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打靈再也舊區‧屋屋價價漲百倍

: 01/09/2011 - 19:00
她,曾是一個遍地栽種八打靈樹的地區,所以後取名為八打靈;她,曾是全國發展最迅速的城市,所以短短2年就升格為衛星市;她,曾是地價超低房價廉宜的地區,所以人口以倍數方式迅速成長;她,曾是英政府為了解決吉隆坡人口擁擠而發展出來的“小吉隆坡”,所以她的發展毫不遜色於吉隆坡,並囊括多項第一,如八打靈再也第一家醫院、第一家銀行及第一間電影院的美名。“早年,她因著天時地利人和的絕配,地價屋價劇漲百倍,近年,她因著市議會的改革,與八打靈再也新區的快速發展漸行漸遠。雖然她曾經輝煌一時,雖然市議會曾傾力發展,但歷經歲月洗禮的她,終究老了、舊了,故謂之“舊區”。裝載發展足跡八打靈再也(Petaling Jaya)是位於雪蘭莪州內的一個大城市,交通設施和基礎設施都發展得很好,是雪州,乃至全國發展最快速的城市。如果要談八打靈再也的起源和發展,一定要提八打靈再也舊區(PJ Old Town),因為它正是孕育雪州這個最繁華、進步最快速城市的“胚胎”。可以說,沒有八打靈再也舊區,就不會有今日風光繁華的八打靈再也。若與早在18世紀就開埠的吉隆坡相比,僅有約60年左右歷史的八打靈再也舊區,年紀並不算太大,甚至不比國內許多華人新村的歷史悠久,因此她沒有顯赫的歷史遺痕,也沒有隱含許多華人祖先南來拓荒的血淚史,在她體內裝載更多的,是發展的足跡。今日的八打靈再也明亮耀眼,繁華擁擠,尤其在高檔產業發展方面,更是獨佔鰲頭,教人稱羨。50年前的八打靈再也,一段50呎X90呎面積的屋地才不過200令吉,即使是後來建設的住宅,每間售價也不過2000令吉。50年後的今天,八打靈再也的地稅不僅漲至8萬至10萬令吉,房屋產業的價格也翻高逾百倍,一間普通排屋目前要價起碼數十萬令吉,相信這也是當年許多“開荒者”始料不及的。落實小吉隆坡計劃根據八打靈再也市政局的記載,八打靈再也本來只是一塊大約639英畝的橡膠園,歸一家英國公司愛弗爾園坵(Effingham Estate)所擁有。當時,那裡有個八打靈村(Kampung Petaling),住在內裡的村民都是一些在錫礦場工作的華人。1951年,英政府為了緩和吉隆坡人口過於擁擠及解決秋傑路、蕉賴、啤律一帶太多非法木屋居民的問題,開始萌起計劃在吉隆坡以外的地區,開拓一個“小吉隆坡”的念頭,以免吉隆坡整體發展受到影響。1952年,小吉隆坡計劃終告落實,地點圈定距離吉隆坡西南6英里,即現在的八打靈再也舊區。換句話說,八打靈是英政府於1952年為了解決吉隆坡人口擁擠及非法木屋過多等問題,所發展出來的“小吉隆坡”。土地對外開放舊區逐漸成型老居民邱金記說,1954年,政府開始實施土地開放政策,允許八打靈再也的土地對外開放,而不只是限於被遷的居民。這個政策猶如一支興奮劑,加速八打靈再也的發展,八打靈再也的房屋區面積也擴大至3000英畝,房屋更從原本的800間增至1957年的3200間。後來,銜接吉隆坡、八打靈再也和巴生港口的聯邦大道第一階段公路開始興建後,八打靈再也的發展步伐更為快速。作為八打靈再也開發重點的舊區的城市面貌也逐漸成型。當時,八打靈再也舊區除了獲得水電供應,商店和其他消費市場亦如雨後春筍般立起。爾後,舊區當時也囊括多項第一,包括八打靈再也第一家醫院(亞松大醫院)、第一家銀行(印度、澳洲、中國渣打銀行)和第一間戲院(大華戲院)所在地點。搶救光環卻壞了風水從開拓到繁華,才短短兩年的時間,八打靈再也便於1954年正式在憲報上被頒佈為衛星市。作為八打靈再也心臟地帶的舊區繼續扮演著“市中心”的角色,是當地居民娛樂、消遣、採購的好去處。雖然到了1957年,作為八打靈再也政府行政中心的52區之八打靈新鎮(PJ New Town)已開發,但仍無損舊區工商業重區的地位。1964年,八打靈再也成為自治區,1977年進一步升格為市議會後,舊區的地位依舊不可取代。一直到了80年代,快速拓展的八打靈再也,有許多新興區域相繼冒起,舊區的光環才逐漸褪去,被這些“後浪”取而代之。