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系列  |  吃樂園  |  綜合

大馬四季如夏長年產卵‧石斑育苗業前途無限

  • 石斑育苗場外觀。(圖:光明日報)

  • 吳氏父子的公司在吉膽島也另設漁牌,負責飼養石斑成魚,因此兩地的運輸線是藉由漁船來聯結。(圖:光明日報)

  • 從金鑽業轉攻石斑育苗業的父子兵:吳德芳(右)和吳逸琛。(圖:光明日報)

  • 石斑育苗場外觀。(圖:光明日報)

  • 有打氧氣機的魚池裡飼養石斑種魚,而池後方為馬六甲海峽。(圖:光明日報)

  • 四角設有遮陽網的是石斑魚花池。(圖:光明日報)

  • 石斑育苗場助理莊子颺。(圖:光明日報)

  • 石斑寸苗即體長約3公分的魚苗,又可稱為白身。(圖:光明日報)

  • 龍躉石斑

  • 東星斑

  • 老虎斑

  • 金錢斑

石斑魚的煮法,變化多樣,若是七星斑、老鼠斑,以清蒸最佳,這樣才能嚐出肉質真正的鮮美,而龍躉體型最大,膠質豐富,從頭到尾都能被充份利用,可蒸、煮、炒、炸、燉、烤、燻等來呈現各式美味……

我迢迢來到了都城濱海城市萬津,聽說待會就要光臨的漁場裡養殖了許多石斑魚,原本還滿心期待著一桌子的石斑饗宴,沒想到那最後“上桌”的,卻是只有3寸長的石斑……魚苗。

一眼望去,這座石斑育苗場如足球場般遼闊,以內陸鹹水來養殖魚苗,經營者吳逸琛透露,當初他從父親吳德芳接手管理這育苗場前,可是對水產養殖這行完全一竅不通,唯一能憑藉的是過去曾豢養觀賞魚和水草的經驗。

而身為多美金鑽行(Tomei)創辦人的丹斯里吳德芳,先前已在金鑽業創下非凡成就的他可謂老驥伏櫪,在台灣大學舊識葉茂榮穿針引線下,他預見石斑魚苗市場的美好前景,便勇敢以耆老姿態開拓這全新事業。單是為了尋找石斑育苗場的適合地點,他便用上一年時間,從邦咯島、浮羅交怡、馬六甲一路勘察,最後才確定在萬津設立育苗場。

魚苗存活率提高

石斑魚為暖水性魚類,種類繁多,全世界約有四百餘種,分佈於全球各熱帶及亞熱帶海域,由於成長快速、耐性強,加上售價高,因此深受養殖戶喜愛。

吳逸琛指出,本地石斑養殖業才剛剛起步,大概只有十年歷史,早期魚苗通常都是由國外進口,存活率偏低,漁民們都不敢大量養殖。而在近一兩年,本地石斑育苗業逐漸興起,所供應出去的魚苗存活率相對提高許多。

全世界的石斑養殖區除了馬來西亞之外,尚有台灣、香港、中國、日本、新加坡、菲律賓、印尼、泰國與科威特等。“馬來西亞得天獨厚,一年四季如夏,石斑長年都能產卵。”吳德芳表示,中國的石斑養殖業不僅面臨嚴重的污染問題,由於地處溫帶,一年分四季,每當寒冷冬季來臨,石斑便不大進食,發育緩慢且也不產卵,台灣也面臨同樣停產的狀況。

石斑魚屬廣鹽性魚類,對水質的鹽濃度適應能力很強,它最適水溫約攝氏22至28度之間,當水溫下降至攝氏15度以下時,則會停止攝食靜止不動,由於此時魚體抵抗力差,最忌驚動且易患病死亡。

以體色或斑紋分類

投入運作還不滿一年的石斑育苗場,種魚是遠從台灣海運回來,種類包括龍膽石斑、老虎斑、金錢斑以及東星斑,吳逸琛透露,目前只有龍躉和老虎斑成功產卵標苗。

根據台灣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的資料,石斑魚喜棲息於岩石區或珊瑚區,具有相當艷麗的體色或斑紋,此特徵雖然是很重要的分類依據,但其體色經常會隨著環境變化而異。有時難以體色作為分類之依據(尤其體側深色縱帶有無),而成幼魚之間,亦有體表紋路斑點或是體色差別之不同,故魚體積表、背部和頭部的斑點和體側之變化,在分類上就更顯重要了。

