫非常傷感及不知如何應對。

悲傷暈倒
未出席女兒葬禮

那登非常喜歡小孩,他把子女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還重要,所以,女兒溺斃一事對他造成強烈的打擊,就連女兒的葬禮,他也因為悲傷過度暈倒而無法出席,過後僅由親友代為安排及處理。

女兒喪命後,他只要在駕羅里途中想起女兒時,就會禁不住流淚。“我幾乎每晚都會夢見女兒。在夢中,女兒依然活潑開朗,而這也是我唯一感到欣慰的事情。”

那登說,女兒非常聽話,也頗得人心。他每天晚上回家時,女兒都爭著替他盛飯。

“她還貼心的說,她是家中唯一知道我的食量的人,所以這工作應交由她負責。”

救人失津貼
保安員不可惜

事發時與同僚齊力救起8名落水的小學生的霹靂金寶瓜拉米棚國中保安員依斯邁阿末說,雖然橋斷事件讓他失去了每月數百令吉的工作津貼,但他一點也不覺得可惜,因為他一直無法忘懷這起悲劇。

事發後,每當他在巡邏學校靠近河邊時,他彷彿還可聽到孩童的求救聲,使他的心情變得沉重。

現年64歲的他說,他是在2年前受課外活動中心聘用,負責兼顧營地的保安工作,偶爾還會兼當響導,帶學生進入附近森林探險。

針對一些人指學生在吊橋上胡鬧是導致吊橋因負荷過重而斷裂的說法,他在受訪期間多次為學生平反。他說,這並非事實,因為他在事發前兩週,親眼見證承包商只花了短短兩週時間就建好吊橋的情況。

“我並不知道實情,也不是專家,但我從未見過一座橋可以這麼快就建好。”

見學生掛吊橋
保安員難忘

對於事發當天的情景,保安員依斯邁阿末如今仍歷歷在目。他披露,事發當晚約10時30分,他因在保安亭聽見遠出傳來陣陣喊叫聲而前往探看時,才發現吊橋斷裂,一些學生掛在未斷裂的吊橋欖上的情況。

當他看到一些學生跌落河中並在水裡掙扎呼救的一幕時,他不假思索就直接脫鞋跳入河中,與同僚先後救起8名學生。

“在我們救起的學生當中,有一人的衣褲皆被河水沖走,可見當時的河水非常湍急,且非常冰冷,不要說是小孩子,就連成人跌入河內也會被淹死或被凍僵。”

他說,事發不久前,金寶一間小學的40名學生才在同一個地點參加生活營,當時學生也多次來回使用吊橋,但並未出現任何狀況,而他在案發3小時前,也曾走過吊橋到營地巡邏,而他當時也未發現異樣或聽到怪聲。

3死者家屬索償數額
◆特別賠償:5萬7360令吉
(每名死者1萬9120令吉)
◆普通賠償:1億500萬令吉
(每名死者3500萬令吉)
◆懲戒性賠償:30萬令吉
(每名死者10萬令吉)
◆堂費和律師費賠償:依據訴訟的最後總數


新聞背景

吊橋斷裂
22學生墜河3溺斃

2009年10月26日,294名來自近打南縣65所各源流小學的小五及小六學生到距離金寶市區約7英里路的課外活動中心的生活營營地報到,以參加一個大馬激勵營。

這項為期4天3夜的激勵營原訂於29日結束,且原本有298名學生參加,不過,有4人因故未報到。

當天晚上約10時30分,當22名學生行經營地附近一座距離河面3公尺,全長50公尺的吊橋時,吊橋不知何故斷裂,以致22名學生墜入河中。事後,19人獲救,3名學生遭溺斃。據悉,吊橋是於案發10天前才建竣。

死者家屬於去年11月20日入稟怡保高庭,向11造索償1億500萬令吉。此案答辯人包括萬邦刁灣淡米爾小學校長、務邊淡米爾小學校長、近打南區縣教育局官員、霹靂州教育局局長、金寶縣長、霹靂州公共工程局局長、一個大馬激勵營指揮官、吊橋贊助商Syarikat GS Synergy、承包商Syarikat CWL Enterprise、教育部長及大馬政府。

政府過後成立一支以教育總監阿里慕丁為首的調查委員會以調查此事,但過後因死者家屬入稟法庭,所以未公開有關調查報告的內容,使死者家屬十分不滿,並於去年6月前往國會向教育部副部長魏家祥投訴。

光明日報‧2011.01.17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