進入90年代,八打靈市議會大刀闊斧,企圖為舊區改頭換臉,把舊區從垂死邊沿搶救回來,可是市議會的大刀“一切”,卻似乎“切斷”了舊區的“龍脈”,壞了舊區的風水,導致舊區與八打靈再也的快速發展漸行漸遠,成為八打靈再也名副其實的“老地方”,一切風光只能落得“話說當年”。地名源自“八打靈樹”八打靈再也這個名稱的由來,源自“八打靈樹”。當時,這個地區有很多“八打靈樹”(Pokok Petaling),八打靈因此得名,而“再也”(Jaya)則是在政府實行的小吉隆坡計劃成功之後加上去的,隨後一直沿用至今。1952年,英政府收購了園坵地後,把橡膠樹砍伐、推倒,再切割成一塊塊面積為50呎乘90呎的屋地,以每塊土地200令吉的價格出售給被迫搬遷的居民。拆舊屋木板搬來建新房子65歲的邱金記於1962年搬到舊區做生意,當時的舊區已經漸見雛型,“那些從啤律搬來的移民,因為沒有錢,只能把舊屋子拆了,再把木板載到這兒來,再將一塊一塊板釘起還原成屋子。”他說,當年最早搬來八打靈再也的居民,分散在第一區、第二區、第三區及第四區,他們的房子都是自己親手建立的。由於英政府發展的房屋地段都很整齊、有秩序,不像新村般凌亂,因此八打靈再也一開始就是一個很有規劃的住宅區。“八打靈舊區的面積不大,南以舊巴生路為界,東臨鄧普勒路,銜接至本查拉路,再由雪蘭莪路、奧斯曼路和巴剎路把4個區間隔出來。”邱金記說,直到1953年,政府才開始建立房屋出售,每間售價2000至3000令吉之間。面對3大隱憂舊區地契即將到期、住家無法轉換成商業用途,以及治安問題,是八打靈再也舊區居民目前所面對的3大隱憂。舊區睦鄰計劃主席郭鈞洋披露,舊區的地契大部份是60年或90年的臨時地契,現在這些地契只剩幾年就到期,而地契延長問題又還沒有獲得確鑿解決方案,確實讓居民感到非常擔憂。他也說,舊區的街場不大,店鋪不多,主要集中在14路,很多商家幾十年前就把住家改成茶餐室或商店營業迄今,卻始終沒有獲得市政局允許把住家轉換成商業用途,使得他們一直都處在“非法”營業的尷尬位置。“還有舊區的治安問題,也是日益敗壞,現在已經嚴重到店家只敢營業到晚上8點就得打烊,不然隨時迎來的不是顧客,而是搶匪。”他認為,舊區治安惡化與政府興建一座摩多天橋橫跨舊巴生路至舊區不無關係。“這條摩多天橋方便了搶匪進入區內,也讓他們容易逃逸。”盼議員助爭取折扣針對舊區居民面對的3大隱憂,國陣八打靈南區協調官張勝富談到地契問題時說,國陣政府在4年前曾給予居民延長地契地稅的折扣,當時4500方呎的房屋地段地稅約為4萬5000令吉,可是不少居民因為期限未到,沒有即時繳交。4年後的今天,地稅漲至8萬至10萬令吉,這對以老人佔多數的舊區居民而言,確是一個很重的負擔,因此,希望現任的州議員可設法為居民爭取折扣。“同樣的,房屋轉換用途的環節,也必須由現任雪州政府著手處理。”至於當地的治安問題,他說,他已經把舊區的民生問題向政府反映,警方上個月起便派出流動警察巡邏,以加強地方的保安工作,“但因警察人手不足,治安還得有賴居民和地方組織合力維護。”流動小販成街景藝術八打靈舊區的50年歷史演進中,不曾出現過超級市場,也沒有任何購物商場的足跡,她當年的繁華是由小販、流動市場堆砌而成今日面貌,是典型的70年代不經雕琢的樸實街景藝術。現任八打靈小販公會副主席何文豪說,八打靈再也第一個流動小販是於1973年出現在舊區第12路及19路。“舊區早期除了兩排矮店鋪外,就沒有其他商店,可是人潮對商品殷切的需求,促使經營小生意的人越來越多。”這些小販幾乎把19路、斯里再也車站和機合車站擠得水泄不同,交通受阻,也引發一些衛生及其他問題。“為了解決問題,政府最後在12路和19路建立流動市場,劃出攤位格子供小販擺賣。這個市場以6呎乘8呎的檔位為主,售賣洋服攤位則比較大一點。這樣一來,就解決了舊區交通阻塞的問題,也促使市場的整齊劃一,還有增添市容之觀瞻。”
光明日報/副刊‧報導:藍冰冰‧2010.12.18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