龍躉石斑

另稱鞍帶石斑魚,外觀體型呈橢圓形且非常健壯,眼睛部份小,但口部很大,口中具有細齒,尾鰭圓形,龍躉石斑在幼體時期體色呈黃色,且具有三塊不規則之黑色斑,隨著成長,黑色斑慢慢散佈不規則之白或黃色斑點,以及各鰭具黑色斑點;大型成魚體則呈現暗褐色,且各鰭色更暗。龍躉石斑為石斑魚類中體型最大者,有“斑王”之美稱,天然海域中曾有捕獲288公斤的紀錄。

東星斑

另稱花斑刺鰓鮨,外觀體型長而壯,標準體長可達體高的2.9至3.9倍,體色呈現綠褐色或紅色,全身份佈許多小藍點,體側無黑色橫帶。

老虎斑

另稱棕點石斑魚,外觀體型上呈橢圓形而粗壯,在口部的部份特別大,口內的牙齒細而尖,體色呈現淡黃褐色,背部具有五個暗色鞍狀斑;尾柄具一黑色鞍狀斑;頭部、體側及各鰭另散佈許多小暗褐黑色斑點;眼後方腦勺凹陷為其特徵。

金錢斑

另稱藍身大石斑,體延長而側扁,口大,體色由淡灰色至淡棕色,分佈著大小不一的棕黑色斑,頭部有小塊黑色的點斑及不規則的窄紋,各鰭亦具有棕黑色的斑紋。

控制餵食份量很重要

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吳德芳說,石斑育苗場都是靠他們自力拓展,並招攬本地人才來幫忙,育苗場助理莊子颺就是其中之一,剛從沙巴大學水產養殖業學成歸來的他,對於培育石斑魚苗頗具個人見解。

“魚的消化較慢,不能一直餵食,份量要控制,要不然很容易生病。”莊子颺表示,石斑魚苗需特別細心的照顧,除了定時餵食外,期間更要嚴格監督,以避免“自相殘殺”情況出現。

太餓會攻擊同類

“魚苗一天早午兩餐,空檔時還得巡視幾輪看它們還餓不餓,倘若還很餓又無法及時充饑的情況下,屬肉食的它們就會開始攻擊其他較弱小的同類。”餵食方面也具備一定技巧,當莊子颺在餵魚時,飼料是一粒粒丟進池中,他說如此餵食魚才會產生食慾爭相來吃,若一下子丟太多,牠們無需去搶反而不會去進食。

和人一樣,魚偶爾也會“傷風感冒”,如何判斷石斑魚苗是否生病,一來就是本性生猛的它們突然變得不那麼活潑,泅游方式改變之外,他以老虎斑為例,牠們在成魚時偏好單獨活動,但在小魚階段卻喜愛聚集成群,因此若有其中一隻“落單”,那牠很有可能就是生病了。

然而,這治愈方法卻是超乎你我想像的簡單,“將病魚隔離出來,浸入淡水中一兩分鐘,病菌屬單細胞生物,水質濃度一不同就會死亡,因此抗生素也免了。”

石斑不易養殖
獲利高

“石斑每月產卵,可是只在新月和滿月之際,”育苗場助理莊子颺說,魚卵在24小時內就會孵化成魚花,從魚花的第一天生長至1寸長是魚苗最脆弱的階段,要特別悉心呵護,這之後魚苗情況就會回穩,一旦長至3吋就能售賣給養殖戶,整個育苗期歷時三個月左右。

無法擔保魚苗產量

然而,每一回從種魚收穫的魚卵並非百分百都能培育成功,吳逸琛補充:“以一碗來計算,估計100萬粒卵,孵化出的魚花可能只有15%,成長過程中可能病死而自然被淘汰,無法人為操控。”有鑑於此,他無法擔保每月魚苗的產量,事成的話起碼能以萬來計算,若失敗則一條也沒有。

風險雖高,但獲利也高,吳逸琛表示,與一般普通魚種相比,金目鱸、紅魚比較‘粗生’,魚苗價錢低,石斑不容易養殖,可魚苗售價高,他舉出,龍躉石斑的魚苗一尾就30令吉,老虎斑也叫價5令吉。另外,本地一些水產養殖戶也顯露很高意願投身石斑養殖,由此可見這一行的發展前景相當樂觀。最重要的是,“石斑魚苗一直處於缺貨的情況。”

吳逸琛指出,由於在本地一尾石斑上桌叫價三四百令吉,並非人人吃得起,因此餐館也不常見到石斑的蹤影,然而,在中國廣州和香港地區,當地人民對石斑的需求原本一直就很高,隨著一些石斑原產地為了維持生態平衡、避免破壞海底珊瑚而開始實施禁捕政策,如澳洲和菲律賓等,石斑產量大受影響,儘管石斑已可人工養殖,但還仍不足以填滿那日益增長的市場空缺。(光明日報/副刊‧報導:周岳翔)